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33 不得已的表演
  蒋辛眼看着赖子死了,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长这么大,他还是头一次看见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自己面前死去,并且死状还这么惨。

  “砰!”蒋辛正头皮发麻,四肢无力地想要从地上翻身起来。忽然就听见打秀才公的坟茔处传来一声闷响。他回头朝身后望了一眼,借着坟头边上那队篝火的映照,就看见有一个人影正缓缓从土坑里爬了出来。

  “呼,呼...”蒋辛这个时候就觉得体内涌出一股子力气来了,一个翻身从地上爬起来,脚下踉跄着就往山下跑去。就那么深一脚浅一脚的跑了40多分钟,当他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扶着身边一颗小树喘着气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然来到了赖子的家门前。时间才3点多钟,四周是一片漆黑。他喘着气回头朝身后看了一眼,确定那个从坟里爬出来的东西没有跟来,这才犹豫起要不要把赖子死了的消息告诉他媳妇。想了半天,他终究是没敢去敲赖子家的大门。一咬牙,他迈步朝自己家里跑去。

  “砰砰砰!”蒋辛的媳妇睡得正香,就被一阵急促的拍门声给吵醒了过来。

  “谁?”她警惕地从枕头底下摸出剪刀握在手里问了一声。凌晨3点来钟,忽然有人拍自家的大门,丈夫又不在家......这不得不让这个女人心生恐惧。

  “我,快开门!”蒋辛回头朝身后望着,嘴里大声喊起媳妇来。

  “你活儿干完了?”女人听出了自己男人的声音,这才松了一口气放下剪刀朝大门走去。

  “给我倒杯水!”把屋里的灯扯亮,还没等女人完全将门打开,蒋辛一个侧身就从门缝里挤了进来。随后探头朝外张望了片刻,这才啪一声将门关上对女人说道。他的身上都是汗水,胳膊和腿上还有无数道荆棘的留下的划痕。脚上的鞋也掉了一只,整个人灰头土脸的靠在门上不停地喘着气。女人虽然很诧异丈夫为什么会弄成这样,但还是转身拿起桌上的凉茶壶倒了杯水递过去。

  +首z6发U

  “你怎么了?咋弄成这样了?我去烧水你洗洗。”女人搬了把椅子让男人坐下,说着话就要去卫生间将热水器打开。

  “等等,我喘口气!”蒋辛哆嗦着从兜里摸出已经被汗水打湿的烟盒,从里边抠出一支皱巴巴的烟叼在嘴里低声道。

  “呲...”找了半天,也没找着打火机,女人从桌上拿起火柴擦着了替他把烟点着就那么看着他。蒋辛这么狼狈的样子,女人自打认识他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女人看着埋头抽烟的男人,忍不住还是问了一句。

  “赖子死了!”蒋辛狠吸了一口烟后低声对自己媳妇说道。

  “啊?你说啥?赖子死了?”女人被男人的话吓了一跳。

  “嘘,嘘,你嚷嚷个啥?”男人连忙起身捂住媳妇的嘴在她耳边说道。

  “他,他怎么了?你们不是一块儿去干活了么?他怎么死了呢?”女人手抚着胸口颤着声儿问道。

  “被...算了你别问了。记住,谁来问赖子你都说不知道。实在没办法了,就把事情往我身上推。我去洗个澡,然后睡一觉。”蒋辛回想起赖子的死状,身子不由得打了个冷颤。狠抽了一口烟,然后将烟蒂扔脚下踩灭之后他嘱咐着媳妇。

  “呲!”走进卫生间,将温控调节了一下。蒋辛站在莲蓬头下把水打开,开始冲洗起身上的泥土跟汗水来。水流将他身上的污垢冲刷到脚下,形成了一片黄色的泥水。然后逐渐变淡,流入了地漏之中。

  蒋辛抬头面接着水柱,伸手搓洗着脸颊。搓洗了几下,就见他使劲摇摇头,双手撑在面前的墙上低头任由水柱冲刷着自己的身体,久久没有动作。他不知道天亮之后,该怎么面对赖子媳妇的询问。人没了,人家里的人肯定是要来问的。该怎么说?实话实说?人家肯信吗?撒谎?又能隐瞒得了多久呢?

  “蒋辛?”女人将堂屋收拾了一下,又回房哄了会儿孩子。眼看着半个小时过去了还没见蒋辛从卫生间里出来,连忙走到卫生间的门口轻声喊了一声。

  “啊,差点睡着了。”蒋辛猛地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狠狠搓了搓脸颊后答应了一声。

  “我睡了!”将水关掉,擦抹干身体,换上了一条干净的裤衩,蒋辛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对面露担忧的媳妇招呼了一声就朝卧室走去。

  “蒋辛,蒋辛?”一夜都是梦,梦里的蒋辛依旧在山上,赖子回头冲他含糊不清的喊着快跑。身后的那个人影,则是如同跗骨之蛆般跟在他的身后,任由他怎么跑都甩不掉。蒋辛正奋力地奔跑着,陡然就听见媳妇的喊声。他霍然睁开眼睛,愣了许久才回过神来。

  “蒋辛,那个,赖子的媳妇来了。”女人见蒋辛醒了,轻轻推了推他说道。蒋辛闻言脸色变了变,然后一个翻身从床上下来,套上汗衫就朝堂屋走去。

  “蒋辛,我家赖子到现在还没回家。昨儿你俩一起出去的,你知道他去干嘛了吗?”堂屋里,赖子的媳妇正坐在那里,手里还端了一杯凉茶。一见蒋辛从屋里出来了,她连忙开口问道。

  “赖子还没回去?这都几点了。你别急啊,我给他打个电话。”蒋辛眼珠子转了转,很快就想到了一个敷衍的办法。他嘴里跟人搭着话,回身从屋里拿出手机拨打起赖子的电话来。

  “嘟...嘟...”蒋辛将免提打开,手机里传来一阵拨号音。

  “这小子又跑哪去了...我再打!”等到拨号结束,蒋辛抬头看了看赖子媳妇,又按下了重拨键道。

  “不对呀,昨天他跟我一起回来的呀。”蒋辛接连拨打了几次无果,这才挠着头满脸纳闷的对赖子媳妇道。其实每个人都是好演员,只是有的人身处在表演的环境,而有的人暂时还没有而已。眼下的蒋辛,已然身处在需要他表演的环境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