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74章 下药
  “今晚,回家去!”在楚连生那儿逗留了个把小时,我便起身准备离开。将我送到电梯口,他忽而说了一句!闻言我回头冲他挑了挑眉毛,然后走进了电梯。

  地方也不熟,出了市府的大门后我顺着街道溜达着,终于是溜达迷了路。不得已,只好停下脚步拦了一辆的士返回了娜娜家的面馆。面馆里的生意很好,我走的时候还没人,这才过了一个小时,一楼就有一半的上座率了。店里充斥着各种面的味道,只要一进门闻到味儿就会觉得有食欲。就这么地,在店里帮了一天的忙。用娜娜的话说,就是反正你出门就蒙圈。今天又热,还不如在店里帮忙还能凉快一点。

  “今天真是辛苦你了,喝瓶啤酒解解乏吧!”晚上关门之后,娜娜妈有些抱歉的对我说道。让客人在家帮忙,这说出去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

  “没事,反正外头也没什么好玩的。”将娜娜妈手中那块写着“东主有事,今日停业”的牌子挂到门上,我转身对她说道。

  “怎么样?她答应了么?”某小区,姑奶敲开了老头的家门。老头一见她,连忙将其让进屋内说道。

  “你是要她的人?还是要她的心?”姑奶坐到椅子上,自顾拿起一块西瓜啃着问道。

  “看你这说的,我这么大年纪了,那个姑娘还真能跟我交心不成?我要人就行了,人生在世不就是这么回事么?”老头闻言笑了笑道。

  “那就行了,明天就能成事。事成之后该怎么哄,那就是你的问题了。”姑奶将嘴里的西瓜籽吐出来对老头说道。

  “这么快?你准备怎么弄?”老头一听就来了精神。

  “我说我家老头子明天要做寿,让她来赴宴。等她来了我家,我把她给弄晕了,剩下的事情你去办。怎么样?老娘为了你的事情可是费心了吧?那钱你是不是应该先给我一半啊?”姑奶撇撇嘴对老头儿说道。

  “哈哈哈,就知道你办事靠谱。”老头儿赞了一句,然后转身走进了卧室。打开衣柜,角落里有一个小保险箱。七转八转的打开之后,从里边拿出了两沓钞票来。

  “那是,你也不打听打听,在这块地界上谁托我说媒我失过手?”姑奶闻言有些傲然道。媒婆嘛,大多都是能把死的说成活的。这是她们赖以生存的技能,俗称忽悠人。现在她们生存的空间小了,搁过去,夫妻两直到进了洞房才知道对方长啥样。婚前咋了解对方的长相和其他的事情呢?那就全靠媒人的那张嘴来说了。

  “那是,不知道你的名声我也不会找你不是?呐,先给你两万。事成之后,再给三万。”老头笑着将手里的钞票抛到桌上道。

  “明天等我电话,你最好先去我家附近等着。”姑奶拿起钱,揣进自己随身的那个人造革挎包里起身说道。

  “好好好!”老头搓着手连声应道。

  “我说,你都先后死了三个老婆了,你不是命里克妻吧?我虽然爱钱,可是我可不想我侄女被你给克了。”走到门口,姑奶停下脚步回头问道。一言既出,老头的脸色略微的变了变。

  “你说啥呢,人的命天注定,她们走在我前头,我心里不知道多难过。这不,才想着找一个年轻的,能陪我走完剩下的这几年么?”老头搓了搓面颊,让自己的表情松弛下来说道。

  “嗤,就是老牛想吃嫩草,别把自己说的这么悲情!”姑奶撇嘴笑了笑,然后转身出了老头的家门。

  “唉,再不快点,死的就该是我了!”老头把门关上,靠在门后轻叹了一声。说完,他又把门打开,朝门口张望了一下。确定姑奶已经走了以后,这才重新关上门回到了卧室。卧室的衣柜打开着,里边摆放着一个拳头大小铜制的骷髅头。骷髅头的眼眶处散发着丝丝的寒意,似乎在盯着老头在看。

  “幸亏有你啊,不然我早就不在人世了。”老头拿起骷髅头,拿了快棉布轻轻擦拭着它道。棉布擦拭过的骷髅头,显得愈发的狰狞了一些。

  “走吧去赴宴去,你说我送多少礼金合适?”一夜无事,次日清晨起来,娜娜妈有些纠结的问我道。送少了,怎么说也是自家姑姑,脸面上过不去。送多了吧,这些钱可都是自己辛苦挣来的,她又觉得有些不甘心。

  “上次他做寿你给了多少?”我点了支烟问道。

  “600!”娜娜妈低声道,上次做寿的时候她正带着娜娜受穷。她还记得,那600块是自己省吃俭用才攒下来的。

  g%最N*新章节◎上py

  “那就还是600!”我帮她拿了主意。

  “姑,我姑父呢?今天不是做寿么?”带着我一起乘车来到了姑家,娜娜妈进门之后看着空荡荡的客厅问道。按道理来说,今天做寿,家里应该人满为患才对。

  “他们啊,他们被你姑父带酒店去了。你不是跟他们不对付么?你姑父说省得你跟他们见面尴尬。先坐,我给你们倒杯水去。就在家歇会儿,待会开席了再去酒店。”姑奶拿眼瞥了我一眼,然后拉着娜娜妈坐到沙发上说道。

  “这么早就去酒店?”娜娜妈看了看时间,才上午9点多。

  “他们要打牌,家里容不下,可不就先去酒店开个麻将房给他们玩咯。”姑奶从托盘里拿起三个杯子,走进厨房搭着话道。

  “喝水!”半晌,姑奶分别端出三杯水放到我们面前道。杯中的水略微有些浑浊,看起来就跟汽水被摇过之后那样,间或着还有一两个气泡在杯子里升腾着。我看了杯子一眼,起身接过随手就放到了茶几上。

  “官人,水里下了药!”纤纤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

  “嗯,待会看看她想干嘛!”我端起杯子往嘴边送去,同时心里对纤纤说道。随着我的杯子靠近嘴唇,姑奶的眼神亮了一下。我冲她笑了笑,将杯子停在鼻子底下嗅了嗅,然后又放回了茶几。这一来一回之间,她的眼神就随之黯淡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