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89章 鸡名啃得
  “咯咯哒,咯咯哒!”我隔着老远,运起开眼咒盯着那片稻田。稻田正中央一团阴气上涌,然后一只通体雪白,鸡冠血红欲滴的公鸡从里边度着方步走了出来。怪不得市里派农业专家下来,也找不到确实的症结呢,原来是这只冥鸡在搞鬼。

  “咯咯咯,咯咯哒!”公鸡抬起一只爪,做金鸡独立状站在那里四下打量着。月光映照在它身上,反射出一团惨白的光。公鸡打量了四周片刻,才将那只抬起的爪放下。爪子抓进地里,往身后一刨,然后低头在地上啄食着残存的稻谷来。

  “嗯?”我正琢磨着待会该怎么逮住这只鸡的时候,远远就瞅见一个提着红色花灯的小女孩儿正蹑手蹑脚地朝鸡屁股后头摸去。

  “小乖?”我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女孩儿是谁。正是一直陪在孟婆身边,把我当作父亲对待的小乖。

  “噗!”小乖一个前扑扑了个空。

  “咯咯哒!”公鸡撒丫子就开始狂奔起来。

  “我今天非捉住你不可。”小乖起身拍打两下身上的泥土,提着花灯就追了出去。

  “咯咯咯...”公鸡从我身前狂奔而过。

  “啊呼,啊呼,啊呼!”小乖喘着粗气紧随其后。

  “小乖!”我起身喊了一声。

  “爸爸?”小乖闻声脚下一个急刹车,然后喘着气看着我惊喜的道。

  “爸爸帮我捉鸡!”小乖跑到我身前,扯扯我的裤腿说道。她的小脸胀得通红,鼻翼两边还有细微的汗珠。

  “没问题,看爸爸的!”我摸摸她的头,示意她到一边歇着。

  “纤纤!”我朝前快跑几步心中默念。

  “呜嗡!”顾纤纤一个闪身抱住我往公鸡逃逸的方向抛去,然后一个纵身紧随在我身边。一道风声响起,我俩便并肩奔着那只鸡而去。

  “咯咯咯哒!”公鸡一扭头看着空中的我们,嘴里咕咕了两声兀地身形变大了一倍,撒开丫子就朝前头提速而去。

  “漫天花雨!”顾纤纤一抬手,漫天的花雨飘洒着就拦住了公鸡的去向。公鸡想要冲过去,却是被那些花瓣割掉了几只羽毛。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它接着一个转身就改变了方向。

  I$

  “正气八方!”我掐动指诀在公鸡的前方布下一个八卦阵,无数剑气往返穿梭不停,将那只公鸡打得咯咯咯一阵惨叫。

  “大王,饶命啊!”公鸡见逃之不得,一转身冲我口吐人言道。

  “昂...”瞅着眼前这只雪白的公鸡,我无言以对。

  “大王,本鸡块儿小,禁不住您和夫人三两口就没了。您就把小的当个屁,给放了吧?”公鸡眼珠子滴溜溜转着,说话间就悄然朝后退去。

  “你再跑,信不信我真把你炖了?”我冲它挑挑眉毛警告道。

  “爸爸好棒耶!”小乖提着灯笼赶了过来,看看那只雪白的公鸡,然后拍着手欢呼道。

  “你追它做什么小乖?”我见公鸡不敢擅动了,这才抱起小乖问她。

  “下边好无聊的爸爸,前些日子我偶然遇上了它。看着卖相还不错的样子,所以就决定捉它回去当个跟班啊,或者坐骑什么的。”小乖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搂住我的脖子道。

  “这样啊,那鸡,你的造化来了。我闺女想要收你当坐骑...”顾纤纤刚才一记漫天花雨,仅仅只是让这只鸡掉了几根羽毛。这鸡还有没有别的本事我不知道,可是单凭皮糙肉厚,耐揍这一点,小乖有了它安全系数也要大上那么几分。一念至此,我抱着小乖走到那鸡面前对它说道。

  “休想本鸡给你做坐骑,本鸡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公鸡歪了歪头,瞅了瞅小乖后一昂首道。

  “纤纤,收拾柴火,准备炉灶咱们喝鸡汤。”我冲那鸡挑了挑眉毛道。

  “呸,本鸡不发威,你当我是鸡崽子?”公鸡被逼急眼了,脖子上的毛一炸,眼瞅着整只鸡的体型就以几何的速度增长着。少时,就鸡如巨灵神,我如孙悟空那般大小。

  “咯咯咯...”鸡变大了,昂首一声鸡鸣。一道声波迎面而来,直震得顾纤纤和我怀里的小乖一阵神魂不稳。鸡鸣之时,诸鬼辟易,想不到这货还有这一手。见状,我运起道力帮顾纤纤和小乖稳住神魂,心里头则是对这只鸡的兴趣更大了。

  “咯咯?”那鸡一声长鸣,低头一看顾纤纤她们居然无事。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子纳闷,然后抬起鸡爪就朝我们踩踏了下来。

  “剑分阴阳!”送上门来坐骑,我可不能让它给跑了。心里寻思着,我放下小乖双手各祭出一柄心剑。双剑合一对着那鸡就斩了下去,这一斩我用了5成的功力,心里想着只要不把这货给秒了就行。

  “大王饶命...”公鸡眼看着剑光划破天际朝自己斩了过来,立马儿变回原样朝我求起饶来。

  “做我的坐骑就让爸爸饶了你!”小乖适时发话。

  “不是做跟班么?”公鸡还想讨价还价。

  “那我待会喝鸡汤算了!”小乖小嘴一撇道。

  “坐骑就坐骑,大王且收了你的神通吧。”那鸡眼看剑光就要及身,慌忙在那里高喊一句。

  “不是威武不能屈么?”闻言我收回几分劲道,将剑刃搭在它的咽喉处问道。

  “不,本鸡决定识时务者为俊杰。”那鸡低头瞅着自己咽喉处的剑刃说道。

  “嗯,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坐骑了。以后在外边要是有人欺负你,就报我的名号。奈何桥小乖奶奶!”小乖一个纵身翻上鸡背,抓住它脖子上的羽毛坐稳后说道。

  “我该给你取个啥名呢?总不能就叫你鸡呀。小白?婆婆有条狗已经取了这个名儿!”小乖托着下巴在那里琢磨起这个问题来。

  “不如,叫你啃得?”我挑挑眉毛道。

  “大王,啃不得...”鸡脖子一缩连忙说道。

  “嗯,就依爸爸的,以后你就是我奈何桥小乖奶奶的坐骑...啃得鸡!”小乖拍拍手,就把名儿给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