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30章 觊觎
  “老头子,半夜了,该关门歇了。”时近半夜,路边一处低矮的红砖屋里传来了一个老妪的声音。镇子上除了那家网吧跟几个牌铺还亮着灯之外,大多数人都已经休息了。近两年营生不好做,很多在外打工的年青人都已经三三两两的回到了故乡。可是故乡比起那些经济发达的都市来,却更显得是举步维艰。老两口的儿子打年后就没有再出去,而是赋闲在家无所事事。全家五口人,就靠着这老两口的小卖铺维持着生计。

  “你先歇吧,我再守半个小时,看看那些个打牌的会不会要烟和水什么的。”老头儿拿着蒲扇,呼扇了几下驱赶着身边嗡嗡的蚊子对老伴儿说道。远处,也不知道是谁家的狗冲着老头低声吠着。老头儿作势蹲身,那狗一夹尾巴呜咽着就跑远了。

  “真是人穷志短,马瘦毛长,连狗对不待见我。”老头儿点上了一支劣质香烟,靠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摇头自嘲道。儿子三十多了,眼瞅着孙子今年9月就要报名去读一年级。全家如今是吃饭有五张嘴,可是就指着这么点收入。每每想到这里,老头儿都觉得心里堵得慌。这产能,咋说过剩就过剩了呢?他挥臂驱赶着蚊子琢磨着。

  “人铺子里都备了有烟有水的,你干守个啥呢,赶紧关门睡觉。”老伴儿将床铺好,又点了两支蚊香放在床边对老头儿招呼着道。今年的蚊子显得比往年多多了,而且耐药性也明显要强不少。往年一支蚊香就管用,如今得两支才行。反正连人带蚊子的,就那么一起熏着吧,总比在耳朵边上嗡嗡要好得多。

  “睡,睡,我收音机拿床上没?我听会儿。”老头儿将烟蒂扔得远远的,然后呼扇了几下蒲扇,拿着竹制的靠椅就往小卖铺里走去道。儿子媳妇还有孙子住在家里,他老两口为了守店,只能在这里将就着睡。

  “听,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听什么。不就是每天半夜都有个狐媚子在里头跟你们聊前列腺么?个老不死的......”老伴儿躺在凉席上,一边拿蒲扇扇着风,一边怒道。

  “看看,女人呐,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人家那是插播的广告,我听的是国家的政策。多了解了解没坏处。”老头儿咧嘴笑着,返身将小卖铺的门给插上道。

  “又到了夜里12点这个时间段,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会守在收音机前等候着夜语呢?”老头儿将收音机打开,里头传出一个慵懒的女声。老头儿呼扇了几下扇子,将收音机贴到耳边细听了起来。

  “蔣辛,蒋辛?”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趴在窗台上冲里边轻声喊着。这里是老头儿的家,老两口住在店里,他的儿子跟媳妇和孙子则是住在家里。老头儿姓蔣,他平生最不喜欢人家喊他老蒋。他总认为这个称呼,会让人联想到委员长的身上去。而蒋辛,则是老头儿的儿子。

  “赖子?你喊什么呢?我媳妇刚睡着。”少时门开,蒋辛光着膀子穿着条裤衩就出来了。借着月光他认出了来人,将赖子拉扯出几米远,他才压低了声儿问道。两人算是发小儿,打小儿偷瓜,偷花生红薯的事情没少干。前几年蒋辛出门打工,两人才少了联系。这半年蒋辛赋闲在家,两人的联系又多了起来。

  “想挣钱不?”赖子伸手在胳肢窝抠了几下,然后送到鼻子底下嗅了嗅问蒋辛道。

  “废话,钱谁不想挣?这半年断了收入,特么我那媳妇头不是头脸不是脸的,就连做那事,也没以往那么配合了。你有门路?先说好,偷鸡摸狗的事情别拉上我。”蒋辛见状面露一股子嫌弃,脚下往后撤了半步对正嗅着指尖那股子胳肢窝味儿的赖子说道。

  “偷鸡摸狗?你也太小看我赖子了。那啥有句古话说得好,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晓得不。走远点说...”赖子左右看了看,然后鬼鬼祟祟的将蒋辛往远处拉扯着道。

  “镇上万秀才你知道不?”将蒋辛拉到一棵树下,赖子递了支烟过去问道。

  “万秀才?他怎么了?”蒋辛闻言有些诧异,这挣钱跟万秀才有啥关系?万秀才本名叫万修财。之所以被人称之为万秀才,一是因为他名字的谐音,二个就是他最喜欢在人前显摆,他家祖上也是出过秀才的。

  据说他取这个名儿也有一番来历,他父亲那辈儿兄弟4个。也不知道是不是祖坟上的青烟儿都被他们家的老祖宗,那个秀才给占光了。反正族谱里显示,打那之后,老万家就没有再阔过。万秀才的父亲在兄弟几个里头排末尾,老大家的孩子叫万修仁。老二家的叫万修德,老三家的叫万修理。轮到他家儿子出世,人家问准备给孩子取个啥名儿。万秀才他爹一咬牙说:麻痹,多少代都穷得吊打板凳响,还修个鸡毛的仁德理,老子的儿子就叫万修财。

  “还记得他家的那个老祖,秀才公么?”赖子冲蒋辛挑了挑眉毛问道。

  “咋了?”蒋辛吸了口烟,啪一抬手拍死一只麻蚊子反问道。

  “秀才啊,那陪葬,应该不老少吧?随便掏弄点出来...”赖子的手指不停搓动着说道。

  “你特么想去挖人家祖坟?”蒋辛这个时候明白过来了,一起身问赖子道。

  “埋地下烂也是烂,不如先借来用用。顶多咱们发财了,提携那万秀才一把就是了。怎么样?干不干?我可是看在咱俩的交情上才来喊你的。要知道现如今,有钱才是男子汉。这活儿又不用出远门,又没有什么风险。挖开之后拿走东西,完了按照原样给他回填就是了。再说了,这才六月底,距离明年的清明节还早着呢。等他们去扫墓的时候,保准啥痕迹都没有。”赖子起身走到蒋辛身后低声怂恿着他道。

  Be首n!发r

  “要是运气好,没准咱也能弄个价值几十万的宝贝出来。就算运气不好,顶多当白挖一次土石方了。”见蒋辛不说话,赖子又在那里低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