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68章 风平浪静
  “噢我的天,你们饿不饿?”阿瑞斯找了一家小旅馆暂时藏了起来。他身边的五个女人,这一次说什么都不愿意再跟他分开。也不知道这货到底哪里这么吸引女人。示意女人们安静,他走到窗户边上将窗帘拉上,然后透过缝隙朝楼下的那条窄街看了看。确认没人跟踪过来之后,这才转身问他的那些女人们。

  “噢,神勇的阿瑞斯,我们不饿。”

  “是啊持久的阿瑞斯,我们没胃口。”

  “强壮的阿瑞斯,我只想跟你待在一起。”女人们闻言纷纷在那里叽叽喳喳着。中国有句话老话叫做三个女人一台戏,这眼下阿瑞斯身边跟着五个女人。那动静一起来,可比唱戏热闹多了。

  “好了好了,都闭嘴,我们现在是在逃难。逃难懂么?不是在庄园里。碧池,我的庄园...阿瑞斯家族的荣耀,都被这群表子给毁了。”提起自己的庄园,阿瑞斯只觉得一阵肉疼。

  “看来,阿瑞斯是准备逃亡中国了。”如我所料,阿瑞斯的电话不仅被追踪,而且还被监听了。

  “头儿,我们要不要收网?”有探员起身问道。

  “不急,等几天。上次他帮中国人逃走了,我想看看这次中国人会不会来救他。要是来了,我们再大鱼小虾一起抓。这就算是我们献给新总统的一份礼物吧。”CIA的高官摆摆手指对属下们说道。

  “让下边的人别被目标给发现了,不用那么紧张,都放松些。别忘了,这里是美国,我们的主场!”看着监控视频里不时游来荡去的那些探员们,CIA高官又下令道。

  vT看Ot正版*p章“节g上☆hh

  “将街上的人都撤回来,只留几个固定观察点就行了。”大佬发了话,下边的人只有遵照执行。很快就有人联系上了监控组的组长。监控组虽然有些不满意上峰的安排,可是命令就是命令,顶牛的下场一般都不会好到哪里去。有句歌词叫做童话里都是骗人的,这些CIA探员们其实也想说一句,电影里也都是骗人的。哪里会有整天不把上级当汉堡还会受到重用的人存在?

  “都撤了吧!”监控组组长很快就通过电台,将上级的命令传达了下去。若是有心人,会发现街边的那个乞丐,还有靠在电线杆子上看着报纸的人,还有一些仿似情侣压马路的人在摸了摸耳朵之后的几分钟内,全都从这条街上消失了。

  “你们在这里待着,待会不管谁敲门都别开。枪你拿着,谁敢往里闯,直接开枪干掉他。我下去给你们买吃的,回头我会在门外唱鸳鸯茶。你们听见这首歌,才准开门。”在套间里枯坐了一个小时,阿瑞斯揉了揉有些咕咕叫的肚子起身嘱咐着女人们。

  “噢,强壮的阿瑞斯你去吧。谁敢往里闯,我就会把子弹塞进他的直肠里。”一个女人起身接过阿瑞斯递来的手枪,咔哒一声将子弹顶上火后对他说道。

  “说得好我的宝贝儿,我敢保证,等我们到了中国,会过得比现在更惬意。”阿瑞斯闻言在女人的屁股上拍了一记道。

  “六人份的黑椒牛排,六人份的沙拉......”鬼鬼祟祟的走进了一家餐厅,阿瑞斯招呼过来服务生点起了餐。点完餐后,他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上往指甲上涂抹了一点粉末。他决定,谁要是敢来找他的麻烦,他一定会把火焰塞进对方的直肠里。

  “先生,需要我们帮你送过去么?”很快,4个硕大的白色塑料袋就出现在阿瑞斯的面前。服务生看着袋子里的食物,耸耸肩问阿瑞斯道。

  “不不不,我的女人习惯叫我强壮的人。我得自己拿回去,不然会被她耻笑的。”阿瑞斯结过了账,两手各提起两个塑料袋后对服务生耸肩说道。

  “那祝您用餐愉快,期待您的下次光临,请慢走!”服务生冲他报以一个心领神会的微笑,然后提他把门给拉开道。

  “鸳鸯茶啊鸳鸯盏,你爱我呀我爱你......”阿瑞斯一路小心翼翼的回到了旅馆,来到客房门前低声冲屋里唱起了这首歌。

  “噢,你可算回来了。”不多会儿,门就被打开了。一群女人从里边涌了出来对他表示着关心。

  “快进去,进去。”阿瑞斯深知现在不是亲热的时候,对女人们努努嘴,然后迈步朝屋里挤去道。

  “也不知道程,会让谁来帮助我。”狼吞虎咽的吃完了饭,阿瑞斯靠在逍遥椅上来回晃荡着想道。

  “嗯,有备无患。”琢磨了半天他也没有琢磨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从椅子上起身走到门口,将水晶瓶里的粉末涂抹了一些到上面。不仅如此,他走到窗台处又涂抹了一些。他的房间在二楼,下边有一个快餐店的凉棚。窗台距离凉棚的顶端,约莫只有一米左右。他寻思着,打开窗户从这里跳下去的话,应该是女人们所能承受的。

  “等,等,等,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阿瑞斯晚上没敢熟睡,但是他却发出了一阵低沉的鼾声。他知道,只有他睡熟了,那些女人才会安心去睡。于此同时,在CIA行动组的办公室里,行动组组长正在那里抱头抱怨着。自打上次失手之后,他就沦落为了同行们口中的笑柄。他一直向上帝祈祷,一定要给他个扳回颜面的机会。

  虽然他祈祷了半辈子,也没见上帝搭理过他一次。不过这一次,似乎他的祷告被上帝听见了。从高层处得来的消息称,阿瑞斯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中国某地的。就当他时刻准备着一雪前耻的时候,阿瑞斯和那些中国人却是毫无动静。他觉得自己的耐性,正在一点点的消失。他现在就如同一个不断被气筒打着气的气球,随时都有可能会爆炸。

  “谁知道头儿,坐下歇会儿吧,你都转悠了半个小时了!”一个正在玩着电子游戏的行动组队员回头看了看他,然后耸耸肩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