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80章 情难断
  每个人心中其实都有一个梦想,有的想成为这个,有的想成为那个。但是最终能够完成梦想的人,只是极少数。但是我们不能放弃梦想,人这一辈子,若没有个梦想撑着,整个人就塌了。就算是白日梦,起码也能舒缓一下心中的不如意,调节一下心头的负面情绪。所以大家若果是听见朋友对你诉说他的梦想,就算是再荒谬你也别急着去戳破。扪心问问自己,心里头是不是同样也有个装B的梦想呢。

  “钦锋,买菜呢?”钦锋,原来是市京剧团的一名演员。他进京剧团的时候,这个行当已经是日薄西山了。就那么不好不赖的唱了几年戏,然后京剧团分流解散。从京剧团出来之后,钦锋拿着微薄的补偿金租了个小门面做起了小生意,别的他也不会,就专门绘制一些京剧脸谱摆着卖。反正发财不可能,混个温饱还是行的。

  “是啊,今天是我师父的忌辰。”钦锋手提着装着菜的塑料袋朝家中走去道。

  “姑姑,你离开我10年了。也不知道你在那边好不好,过儿很想你!”钦锋进了家门,将柜子打开,从里边拿出了一幅遗像摆在客厅正中。点上香烛后,他跪下磕了三个头,然后起身坐到一旁低声说道。姑姑和过儿,是神雕侠侣里的称呼。钦锋初进京剧团,正好遇上他的师父在那里排练。那一张素净的脸,像极了电视里的小龙女。

  “你好像那个那个演员啊!”钦锋至今还记得自己跟师父说的第一句话。

  “是吗?我是小龙女,那你以后就是我的过儿。”钦锋也依然记得,师父当时是怎么回答自己的。打那一句对话,那一个笑容开始,钦锋之后就真的把师父当成了姑姑,把自己当成了过儿。

  “我比你大10来岁,我们不合适的,以后不要再说这种傻话了。”跟了师父一年多,终于有一次,钦锋压抑不住自己对师父的感情,对她表白了。他还记得,当时师父听了自己的表白后。没有接受,也没有羞怒,而是抬手轻轻摸着他的脸柔声道。

  “那,我以后私下里,可以喊你姑姑么?”钦锋看着师父那张并没有被岁月侵蚀的脸,眼神中露出一丝迷恋道。

  “好啊过儿!”这是师父对他的回答。从那以后,钦锋只要在没人的时候,都会喊她为姑姑。而她,也会柔声喊他过儿。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起源在哪里,或许是因为那声过儿,又或许是因为师父的那张脸,又或者是师父温柔的性格?钦锋自己也弄不明白。爱情,是盲目的,他总是这么对自己说。

  “师父,师父!”钦锋这是第一次抱自己的师父,但是却是在她弥留之际。舞台垮塌了,师父从上边摔了下来。钦锋顾不得旁人的眼光,冲上去就把师父抱在了怀里。

  “过儿!”师父缓缓睁开双眼,冲他笑了笑。

  “姑姑!你忍着,我送你去医院。”钦锋抱起师父,挤出人群就朝剧院外头跑去。

  “姑姑...”还没等到医院,师父就去了,在钦锋的怀里去的。她的脸上挂着一丝遗憾,钦锋不知道师父还有什么心事未了。看着师父眼角滴落下的泪水,他嚎啕着吻了上去。师父去后,钦锋没过多久也离开了京剧团。家里人给他介绍对象,他都一一推辞了。在他的心里,他已经有了自己爱的人。

  “姑姑,不过是跌落了绝情谷底而已。”夜深人静的时候,他都会从柜子里拿出师父的遗像,看着照片里笑靥如花的人儿这么说着。

  “这是你最喜欢吃芹菜肉丝,以前咱们吃食堂的时候,你总是点这个菜。我问你喜欢什么,你总是不说。我只有自己去猜,可是我真的很笨的姑姑。我猜不到你喜欢什么,只有每年都给你炒一道芹菜肉丝。”在师父遗像旁边坐了很久,钦锋才缓缓起身走进厨房。少时,他端了一盘子菜放到遗像跟前说道。酒是黄酒,他记得师父以前偶尔会喝一点。每当师父不开心的时候,都会喝上那么一盅。

  “今天咱俩喝一杯。”坐到遗像的跟前,钦锋拿起酒坛,将面前的杯子都斟满后举杯道。不知不觉间,一坛酒就被钦锋喝了下去。每年,他都回醉一次。今年也不例外,因为只有醉了,他才能看到自己的师父。

  “你又喝酒了!?”梦中,师父略带嗔意的问钦锋。

  “我很想你,很想很想。只有这个办法,才能让我见你一面。虽然我知道这只是个梦,可是有梦可做总比没有好。姑姑,你还好么?”钦锋眼中露出一丝迷恋,抬手想去牵师父的手道。

  “我很好,你以后不许喝醉了,听见没有?再喝醉,就看不到我了。”师父任由钦锋牵住自己的手,然后抬头对他说道。

  “可是,这一醉,已经成为了我活下去的理由。一年一醉,无伤大雅的师父。”钦锋看着师父一如昨日般清秀的脸颊柔声道。

  看正版1章h{节“上)/j

  “你该回去了过儿!”就那么牵着师父的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而钦锋听见师父在催促着自己。

  “我...”钦锋眼角湿润着摇摇头。

  “听话,回去吧。”师父轻轻抱了抱钦锋。

  “那我下次再来看你,姑姑,你要好好的。”钦锋环臂紧紧抱住师父在她耳边说道。少时分别,师父转身缓缓离去,一根发丝从钦锋的鼻翼掠过,然后就那么断落在他的面前。钦锋伸手抓住那根有着师父气息的发丝,将其牢牢捏在掌心。

  钦锋觉得自己的头很痛,他低吟了两声,揉着太阳穴缓缓睁开了双眼。桌上的香烛早已经熄灭,酒干菜凉,窗外又是新一天的骄阳。他从地上翻身起来,挠挠头准备去卫生间洗漱。

  “姑姑!”一根发丝掠过了他的眉间,钦锋将其托至眼前,嘴里低喃了一声。回头看去,遗像里的师父好似正对着他浅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