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65章 地下工事
  “都别动!”这种地方会有人?有人也不会是活的。工头心里琢磨着,抬手拦住了工人们。然后拿过一人手里的撬棍,缓缓走过去,朝着那人的身上轻轻杵了杵。

  “喀拉”一声响,那个人随着这一杵歪倒在地。身子是倒下去了,可是脑袋却是留在了桌上。身体倒下的时候带动了脑袋,此时它正滴溜溜在桌上缓缓转悠着。众人见状齐齐吸了口凉气,脚下朝后退了几步。

  “你们...一个死人能把你们吓成这样。”工头心里也是一惊,正寻思着找两个人过来壮胆呢。一回头就看见身后的工人们朝后退出去老远。心里一时气不打一处来,用手里的撬棍拨弄了两下地上尸体的外套对工人们怒道。

  “丸山秀夫中尉...这特么,还真是日本人。”拨开外套露出了里边几近腐烂完的军装,工头蹲下身子瞅着军装下摆内衬上写着的那几个字缓声念道。

  “老板,要不咱们出去算了。这地方咋瞅着阴森森的。”瞅着地上日本人的尸体,有工人提议道。原本还以为是个藏宝洞呢,眼下看来并不像。

  “再往前边走一段吧,你们想啊,日本人当年搁咱们这儿搜刮了多少财宝?万一有没来得及带走的呢?”如今盗墓的影视剧挺多的,这活儿在普通人眼中挺神秘的。完了大家就爱看,看完了就觉得只要是地洞就能有宝藏啥的。工头也不例外,他心里寻思着,这死人都出现了,宝藏还远么?

  “愿意去的就跟我朝前走一段,不愿意就回去开工。”见众人不答话,工头将手里的钢钎顿了顿道。

  “你去不?”听他这么一说,工人们就轻声嘀咕了起来。去吧,众人心里有些没底。不去吧,就得回去干活。干活事小,万一前头真有点儿啥值钱的玩儿呢?众人心里这么琢磨着,当下就有些进退维谷起来。

  “去...看看吧!”见旁人都站在那里没走,一个工人提了提手里的撬棍说道。手里有着家伙什呢,就算遇到点什么,也不至于发生危险吧?

  “那就,看看!”众人很快就达成了一致。反正有这么多人呢,看看也不吃亏。顶多就白跑一趟,要真有宝贝,在场的人多少能够分一些吧?

  “开门!”见工人们达成了一致,工头的胆子也大了许多。一脚将地上的那具枯骨撩拨到一边,他冲工人们一挥手道。闻言两个工人就走到面前那扇紧闭着的铁门面前,合力旋动起门上如同方向盘一般的门锁来。

  “腾!”几分钟后,厚达五厘米的铁门被众人推开。随着门被推开,一股子霉味扑鼻而来。工头站在门口捂住口鼻等了几分钟,这才带着工人迈步走了进去。门内跟外头的休息室没什么太大的区别,都是用混凝土浇筑成的。不得不说,这个工程很扎实。这么些年过去了,居然还保持着干燥。甚至于固定在洞壁顶部的照明灯,都完好无损。若是有电,它们应该还能亮起来。地洞里的地形并不复杂,一路行来就只有一条路。就那么顺着路走下去,几分钟后又是一道铁门挡在了众人的面前。

  “开开”工头摘下安全帽擦了擦头皮上的汗水对工人们说道。

  “嘭!”门开,一个升降机出现在众人面前。升降机里还靠坐着两个日本兵,他们身上的军装外边还套着一件已经泛黄的长褂。两人脸上扣着口罩,就那么靠在升降机里边。

  “这怎么搞?老板咱还是回去吧!”一个工人壮着胆子走进升降机,勾头朝下边看了一眼然后说道。底下是漆黑一片,肉眼根本看不到下边的具体情况。升降机虽有,奈何没有电源,总不能从这里跳下去吧?

  SZ看正v`版Q;章Ip节上i

  “啪嗒!”工头有些沮丧的一拍升降机,护栏上一块巴掌大的铁锈掉落了下去。几秒钟后传来了落地的声音。

  “滋滋滋!”铁锈方才落地,众人身后就响起了一连串的电流声。那些挂在洞壁上的照明灯先后在那里明暗起来。十来秒钟的时间,众人眼前就亮起了一串橘黄色的灯光。工人们对视了一眼,纷纷将手里的手机电筒给关上。

  “试试看能用不能?”升降梯下方也是亮起了两排灯光,居高临下看去,下边似乎还有两排用混凝土筑就的屋子。工头看了看升降机里那个带着红绿按钮的控制器,对身边的工人说道。

  “你怕个啥?试试!”这部升降机也不知道多少年没用过了,工人闻言有些战战兢兢的不敢上前。没准就会坠落的玩儿,谁特么敢去随便试。工头见状硬拉过来一个身材瘦小,看起来只有17-8岁年龄的工人对他吼道。在老油条们面前或许他摆不出老板的谱,可是对于这年轻轻的新人来说,老板俩字儿的份量还是很重的。

  “咔哒!”就如同工头想的那般,新人果然不敢太过拒绝他。等他一上升降机,工头连忙返回了坑道。工人胆颤心惊的在绿色按钮上点了一下,几秒钟后升降机忽然颤抖了一下。年轻的工人像回到坑道,却被工头挡在了那里。又过几秒,升降机颤颤巍巍的开始朝着下边缓缓下行着。

  “老板,能用!”升降机几分钟后又返回了坑道口,站在里边的工人擦抹着脸上的冷汗对工头说道。

  “大家分批下!”工头闻言第一个走进升降机道。来回几趟,分批将工友们送到下边。等最后一批工友走出去,年轻的工人才最后一个走出升降机,靠在洞壁上不停地喘着气。

  “这都是啥呀?”下边四处都是管道,一套老旧的发电机组被安放在一处单独的混凝土房间里正嗡嗡地颤动着。工人们探头探脑的四处查找着,找了许多地方也没发现一件值钱的宝贝。

  “老板,这边好多罐子啊!”绕过了那两排低矮的房屋,一个工人瞅着眼前那四座约莫三米来高的铁罐子喊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