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84章 良善被人欺
  “亲爱的爱上你,从那天起,甜蜜得很轻易。亲爱的别任性,你的眼睛,在说我愿意......”街边,一个男孩手捧着鲜花,正单膝跪地对着面前的女孩轻唱着这首歌。女孩含羞浅笑着,双手背在身后,就那么看着眼前的男孩对自己进行着表白。男孩眼中流露着深情,女孩脸上洋溢着幸福。

  “老板,来一束花!”我拉着顾纤纤跑到街边的花店,买了一捧玫瑰,转过街角我将玫瑰交到了她的手上。接着我凝聚起道力化出一颗幽蓝心形猛地朝空中一掷,蓝色的心飘荡上半空,悬挂在那里闪烁着。顾纤纤手捧着鲜花抬头看向天空,脸上满是笑意,眼角却是亮晶晶的。我伸手搂住她的腰,抬头朝空中看去。暗中一掐指诀,蓝色的心一化为二,一支箭从两颗心当中穿了过去。顾纤纤将头轻轻靠在我的肩上,一挥手撒出一片桃花瓣绕着心飞舞起来。

  “你,你跑这么快干嘛?”被我甩在身后的许海蓉气喘吁吁的赶了上来。手叉着腰问我。我冲天上挑了挑下巴,然后搂着顾纤纤就那么相拥着朝家的方向走去。

  “谁放的烟花?不怕罚款和拘留?不行,回去得跟那死鬼说说,他还欠老娘一个求婚。嗯,就照着这么来就好。”许海蓉抬头看着空中渐渐散去的心和花,抹抹额头上的汗水说道。

  “唉?你干啥亏心事了怎么想起给我买花?”回到家中,顾翩翩看着我手中的玫瑰有些狐疑的问道。

  “你这娘么越来越难伺候,啥就叫我干亏心事了。”我抬手在她头上乱揉了一番,然后把手里的花递过去道。

  “你叫我什么?你敢叫我娘么?”顾翩翩接过花放到茶几上,然后张牙舞爪的就朝我扑了过来。

  “天干物燥,小心擦枪走火!”颜品茗坐在沙发上,将睡袍的下摆整理了一下幽幽道。

  “关你屁事!”我跟顾翩翩同时回头冲她道。

  第二天早上天下起了蒙蒙细雨,虽然下着雨,可是天气却是闷热难当。我在家里呆坐了一会儿,决定出去走动走动。汗憋在身体里总让人觉得不舒服,走动一下让它出透了反而能畅意一些。撑着伞出了门,琢磨了一下也没啥地方可去。我索性转身朝着店里走去,这一眨巴眼,又有些日子没有去店里了。

  “嗯?鲁阿姨今天没开门?”往常我打鲁阿姨店门口经过,她都会出来招呼我一声。可是今日我却没有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抬头一看,我才发现原来她的店门还锁着。嘴里嘀咕着,我走到自己店门口,蹲身将卷闸门给打开了。屋子里一股子灰尘的味道,看起来似乎有几天没有打扫过了。我拿起抹布,提着水桶走到门口的自来水龙头跟前,打了一桶水后回店开始擦抹起柜台来。

  “喀拉拉!”正打扫着卫生,忽然听见隔壁传来一阵卷闸门的声音。我扔下抹布走出去一看,开门的是鲁阿姨的儿子洪兴亮。

  “喂,兴亮你妈呢?”我冲他喊了一声。

  “啊,小凡哥,我妈在医院呢,我回来拿些钱。”洪兴亮眼眶有些发黑,看来是在医院照顾鲁阿姨熬夜熬的。他回头一看是我,脸上露出一丝勉强的微笑说道。

  “鲁阿姨怎么了?病了?”我闻言连忙追问道。

  “啊,嗯,病了。不过没事,快好了。小凡哥我先走了啊!”洪兴亮走进店里拿了存折,然后返身出来对我说道。存折是鲁阿姨的,让她去办个卡,她总说觉得存折要保险一些。

  “喂喂,哪家医院啊?”我追出去几步问着。

  “没啥事儿,过几天就能出院了小凡哥。”洪兴亮回头犹豫了一下,然后抬抬手对我说道。说罢,转身朝街外走去。

  zj永久{免/`费看6小)A说3

  “这小子,成,等鲁阿姨回来了再说。”我摇摇头,回到店里继续打扫起卫生来。生意是没啥生意,接连几天一共卖了几百块钱的东西出去。做生意是其次,我这几天天天来开门,只是想看看鲁阿姨到底啥病而已。人家对我多有照顾,我寻思着,怎么地也要意思意思给人家一点汤水钱。

  “吱吱!”门外传来一阵吱吱嘎嘎的声音,我叼着烟探头瞅了一眼。鲁阿姨回来了,坐轮椅上被洪兴亮推回来的。看着她脚上打着的石膏,我皱了皱眉。

  “鲁阿姨,你腿咋了?”起身迎了出去,我替洪兴亮推着车,让他先去把店门开开。

  “没啥,自己摔了一跤。听兴亮说,你连着开了几天店了?是不是遇到难事缺钱了?阿姨这里还有点儿,不行的话你先拿去花,兴亮结婚的时候再还都行。”以往鲁阿姨一直关心着我的生机,只要我不开张,她就会数落我。后来知道我不差钱儿,她也就不说了。今天看见一直不来做生意的我忽然做起了生意,她又替我操心起来。

  “没有,就是那天遇见兴亮,他说您住院了。问他在哪家医院他也不说,我就想着在店里等您出院。您这店里太热了,你腿伤了先去我那边凉快凉快。”洪兴亮将门打开,一股子闷热迎面而来。我说话间,将轮椅上的鲁阿姨朝我店里推去道。

  “您最近别开店了,这些您拿着,回头让兴亮买些猪骨头回来炖汤给您喝。伤筋动骨一百天,您得好生养着。不然落下了病根,将来兴亮媳妇一看,婆婆腿脚有毛病,嫌弃您怎么办?”将鲁阿姨推进店里,将空调的温度调低了两度后,我从钱包里拿出1000块钱来塞她手里道。

  “你这孩子,钱好花难赚,自己留着!”鲁阿姨跟我推辞起来。

  “拿着,您好好儿的比什么都好。小时候,我可没少吃您的东西。”我硬将钱塞她兜里说道。

  “哟,躲这里来吹空调呢?老太太,你还是搬了吧啊。不然下次断的,可就不止一条腿了。”正陪鲁阿姨说着话,我拉下一半的卷闸门就被人从外头给推了上去。两个光着膀子,将T恤搭在肩头的混混打外头走了进来说道。

  “您的腿...”听着混混的话,我看了看鲁阿姨的腿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