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83章 赦
  “爸?爸?”狗把老头儿的儿子带到了戏台那里。戏台已经不复存在,只有几个老头儿歪倒在地上,几只老鼠正在分食着地上的那些卤菜还有那些没喝完的啤酒。狗扑过去驱赶着那几只老鼠,它的主人则是上前扶起了自己的父亲。

  “我怀疑老头儿是被人拍了迷魂药,老头儿走的时候对我说是跟老伙计们去看戏的。可是我找着他的地儿,哪有戏可看?要不是我家狗,几个老头儿现在还指不定成啥样了呢。”喊来了救护车把几个老头送进了医院,人接着就报了警。

  “丢没丢什么东西?”警察低头在本子上做着记录。

  “东西倒是没丢,老头身上也没几个钱,最值钱的就是那部手机了。”老头的儿子寻思了一下,然后对警察说道。

  “以前呢,是刘建军见天儿找我。如今换成你了,我姐夫没意见?”大热的天,躲空调房里睡个午睡什么的是最惬意不过的了。可还没等我睡踏实,许海蓉的电话就给打了进来。

  “你姐夫在家包饺子,才没空搭理这些呢。你给句痛快话,帮还是不帮?”许海蓉的性子跟刘建军一个揍性,都是急。想想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俩人要不是性子一样,当年也不会做搭档。后来刘建军也不会去提拔她。

  “哦,姐夫在家包饺子...”我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说道。

  “你又想歪处去了吧?”许海蓉很敏锐的感觉到了我言语中的暧昧。

  “姐,你自己歪了可别拉上我。”我嘟囔着,眼皮子开始打架。这整天没啥蛋事,除了吃就是睡的,实在是很容易把人给养懒了。

  “快说,这忙你到底是帮还是不帮?我还忙着呢。”许海蓉无心跟我斗嘴,在电话那头又追问了一句。

  “帮,完了上你家吃饺子...”我打着哈欠将事儿给应了下来。

  “看来那几个老爷子没说谎,这儿还真有人唱戏。”夜里十一点来钟,戏台下,就我跟许海蓉俩人站在那里。许海蓉抱着胳膊低声对我说道。她知道现在戏台上的那两位是什么,虽然经历过几次类似的事情,可是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紧张。许海蓉就那么盯着戏台上看,慢慢地,她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漩涡中一般。她觉得身边都是人,大家团团围坐在戏台上,目不转睛的看着戏台上的演出。

  “醒过来!”许海蓉懵懵懂懂的就准备找个地方坐下去,猛然间她觉得自己的肩头一沉,然后一个声音在她耳边炸响。

  “姐,淡定!”我一巴掌拍在许海蓉肩头,然后运起道力在她耳边低喝了一声。就见许海蓉一个激灵,摇摇头后稳住了有些摇摇欲坠的身体,然后诧异的看向了我。

  “我刚才...”许海蓉鼻翼两侧沁出一抹细汗来问我。

  “你沉迷进去了姐!还好他们没想着害人,不然你就算被我拉回来,我还得费一番手脚帮你疏导身体。”我叮一声用打火机把烟点上后对她说道。

  “大人!”说话间,有鬼差手拿锁链前来。一见我站在当面,齐齐对我拱手躬身道。

  “等他们把这一出唱完吧。”我看着台上两个眉目传情的男女,轻叹一声对准备拿人的鬼差说道。

  “是!”鬼差们对视一眼,然后往后退了几步,就那么立在那里。

  “过儿!”看见了台下的鬼差,钦锋的师父停下了唱腔,轻轻拉了拉他。

  “姑姑别慌。”钦锋停下动作,一抖手中的缨枪挡在了师父身前。

  “大人?”见二人唱完,鬼差又对我拱手道。

  “去吧!”我一挥手,对鬼差们说道。

  “逃犯苏氏,卒后非命滞留人间,不服阴司徭役......”鬼差上台,一抖手拿出一张写满了字的白纸在那里高声朗读起来。听起来,阴司这是准备追究台上那个女的了?我闻言看了阴差一眼没有说话。

  “师父...几位,纵有过错,全由我一人承担,跟我师父无关。”台上那男的对鬼差们连连作揖道。

  “你承担?好大的口气,过刀山下油锅,也是你能承担得起的?”鬼差冷笑一声,将手中白纸一收道。

  “我曾经对师父承诺过,这辈子不管最后怎么样,我都会是她的守护者。如今,是我兑现承诺的时候了。她有天大的过错,该剐该杀,全由我来承担。几位大哥,还请放过我师父。她虽然逗留在这里,可是多年来并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人。她只是想在我身边陪着我,在我想见她的时候可以随时见到她罢了。”男人膝下一软,跪倒在鬼差面前连连说道。

  “过儿,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扮相绝美的师父上前拉住钦锋的胳膊,想要把他从地上拽起来。

  “走吧,下去之后有你们跪的时候。”鬼差冷笑一声就要将锁链套到两人身上。

  a首x发A

  “该剐该杀,全由你来承担?”我背着手迈步上台,走到那对男女面前问道。

  “全由我来承担...”男人毫不犹豫的回答我。

  “纤纤,让他见识见识。”见我开口问话,众鬼差齐齐后撤不敢跟我并肩而立。而我则是唤出了顾纤纤。

  “如此,你可愿一力承担?”顾纤纤明白我的意思,带着男鬼进入梦境后问他。梦境中,一个个魂魄被锯子将身体锯开,然后再有旁边的小鬼缝合上,再锯开,再缝合。

  “我愿一力承担!”男鬼鬓角滴落下一滴汗水,然后深吸一口气挺胸道。

  “这般,你可愿一力承担?”画面一变,一个魂魄被固定在床上。一个刀手一刀下去将他开膛破肚,挖出他的心肝扔进锅里开始用滚油炸着。魂魄看着自己的心脏在油锅里沉浮着,张大了嘴巴看着男鬼惨叫着。

  “我,愿一力承担。”男鬼后撤了几步,然后一握双拳咬牙道。如此,画面一变再变,每变一次,场面就会更血腥更残酷。最后男鬼不堪重负跪倒在地,可是当顾纤纤问他时,他的答案依旧是愿意一力承担。

  “官人...”顾纤纤撤了梦境,走到我面前轻轻摇了摇我的胳膊。她的眼中闪出了一丝不忍。

  “问世间情为何物...文书呢?”我摸摸她的头,转身对那些鬼差问道。鬼差闻言,慌忙从怀中掏出刚才的那张文书。

  “直教人生死相许...”我低叹一声,抬手接过鬼差递来的笔,在文书上写下了一个赦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