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47章 当年事
  “我的女...”把人放进了屋,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按部就班,该发红包发红包,该磕头就磕头了。等把这些个流程都走完,楚连生有些僵硬地抱起韩佳人朝门外走去。韩佳人她妈还想应个景,在那里一拍大腿准备哭哭嫁什么的。

  “闭嘴!”韩佳人搂着楚连生的脖子一回头,生生将她妈哭嫁的调调给堵了回去。

  “这是?”等楚连生将自己抱进车里,看着开门坐进副驾位置的我,韩佳人问了句。她就纳闷了,以往参加家族聚会的时候,咋没见过这人呢?

  “楚家的嘉宾,程小凡!”楚连生拿出手帕擦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道。头回抱女人,让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死憋着一口气,硬挺着下了楼,此时他觉得自己的腰好像有些不成了。

  “程小凡?嘉宾?”程小凡的名字,四大家族都知道。就因为独自打进楚家那件事。让韩佳人有些意想不到的是,这怎么就成嘉宾了?

  “嗯,个中细节,稍后我对你说。他今天是我的伴郎...”眼瞅着打酒店停车场里遛出来十来辆车,韩佳人的亲属们都跟上了之后,楚连生拍拍司机的肩头示意他开车道。

  “刚才,是你把门推开的吧?”韩佳人有些狐疑的看了看身边气喘吁吁的楚连生,然后瞥了我一眼问道。

  “不,是他。他是个实心眼儿,我一喊撞门,他就扑上去了,根本不给任何人机会。”我耸耸肩回头道。

  “真的?”韩佳人有些不信。刚才那么生猛一人,咋抱自己下来能喘成这样呢?她心里琢磨着。

  “当然是真的。你别看他现在喘,修道跟你修体不一样。修体的人讲究个爆发,修道的则是讲究细水长流,持久。”我冲韩佳人挑了挑眉毛接着道。一番话出口,就看见韩佳人的脸上浮起了一抹红晕。调戏别人老婆的感觉,真好。我回身坐好,系上安全带心道。

  “你说的,是他喘得持久吧?”过了几分钟,楚连生才逐渐平息了喘息。韩佳人拿手敲了我的后脑勺一下问道。

  “是啊,不然你以为呢?”我捂着头回身对她故作惊诧道。

  “噗!”司机终于没忍住,一下子笑出声来。完了一抬头,打后视镜里瞅见新郎新娘那要杀人的眼神,赶紧把剩下的乐子给憋了回去。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喂,别急着入洞房,你们还没敬酒呢...”

  车队抵达庄园的时候,时间已近正午。在司仪抑扬顿挫的腔调下,楚连生跟韩佳人拜了天地。正当司仪打算随口喊出送入洞房的时候,园中酒席里有来宾喊道。

  kw最l新G章:节上.&,

  “不行了不行了,你们喝着,我扛他回去休息。死沉死沉的,跟猪似的。”换掉了婚纱的韩佳人,重新穿起了她的军装。她倒是能喝,一气儿两斤酒下肚脸色只是稍微有点泛红。楚连生就不成了,被人强拉着灌了七八两之后,啪一声醉倒在地。韩佳人一弯腰,将他扛肩头上跟宾客们打了声招呼,然后在丫鬟的引领下,直奔婚房而去。

  “楚家这么热闹的事情,还好我们赶上了。”正闹腾着吃喝之间,忽然听门外传来一句听起来比较生涩的汉语。本来热闹非凡的前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宾客们纷纷回头看向门外。

  “你们是!”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女人,背着手带着两个手下迈步朝门里走来。门口两个护卫一伸手想要拦住她,却是伸手之间被她闪了开去。再看那女人,已经走到了邻门那桌坐下自斟自饮起来。楚老太爷一按桌面起身问道。放眼天下,敢这么不请自来的人,寥寥可数。

  “这个,就算是熊本桥送给你的礼物吧。”女人一抬手,身后两个跟班捧出一个木匣子走到主桌跟前,将匣子放下后,齐齐对楚老爷子一鞠躬然后退了下去。

  “日本人?”楚老太爷拳头一握道。那个什么熊本桥是谁,他压根没有半点印象。刚准备伸手去开匣子,被我一抬手给拦了下来。

  “匣子不错。”我拿起匣子,暗暗让顾纤纤窥探了一下里边是什么。等顾纤纤告诉我里边放着的是一把刺刀之后,我啪一声打开锁扣道。

  “好胆识!”西装女放下筷子,啪啪啪轻轻鼓着掌道。

  “这柄刺刀...”看着匣子里的刺刀,楚老爷子眼神缩了缩。

  “班长,这里守不住了,咱们撤吧!”一瞬间,楚老爷子的思绪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团长给老子的命令是死守这里,就算人打光了,没有接到命令也不许撤。把手榴弹准备着,鬼子要冲锋了,待会放近了扔。”

  “脱刺给给!”对面的日军发起了冲锋。

  “班长,我先走一步啦。”战壕里的战友拉响了手榴弹。

  “噗,噗!”整个阵地只剩下楚老爷子自己,他操枪跟鬼子兵进行着肉搏。刺刀卡在了一个鬼子军曹的肋部拔不出来,他索性扔掉手里的枪抱住一个鬼子兵撕咬起来。

  “滴滴答滴滴滴...”一阵军号声传来,团长带兵回援来了。楚老爷子,由此捡了一条命。

  “想起来了?”西装女兹一口喝下去一杯酒冷声道。

  “熊本桥?他就是那个鬼子军曹?哈哈哈哈!”楚老爷子一模胡须,昂首大笑起来。

  “痛快!”他端起面前一直没动的酒杯,一口酒喝下去道。

  “今天,我代表熊本家,前来讨回这笔血债。”楚老爷子的蔑视的态度,让西装女不是那么淡定了。一放筷子,她脱去黑西装,露出里边的白衬衣对楚老爷子说道。

  “瑶芹...”楚老爷子缓缓坐下,对在坐的宾客们举手示意大家继续吃喝。然后对身后手持白蜡杆子的老妈子沉声道。

  “外边请!”老妈子手提白蜡杆子,走到日本妞的身边侧脸对她说道。说完,径直朝门外走去。

  “小姐!”日本妞的两个跟班一低头道。

  “去个人料理了她。”日本妞解开衬衣袖口的扣子冷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