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26章 限期破案
  “什么?瘦猴儿也死了?”接连死了两个分销商,这让余者心中都有些不安起来。谁动的手?究竟是为什么?自己出门,是不是要多带几个人才行?他们开始思考起这些问题来。

  “不把他找出来,我们都睡不踏实啊!”有人提议道。

  “这两起案件,我看可以并案调查。根据死者身上的创口来看,致死的凶器应该来自于同一种类型的匕首,或者说,就是同一柄匕首。”不单单道上的人开始寻找凶手,警方也在加大侦查的力度。

  “龙哥,瘦猴儿也死了...”单龙正趴在床上享受着推拿,手下隔着门轻声给他报告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查出来是谁干的没有?”手下的话,让单龙失去了推拿的兴致。他一挥手,赶走了身后的妹子起身问道。

  “暂时还没有,不过剩下的那几个分销商,已经加强了戒备了。还有,我已经吩咐下去,让弟兄们四处打探消息。”手下隔着门低声答道。

  “警察那边怎么说?”龙哥起身穿上衣裳又问。

  “警察那边也加紧了调查,我想凶手很快就会浮出水面了。”手下接着答道。

  “大哥,这边要不要多加几个弟兄?”顿了顿,手下轻声问了句。

  “用不着!”单龙很是自负的说道。

  “今天我请刑警队的老同事们吃饭,你过来坐坐?”好久没去店里了,今天我在店里待了一天。虽然没有生意,不过却是让我回到了以前的那种时光当中。这种感觉,让人惬意得很。让我意外的是,店铺里的卫生干净得很。鲁阿姨说她知道我会隔三差五的过来看看,所以平常都在帮我打扫着。这让我很是过意不去。好生的陪着她唠了一天的嗑,临近傍晚的时候,我接到了刘建军打来的电话。

  “在哪?”我随口问了问地址。

  “来弟弟,坐姐姐身边来。”问明白了地址,我趿着人字拖就那么晃荡了过去。走进了餐厅,在迎宾妹子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大包里,里边早已经是坐满了三桌人。一见我进门,许海蓉连忙搬起一把椅子放到她的身边对我招呼着。

  “我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好像也是这么对我说的吧?”我依言走到她的身边坐下,末了摸摸鼻子说道。

  “你记性真好,可惜呀,姐姐我名花有主了。弟弟你就算是有那个念头,咱俩也是不可能了...”许海蓉递来一张纸巾,示意我擦擦头上的汗水道。

  “谢天谢地,我的功德没白做,可算是让我逃过一劫...”我连忙起身作着四方揖道。

  “姐,你俩认识多久了?”见我们之间很随意的在开着玩笑,坐在徐海荣身边的王翊婷轻声问她道。自打钟鼓楼那件案子之后,她就被抽调到了刑警队成为了一名刑警,也是刑警队目前唯二的女刑警。她的到来,很是让那些单身狗们喜出望外。这姑娘也会来事儿,不几天的工夫就姐前姐后的跟许海蓉熟络了起来。

  “那说来可就话长了,找时间我给你说说。告诉你,他不会喝酒,报复他最好的时候,就是在酒桌上.....”许海蓉侧过身,跟人姑娘嘀咕了起来。

  “刘市长好!”正跟身边的刑警们聊着呢,就瞅见刘建军打外头进来了。好家伙,这一进门,几十号人齐刷刷起立对他问着好。

  P"

  “副市长好!”我冲老刘挑挑眉毛说道。

  “大家好,大家好。还是称呼我刘局吧,刘队也行。虽然现在我调到了新的岗位,政法委那边和市局局长也卸任了。但是不妨碍我们之间的老交情,我还是大家的老搭档。大家市长市长的叫,显得太生分了。”老刘屁股挪动了位置之后,这话儿说得也比以前有水平了。

  “话说,我刚才进门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领导好呢?”我家有辆红旗的事情,这些刑警们都知道。我琢磨了一会儿,问他们道。

  “小凡哥,这不是县官不如现管么?你是直接对上头负责的人,咱们刘局可是直接盯着下边的人。”一刑警起开一瓶酒,挨个儿的斟着在那里打趣道。

  “可以上菜了!”许海蓉对门前站着的小妹点头示意着。

  “今天呢,是我私人请大家吃顿饭。算是对大家最近的工作表示肯定和嘉奖。虽然我现在没有在公安系统任职,但是我还是分管公检法的常务副市长嘛。还是以前说过的那句话,大家对于警队内部的任何要求和建议,都可以直接来找我。不好往办公室打电话,可以打我的私人电话。电话里不好说的事情,你可以直接去我家说。前提是,空手去!”人家上菜很快,而且我瞅着菜的份量跟别人的比起来,似乎要足不少。刘建军端着杯子在那里慷慨呈词着,我则是瞥了一眼门外亲自端菜的餐厅经理,噗一下轻笑了一声。肯定是人家认出刘建军来了,不然不会这么装孙子。

  “特么,你敢正经一点么?老子在说话呢!”我的一声轻笑,引起了刘建军的注意。

  “嘘,你继续,别爆粗,外头可有人在照相呢。”我指了指门缝外头,正偷摸着拿手机拍照的餐厅经理对刘建军说道。

  “私人聚会,让他把照片删了!”老刘头官威一发,当时差点给人吓尿。本来只是想着事后洗出张照片来挂在显眼的位置装装B的,哪成想却是捋了虎须?

  “不过,在这里我给大家提一点要求。”把人都哄走,又把包房的门给锁好,刘建军继续说道。

  “就近日的连环凶杀案,我希望大家能尽快侦破掉。给大家一个期限,一周之内破掉这个案子,我亲自为你们向省厅请功。”老刘头这哪是请人吃饭,分明是给人施压来了。我摇摇头,举起筷子夹了个虾扔进嘴里嚼着。

  “刘局...”许海蓉闻言抬头道。7天时间,现在什么头绪都没有,她真不敢接这个军令状。

  “有困难?”刘建军问她。

  “没有!”许海蓉顿了顿,终究是没敢接着往下说。这是刘建军上任后,第一次对刑警队单独提出要求。她是他的嫡系,她不能拂了他这个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