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85章 很给面子
  “我又没得罪你们...”鲁阿姨紧咬着牙根对那两个混混呵斥道。

  “没得罪我们,可是你得罪了别人啊大婶。好好跟你说你不听,非要人动粗。听句劝吧,再弄下去你落不着好儿。”两混混走到空调跟前,抬头吹着风道。

  “怎么回事?”我起身问鲁阿姨问道。

  “她得罪了人。”俩混混看了我一眼道。

  “得罪谁了?”我转身问俩混混。

  “这个我们可不能告诉你,那人钱财与人消灾。你今天不走,我们明天还来。明天还不走,后天没准你另外一条腿也得断。别逼我们欺负你大婶!”俩混混从裤兜里摸出烟来,点上后对我们说道。

  “小凡哥...”洪兴亮手握着拳头,却被鲁阿姨死死的给拉住了。他咬咬牙,冲我喊了一声。

  “鲁阿姨得罪谁了?”走到洪兴亮跟前,我问他。看他这个样子,似乎是知道一些事情。

  “还能有谁,无非是前些时的那个胖子。他准备盘下几家铺子,然后开一个会所。我妈租期还没到呢,当然不肯让给他。没过两天,我妈就被打断了腿。”洪兴亮很是气愤的对我说道。

  “你小子可别信口雌黄,有证据没?有证据你就去告,被证据就乱说话当心别人告你。正好儿,你是这家铺子的老板吧?找你好些日子了,今天既然遇上了,就把事情给了了吧。给你三天的时间搬家,这排铺子有人要用。给面子的话,大家相安无事。不给面子,这个大婶就是你的下场。”俩混混将身上的汗吹干,套上了T恤对我说道。

  “嘿,面子?你们特么有什么面子是值得老子给的?”我冷笑一声对那两个混混说道。

  “给你们左脸的面子,还是给右脸的面子?嗯?”我走到两人身前,挑着下巴问他们。

  “你什么意思?知道这片儿算罩的么?”两人看着我眼中一闪而逝的凶光,心里有些发虚。

  “给你们左脸的面子!”我一抬手抽在一个混混的脸上。

  “右脸的还要不?”我甩甩手问他们。

  挨打的那货被我一巴掌给扇懵比了,手捂着脸颊直愣愣看着我半天没反应过来。而他的同伴则是挥拳朝我的太阳穴捣了过来。

  “你特么知道...”我一把拿住他的腕子,反手一推他的肘关节。就听见咔嚓一声,关节被我给推错了位。

  “这片儿是谁罩的么?”我接着一脚踹他肚子问道。

  “知道这片儿为啥没拆迁么?”我一巴掌呼扇到他脸上。

  “知道为啥这片儿连个发廊都不敢开么?”我反手一巴掌呼扇到刚给过左脸面子的那货脸上又问道。

  ;最mj新章节r上!t

  “你们啥啥都不知道,也敢出来装B?让你们老大来跟老子说话。一刻钟不到,别怪老子去他家找他。”我拉过一把椅子,横在两人面前喝道。两人互相搀扶着想动,被我拿起手边的鸡毛掸子一通死抽给抽老实了。

  “小凡...”鲁阿姨看着我面目狰狞的样子有些害怕。

  “恶人自要恶人磨,兴亮太老实,他做不成这个恶人。鲁阿姨你别害怕,今天这个恶人就交给我来做。我要看看,到底是谁弄断了你的腿。”鲁阿姨对于我来说,曾几何时就如同是母亲一般的存在。现在她受了欺负,兴亮做不了的事情,便由我来做。

  “还剩13分钟!”我安抚完鲁阿姨,抬起腕子看了看时间道。

  “老大...”两人被我眼中的杀气和手段给震慑住了,随即带着哭腔给他们老大打了个电话。

  “那谁,我铺子这片儿谁特么是领头的?”我冷笑一声,掏出手机给艾义勇去了一个电话。

  “怎么了哥?谁不长眼了?”艾义勇正拿着图纸,绕着我的那座山走着呢。接到我的电话后诧异道。

  “给我把他家找出来!”我咬着牙对艾义勇说完,啪一声将电话给挂了。艾义勇听着我怒气满盈的声音,连忙放下图纸掏出手机打了出去。

  “还有一分钟!”我叼着烟,手里拿着鸡毛掸子轻轻在地上磕打着道。

  “大哥啊,电话我们打了,来不来的,我们也做不了主啊!兄弟手疼得厉害,能不能先让我去医院啊?大哥!”肘关节被我推断掉的那位疼得一阵哆嗦,然后冲我连连躬身道。

  “时间到,他现在就是来,老子也不见了!”看着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刻钟,我起身关上了卷闸门道。

  “嘭嘭!”刚关上门没多久,就听见了捶门的声音。

  “谁,谁特么要见我?”一个粗犷的男声在门外响起。

  “老大,老大快救我们!”屋子里被我控制住的两货一听他们老大来了,顿时如同孩子见了爹似的在那里高声喊了起来。我起身将鲁阿姨推到屋子的角落,示意有些紧张的洪兴亮照顾好她。然后就那么站在那里等着对方砸门。果然,听见屋里小弟的求救,门外一阵嘈杂之后,他们找来了工具开始撬起我的门来。

  “夸啦啦!”一声响,我的门锁被他们给撬开。然后门被拉起来,十几个各式各样的汉子从门外涌了进来。

  “老大,他把小乖的手给弄断了!”见到己方人多,那个左右脸都被我给过面子的货赶紧喊道。

  “马勒戈壁,你也敢叫小乖?”闻言,我反手一鸡毛掸子甩在那个断手的货的脸上,生生在他脸上抽出一道紫痕来道。见我又开揍,已经领教过的那两人齐齐都不敢再作声了。

  “兄弟,你这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啊?”人说打狗欺主,眼下人家的老大心里就有这种感觉。

  “面子?你是要左脸的面子,还是右脸的面子?嗯?”我拿着鸡毛掸子在掌心敲打着,走到那人面前问道。

  “左脸有什么讲究?右脸又有什么讲究?”人家老大咬牙问我。

  “要左脸的面子,老子抽你左脸。要右脸的面子,老子抽你右脸。”说话间,门外停了一溜儿路虎。打车里下了几十号人,其中一个浑身都是腱子肉的大光头对那老大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