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38章 另有隐情
  “那你遇到过么?”许海蓉继续问道。

  “没有,没有,我没有遇到过。”女学生连连摇着头退出了许海蓉的怀抱道。毕竟年龄还小,也没用经受太多的社会熏陶。女孩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惊恐和羞愧。许海蓉深深觉得,这个女孩子一定知道一些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都干净得很,队长!”在房间里来回检查过两遍之后,刑警们对许海蓉汇报道。四天了,直到今天家属闹到了市局他们才知道这件事情。四天的时间,足以让某些线索消失无踪。床下还有两滩没有干透的水渍,证明着在不久之前,曾经有人进过这间屋子洒扫过。

  “走,下去找那个保安聊聊。”许海蓉带着女学生转身出了门。

  “嗯?”等他们下了楼,一楼值班室却是铁将军把门。别说是人,就连那两条狗也不见了踪影。许海蓉举目四望着,抬手托着下巴冷哼了一声。寝室對面的教师办公室里,隐约有一个人影朝这边张望着。跟许海蓉对了一下眼神之后,那个人影迅速地隐没在窗户后边。

  “过去看看!”许海蓉带着警察朝那间办公室走去。

  “吱嘎”,推开了办公室的门,里边却是空无一人。只有办公室的后门虚掩着,此时被风一吹,才嘭的一声关上了。许海蓉连忙赶过去拉开门,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小小的院落。院落里有几个老师,正坐在那里低声议论着什么。一见许海蓉探头出来,他们连忙闭嘴不说,起身朝着各自的办公室里走去。

  “回去再说。”许海蓉又到校长办公室走了一趟,得到的答案是校长的媳妇病了,他请假回去照顾去了。从校长办公室里出来,许海蓉对身后的刑警们挥挥手,决定暂时收队。回去把里边的条理先捋清楚了再说。

  “你们觉得怎么样?”让那个女学生回了教室,许海蓉一行驱车返回了市局。来到办公室,许海蓉将帽子摘下来用纸巾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问同事们道。

  “有几点值得注意的。”一个同事从冰箱里拿了几瓶冰水出来分下下去,拧开一瓶喝了两口后说道。许海蓉抬抬手,示意他接着往下说。

  “第一,出了命案,学校领导方面的态度,显得过于淡定。他们表现出的那种无所谓,恰恰从侧面证明了他们内心的紧张程度。”那个刑警喝了口水说道。

  “第二,那个保安。根据我们的调查,他是水库高中副校长的岳父。副校长的岳父再牛B,也只能在副校长面前或者在师生们面前拿捏一下身份吧?我们是什么人?刑警。在办案的时候,他是应该配合我们工作的。可是为什么他会对我们那么冷淡?而且在我们调查的时候,他又会不辞而别?还有一点,在那两条狗对我们狂吠的时候,他也同样表露出了对我们的一丝敌意。”刑警得到了许海蓉的鼓励,接着往下说道。

  “第三是那些老师的态度,只能用冷漠来形容。包括张小芳生前班级的任课老师。按照张小芳同学的描述,张小芳是个不多言多语的学生。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而且跟同学们也没用什么恩怨。按照正常来说,这种既听话,成绩又好的学生,应该是很得老师的欢心的。起码,她出事之后,老师们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都应该表示一下惋惜和哀悼吧?有吗?根据我观察的结果是,没有!”那个刑警拿出身上的烟,给同事们分撒了一圈后说道。

  “综上所述,我个人认为,这所学校内部很有问题。说不定凶手,就隐藏在里边。”刑警将烟点上,然后坐回椅子接着道。

  “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我们该怎么打开局面呢?”许海蓉靠在椅子上,解开风纪扣叼着烟问道。

  “那个女学生!”刑警们异口同声的回答了一句。

  “明天,小王跟我一起去那个学生家里走一趟。”许海蓉将刚才同事们的发言一一记录下来,然后抬头对一旁的王翊婷说道。

  “好的队长!”王翊婷闻言连忙答道。

  “请问,这里是李箐的家吗?”次日一早,许海蓉就开车载着王翊婷找到了那个女学生的家。将车停稳,许海蓉跟王翊婷双双从车里下来。为了不让学生家长有什么心理压力,她们今天选择了穿便装。伸手拍了拍面前那扇刷着红油漆的铁门,许海蓉张嘴招呼着道。

  “来了来了!”一个手里拿着簸箕的妇女答应着朝门口走来。

  “你们是?”将门打开之后,妇女看着眼前的许海蓉她们有些诧异道。

  “你好,我们是市局刑警队的...”许海蓉将证件拿出来说道。

  “砰!”没等她说完,那个妇女脸色一变,然后砰一声将门给关上了。

  “大婶子你开开门,我们有几句话想要问你。”许海蓉跟王翊婷对视了一眼,然后继续站在门口喊道。

  “走吧走吧,我们又没犯法,跟你们警察没什么可说的。”透过门缝,许海蓉看见那个妇女抹了把泪端起簸箕朝屋里走去道。

  《R永J久e免费+8看》小%☆说#m

  “大婶子...”又喊了几句,眼看人家连房门都给关上了,许海蓉这才无计可施的跟王翊婷转身朝车里走去。

  “你们是...警察?”一个牵着头牛打门前经过的大爷吧嗒了两口烟,停下脚步问许海蓉她们。

  “是啊大爷。”许海蓉抬手掠了掠头发笑答道。

  “找这家,是为了她闺女的事情吧?唉,好好儿一个黄花儿闺女...”大爷侧脸看了看李箐家的那扇铁门,低声叹息了一句。

  “大爷,李箐怎么了?您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许海蓉抓住了一条线索,连忙追问了起来。

  “不是为那事儿来的啊?那没什么,没什么了。是我多嘴,你们回吧!”大爷闻言脸上闪过一丝懊悔,然后牵着牛摆手朝前走去道。

  “大爷,我们渴了,能去您家里喝口水么?”既然抓住了线索,许海蓉就没那么容易放过。扯了扯王翊婷的衣角,她们双双跟在大爷身后道。

  “这...”大爷一拍脑门子,心道一句悔不该多嘴多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