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45章 貌似野蛮新娘
  “这间庭院,一直是老太爷专用的。这几天你可以在这里休息,不会有闲杂人来打扰你。”把楚老太爷的身体疏导了一遍,又坐在凉亭里歇了会儿,楚老太爷便吩咐老妈子将我带到了庄园内的一处幽静庭院里。推开那扇木门,当面便是三间成倒凹字形排列的瓦房。红墙黑瓦配上当间儿那大小十来个平方的花圃,倒也是别有一番清幽雅静之感。

  “茶壶里的茶水是刚沏的,怕你晚上会口渴。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可以按床头那个开关。”将我领进正中那间房,穿过堂屋来到卧室,老妈子指着桌上的那个茶壶对我说道。细细嗅一嗅,屋里还有一股子淡淡的檀香味。床上铺着的,是一床用稻草编织成的凉席。枕头胆的填充物则是稻粒。

  “当年老太爷饿肚子饿怕了,以至于后来不枕着稻子他都睡不踏实。要是不习惯,我让人给你换一个软一点枕头。”老妈子见我摸着枕头,连忙轻声道。

  “不用不用,我小时候跟着父亲走南闯北的,很多乡村里的人家也是用这种枕头。”我闻言直起身来说道。

  `/更d新c最快上9u

  “卫生间在这里,待会你可以洗个澡。要不要丫鬟前来服侍?”老妈子点点头,然后将位于床尾的那扇小门推开,露出了里边的马桶还有淋浴问我道。门虽窄,可是门内的空间却是不小。我瞥了一眼,粗略估计能容纳下三四个人的样子。

  “丫鬟服侍?”闻言我挑了挑眉毛。

  “不要觉得有什么不妥,等你身处在相应的位置,一切都会是理所当然的。有些事情会变,有些事情不会变。”老妈子侧身而立道。

  “若是不喜欢小丫鬟,可以给你安排成熟一点的。”老妈子接着说道。

  “这个,还是算了吧。”天人交战了良久,我终于还是摆手拒绝了老妈子的好意。

  “官人心里很纠结啊...”顾纤纤戏谑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脑子。

  “额,哪里有纠结。”我连忙答道。

  “若是好男色...”老妈子似有所悟道。

  “出去!”我一拂袖怒道。

  “噗...”见我急眼了,瑶芹有些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一直以来她很少能占了我的上风,这一次终于是如愿以偿了。

  赶走了老妈子,我去卫生间冲了个凉躺倒在床上不多会儿就沉睡过去。一觉醒来,已经是次日清晨。一睁眼,床前站着两个身高155左右,身材跟相貌都很婉约的双胞胎妹子。

  “少爷醒了,请起床洗漱吧。稍后连生少爷就要去迎亲了。”俩妹子就那么端正的捧着托盘站在床边,见我睁眼,这才脆生生齐声道。

  “几点了?”我揉揉眼睛,掀开身上的毯子正准备下床,低头一看又把毯子给盖上了。我地下就穿一裤衩,特么就这么下床站在俩妹子的面前似乎是有些不妥。

  “早上八点半少爷。”俩妹子抿嘴一笑,然后齐齐转身背对着我道。真是两个善解人意的可人儿,我咽了口唾沫,下床从她们手中的托盘里拿起那套浅灰色的中山装开始穿着起来。中山装是用冰丝制成的,乍一上身,我还感觉到了一股子凉意。

  “少爷请张嘴!”等我把衣裳穿戴齐整,又将皮鞋穿上后,两个妹子才转身对我说道。我眨巴眨巴眼,缓缓张开了嘴。一个妹子拿起茶盏,慢慢朝我嘴里倒了一点水示意我漱口。另外一个妹子则是端起痰盂,让我把漱口水吐进去。

  “嚓嚓!”漱完口,妹子拿起牙刷仔细替我刷起牙来。

  “咕噜噜!”将嘴里的牙膏沫漱干净,等候一旁的另一个妹子赶紧递上温热的毛巾替我洗起脸来。

  “呼...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奢靡日子真好过。”等人家端着盆和痰盂离开后,我对着镜子整理着头发道。

  “官人若是喜欢,今后大可以这样。”顾纤纤轻笑一声道。

  “少爷,老太爷请你去前厅一叙。”正说着话,那俩丫鬟又回来了。两人站在门口,齐齐一福道。于是我迈出房门,在两个妹子的带领下朝着前厅走去。

  “昨夜睡得可踏实?”老太爷今天的精神很不错,等我进了前厅,他放下手里的茶盏问道。

  “踏实,不然也不会到现在才起了。”我环顾了一下厅里的人对老太爷说道。楚家的子弟,今天统一穿着跟我身上一样的浅灰色中山装。而其他的下人们,则是穿着红底子镶黄边的那种。至于宾客们,那就是各凭喜好了。

  “把这个戴上!”楚老爷子递给我一朵胸花道。隐约间,我瞅见了上头有一个郎字。

  “我说,您难道是想李代桃僵?我可不干啊。”一念之间我就想到了新郎,脚下往后退了两步连连摆手道。

  “嗤,你想得倒是美。伴郎,我想了一宿,这个伴郎你来做最合适。”老爷子哂笑一声,将那朵胸花扔我身上说道。

  “为啥?”闻言我纳闷道。

  “如果让连生的兄弟们去做伴郎,都几十岁的人了,看着就不像那个事。让他的晚辈们去吧,又显得不够重视女方。想来想去,可不就你还能拿得出手了么。快戴上,半个小时之后你随连生去接亲。”老爷子抬手在桌上敲了敲道。

  “闺女啊,今天可是你结婚的日子。你敢不敢把婚纱给穿上?”与此同时,在某大酒店里。韩家的亲属们正对一身戎装的新娘子韩佳人挠头道。

  “结婚怎么了?我穿军装习惯了。”伸手一扯军装的下摆,韩佳人将帽子扣到头上道。

  “我的姑奶奶,你这是准备把老韩家的脸都丢干净才算罢休么?”韩佳人她爹一跺脚道。

  “爱结不结,我就这样了。11点还不来,我可不等他。”抬手看了看表,韩佳人傲然道。

  “我们大老远从京里赶来,就是来丢丑的?穿上!”韩佳人他爹,现任韩家家主见来软的不行,索性拿过婚纱摔在闺女身上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