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53章 霸道的规矩
  “你跟人叨叨啥呢?我们菜都点好了。”一上楼,老远我就看见带着父母找到座位的顾翩翩在那里对我招着手。等我走过去,她一抖餐巾铺在腿上问我。

  “没叨叨啥!”我端起桌上的茶壶,揭开看了一眼,里头是冰镇的酸梅汤。给在座的各倒了一杯之后,我对顾翩翩低声道。

  “人找你麻烦?”下午在小吧才发生过争执,顾翩翩显然还是认得人家的。

  “没有,我跟人家化干戈为玉帛了。”我对她贼笑了一下道。

  “娜娜,来吃个虾。”不多会儿,菜就陆续开始上桌了。我让娜娜坐到我的身边,用还没开动过的筷子给她夹了两只虾放盘子里说道。

  “明天想好去哪儿玩了么?”等菜上齐,我起身替父母布着菜问道。

  “不是说,这儿有个灵隐寺挺有名的么。我跟你爸合计了一下,明天想去那儿磕个头,上上香。”或许是舟车劳顿的缘故,母亲吃得很少。闻言,她放下筷子对我说道。

  “成,那明天咱们一起去灵隐寺看看。”见母亲想去寺庙转转,我当即点头应了下来。

  “就是他坏了我的好事...”要说女人记仇那还真的很记仇。一顿饭吃完,结过帐后我们才出餐厅的大门,就瞅见几辆摩托停在路边。榴莲女一下子从车上跳下来,指着我就是一声喊。

  “小子,赔钱...不然你今天走不了!”一个光着膀子的汉子,抖动着他的胸毛朝我走过来说道。他身后跟着的几个跟班,也不怀好意的将我们圈在了当间儿。

  “干什么?想闹事?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正当我准备搭话的时候,一个穿着短袖体恤的胖子打餐厅里走出来呵斥道。

  “陈老板,不是兄弟们不给你面子。实在是这小子断了人家妹子的财路...”胸毛大汉脚下迟疑着,对那陈老板点头哈腰的道。

  “我的聚贤庄开张以来的规矩你是知道的,方圆50米以内,只要是从我店里出来的客人,天大的事情也不许动手。”听这陈老板这么一说,我才抬头看起人家的招牌来。二楼的楼顶处,高悬着一块匾额。上书斗大的三个字,聚贤庄!

  “兄弟就是知道陈老板的规矩,所以才没有...”大汉还想解释几句。他只是一个不入流的混混,耳闻聚贤庄有这个规矩。这地界儿,开张半年来,倒也一直没有人坏了这规矩。餐厅老板陈龙的大名,他自然也从道上大哥们的嘴里听见过那么几次。

  “知道老子的规矩还不滚?”陈老板端着茶壶呷了一口问他。

  “陈老板...”大汉还想说点什么。

  “踏马的,老子开张半年,你是第一个敢哔哔半天的。”陈老板一茶壶砸大汉脑门子上将他砸了个头破血流,随后走下阶梯,一脚踹人肚子上将人踹了个马趴怒道。

  “都不滚是不?怎么着?不服气?回去喊你们老大过来说话。特奶奶的,老子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带出来的小弟。”陈老板一手掐住一个瞪眼上前的混混,一使劲将他提了起来道。

  “陈老板...”榴莲女见陈老板如此强势,眼珠子转悠了几下,完了腻着声儿凑了过来。

  “滚,男人说话女人一边儿去!”陈老板将手里那个尿都被掐出来了的混混扔地上,拍拍手对赶上前搭讪的榴莲女道。榴莲女闻言一咬牙,可是接下来她看见陈龙眼中寒光一闪,那股子小脾气当时就没了。

  “你们打车走吧,各地都有各地的道。没事少掺和进去,这样大家都好。”镇住了几个混混后,陈老板走到我跟前拍拍我的肩膀说道。

  “谢了陈老板!”我冲他一抱拳,完了伸手拦下两辆的士,带着父母她们就驱车回了酒店。

  “那个陈老板,怕不是一般人。”车上,颜品茗轻声说了一句。

  “你们说的是陈龙吧?”开车的司机搭上了话。

  @C更新最快f3上n`P●

  “他呀,以往是教父级的人物。后来有人寻仇,他媳妇替他挡枪死了。打那以后,他就退出了那个圈子干别的去了。这不,消失了好些年之后,他又回来了。还在这地方开了一家馆子,取名叫作聚贤庄。开张那天,道上的大哥们可都过来了。里头有一大半,是当年跟着他混过的兄弟。他婉拒了人家要他出山的请求,只是宣布了一条规矩。就是不管什么仇什么怨,只要是打他馆子里出来的客人。方圆50米范围以内,他就要护住人家的周全。要说这人,也算是够意思的一个人。”司机一气儿将陈龙的过往说了一遍,末了,还感叹了一句。

  “这么厉害?我就说他不是一般人吧。”颜品茗闻言一拍巴掌说道。

  “那个陈老板可真霸气,你说今后咱们是不是也学着他这样,弄一个山庄左近50里范围不许寻仇的规矩出来?”回到了酒店,颜品茗还在那里回味着刚才的一幕。

  “人走茶凉,他退出江湖多年还像以往那般霸气。长此以往,怕是会出事啊!”我坐到沙发上,将电视打开低声说道。

  “咋听你说话,我觉得这么渗得慌呢?”颜品茗伸手搓了搓胳膊道。

  “我觉得叔叔的话我听懂了。”娜娜从房间的冰箱里拿出几瓶水,分给大家之后乖巧地坐在我身边道。

  “嗯?说说看,你都听懂啥了?”我摸摸她的头问道。

  “这就跟我们校长似的,以前是校长的时候吩咐老师干活,老师们都会去干。可是后来不是校长了,上回让老师们帮忙干点什么。哇哦,好多老师都有怨言呢。”娜娜脆生生在那里说道。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我点点头,将娜娜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的道。

  “今晚,都把庭院,佛堂打扫干净。明日会有客人前来礼佛!”我们一行在酒店聊着天,灵隐寺的方丈大师则还在指挥着弟子们洒扫着庭院。

  “师伯,明日何人会来?”有弟子不甚了了。

  “不必多问,我佛是三教九流不拒,信者自然会来。”方丈大师轻轻捻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