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88章 一只大公鸡
  “凡哥,这里是50万,算是那个死胖子赔给这位阿姨的医药费。”第二天一早,虎哥就到了我的店里。从身上摸出一张卡,双手递到我的面前说道。

  “自己去提10万,剩下的交给我阿姨就行了。”我递给他一支烟说道。

  “这不合适凡哥。”虎哥面露难色的对我说道。

  “你是怕艾义勇吧?没事,待会我跟他打个电话。大热的天,不能让弟兄们白忙活。”我笑了笑对虎哥说道。

  “对了虎子,有个事情问你。”推辞了几次,眼看推辞不过,虎哥才将卡揣回了兜里。见他把卡揣回去了,我才开口问他。

  “凡哥有话只管问!”虎哥微微躬身对我说道。

  “那个死胖子,他的那几家店都在哪儿啊?”我将香烟在拇指盖儿上来回敲打着问道。

  “凡哥您想...”虎哥不明白我怎么问起这个来了。

  “我啥都不想,这几天让你的弟兄别去光顾就是了。”我摆摆手提醒了他一句。闻言,虎哥连连点着头。

  “那个啥刘市长吗?哈哈哈,猜猜我是谁?”把虎哥告诉我的地址一一记下,等他走后我拿出手机就给刘建军打了过去。

  %|永,#久%…免费YV看小说

  “特么的,老子正开会呢。啥事?”刘建军在那头压着声儿说道。

  “老子要举报非法容留妇女卖银...”我对着电话嚷嚷开了,完了把虎哥留下的地址给报了过去。

  “你说咱们竞选文明城市,这种不文明的地方是不是应该取缔啊?你别说有难度啊,当心本官向圣上参你一本!”我挠挠头,接着对刘建军说道。

  “你特么...老子去会上布置一下。你特奶奶的,整天就知道没事找事。”刘建军闻言咬牙切齿的对我说道。

  “呵呵呵,死胖子!”挂了电话,我靠在藤椅上吸着烟笑道。

  “本市新闻报道,昨夜警方在全市范围内进行了一次突击扫。黄行动。其中问题最大的,当属我身后的这家名为别有洞天的休闲娱乐会所...据悉,该会所老板因为非法容留妇女卖银,已经被警方依法拘留。后续的报道,本台将在以后的节目中陆续为大家进行报道...”第二天的午间新闻,让我感到很欣慰呀。

  今年夏天的雨水适中,既不会引起洪涝,又能让干涸的土地得到有效的滋润。眼看着稻田里的稻子开始弯下了腰,颗粒也渐渐饱满起来,种庄稼的农民满心期待着。这种稻米是新品种,拿到市场去卖,可以卖到3块多钱一斤。他们开始盘算起,今年能有多少收入来。

  “哪个天杀的...我的稻子...”可是一夜之间,山坳间的那一片良田边被摧毁殆尽。一垄垄的稻子被踩踏得不成样子,即将成熟的谷粒儿洒落得遍地都是。稻田里残留着无数只硕大的脚印,看起来就跟是家禽类的脚被放大了无数倍一般。农户蹲下身子手捧着稻粒欲哭无泪的嘶喊着。眼看着就要有收成了,可是谁能想到一晚上的功夫就被毁了。

  “咯咯咯!”农户们把情况反映到了乡里,可是乡里除了口头上安慰几句,也没有什么实际上能解决问题的办法。农户们没办法,只有先各自回家,等着上边看看能不能多少给点补贴。夜里,大家早早的就躺下了。稻谷都被毁了,没人有心思走家串户扯淡吹牛。大家决定躺床上强迫自己睡觉,睡着了心里还能好受一些。半夜的时间,已经被毁坏的田地里传来了一阵咕咕声。在月光的照耀下,一只浑身雪白,鸡冠子血红欲滴的大公鸡出现在那里。低头啄食了几粒稻谷,它昂首挺胸朝前度着方步。

  “呔,站住!”一个手提着通体血红的花灯的小丫头兀地出现在公鸡身后,嚷嚷着就朝它扑了过去。公鸡正安逸地啄食溜达着,猛然间听见身后的动静,脖子上的毛一炸,撒开腿就朝前头跑去。

  “呼,呼,臭公鸡你站住!”小丫头手提着灯笼追赶下去,一边喘着气一边嚷嚷着。越嚷嚷,那只白公鸡就跑得越快。跑着跑着,眼看身后的小丫头就要追上来了,公鸡扑扇着翅膀变大了一倍撒丫子继续逃逸起来。

  “又来这一招?今天非逮住你不可。”小丫头气喘吁吁的看着前头步子越迈越大的攻击,嘴里嚷嚷着一抖手将花灯抛了出去,然后一个纵身站在花灯上朝着大公鸡就追了过去。大公鸡回头咕咕咕一阵叫唤,撒开翅膀又变大了一倍埋头一通疾奔。所过之处,田地里的泥土跟那些稻穗儿被踩得一阵四散飞扬。

  “你给我站住...”小丫头双脚在灯笼上一踢,将灯笼朝前踢出,整个人一个前空翻双腿在空中捣腾几下追上灯笼站在上边继续狂追下去。

  “这...这是连一点儿稻子都没打算给我留下啊?”在家里寻思了一夜,有农户决定第二天去田地里把残存的稻子捡回来。可是等他来到田埂上,瞅着如同被犁过一般的田地长叹道。

  “这又没有天灾,粮食怎么就被祸害没了?一定是有人使坏。现在的人,恨不得别人家的锅破掉才好。”众农户凑到一起,决定去乡里找乡长去。不管是什么原因,乡里总要给庄户人一个明确是说法吧?是遭了灾,得让大家明白这是什么灾。是遭了人祸,总得揪出个人来负责不是?大家辛苦种田地,粮食不能就这么白白糟践了。

  “大家堵在乡里也不是办法啊,具体的情况乡里已经向市里反映了。过几天专家就下来了,到时候就会给大家一个交代。”乡长拿这事也没办法,天知道大家的粮食是怎么没有了的。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市里派人下来处理了。

  “好不容易今年没有那么多的雨水,眼看着乡亲们能有个不错的年景。查,给我查。遭虫了还是遭病了,要具体到什么虫,什么病。要是有人刻意害人,抓!”刘建军在会议上怒不可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