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92章 震怒
  “快来人啊...”自家男人出去了一天也没见回来。女人琢磨着,就算是去市里,路上不耽误的话有个半天时间也够了。等到傍晚,还没见男人的身影,打电话也不接。女人坐不住了,决定沿着山路往外找找。最近天热,她担心是不是男人在路上中暑了还是怎么地。出了村子,顺着路往前找了几里地。女人在一处水洼里发现了男人的身影。男人趴伏在地,身上脸上全是擦痕,一条腿反曲着,身前还有一道深深的轮胎印。女人上前将男人抱在怀里,放声呼喊起来。

  “左肋断了两根,左腿骨折,其他的倒没有太大问题。”好不容易喊来了人,大家伙儿合力把男人送进了医院。等片子拍出来之后,医生拿着片子找到家属对她说道。女人虽然看不懂片子,但是医生的话却让她悬着的心落了下来。骨头断了可以再接上去,只要命保住了就行。

  “肇事的车你们找着没?”医生将片子放好随口问了女人一句。

  “没有!我到的时候路上就他一个人,只是看见有一道车轮印从他身上碾过去。”女人摇摇头道。

  “要不还是报警吧,虽然不一定能找到那辆车。可万一要是找到了,你家男人的医药费就有着落了。”医生好心提醒着女人道。肇事车要是找着了,医院用药也就好用了。

  “嗯,谢谢你大夫。”女人想想也是,找着了自己男人的医药费就有着落。实在找不着,就当自己家命中要折这笔财吧。

  “这事儿难办,乡下地方,一没监控,二没个目击者的。光凭一道车轮印,怕是很难找到肇事车辆。”这是交警给予女人的答复,女人闻言略微地有些失望。

  “不过我们会尽力的,你放心,只要找着肇事车辆,我们第一时间通知你。”见女人露出了失望的神情,一个刚入行不久的年轻交警立马接口道。刚入行都是踌躇满志的,过个三五年,人也就学会面对现实了。

  “我这是...”等女人在街上买了点藕粉什么的带去医院,丈夫已经醒过来了。大脑受过震荡,他还有些摸不清头脑的样子。

  “你被车撞了,还好命大只是断了几根骨头。想吃东西不?医生说让给你吃点有营养的流食。过几天我给你煨排骨汤喝。”女人看着丈夫额头上的汗水,将病房里的吊扇转速稍微调快了一些道。

  “我被车撞了?嘶,扶我一下。”男人脑子有些发懵,他尝试着想挪动一下身体好让自己躺得舒服一些。才一动,却是牵扯到了伤处。抬手扶着头上的纱布,他重新躺倒在床上对正在用开水冲泡着藕粉的妻子说道。

  “你肋骨断了两根,别乱动,老实躺着。”女人见状赶紧放下茶缸,过来对丈夫愠怒着道。

  “我被车撞了,我记得我从家里出来......”男人咬牙忍着疼,老实躺在那里开始努力回忆着自己出事的那一幕来。

  “把摩托车扔水库去。”第二天大早上,村委会里,支书正对一个壮实的汉子说道。

  “别呀,这车我才买俩月...”壮汉闻言有些舍不得,7000来块钱的东西,才骑了俩月就扔水库?他还没到那么奢侈的程度。

  “你想被人查出来就留着,不然就扔了。这些钱你拿着,等风头过了你再去买一辆。”支书拉开抽屉,从里边拿出一万块钱来扔给壮汉道。

  “这使不得,帮支书办点小事,哪能收钱呢。”壮汉眼神一亮,手里死死拽着那一万块,嘴里却是连声推辞着。接连推辞了两次,壮汉也就半推半就的把钱给揣裤兜里了。

  “记住啊,马上把车给扔了。”壮汉临走的时候,支书还不忘叮嘱他一句。

  “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扔了。”壮汉骑着摩托朝前出溜着道。

  “扔?我磨合期还没跑完你就让我扔?顶多这段时间老子不骑车了。嘿嘿,赚了一万块,晚上找隔壁村王寡妇耍耍去。”壮汉将车骑出去老远,然后拐了个弯朝家里驶去道。

  “大嫂你这是做什么?”刘建军回家吃过午饭,又稍事休息了半个小时就驱车回到了市府。才从停车场出来,远远就看见一个妇女头顶着烈日跪在市府的门口。任由武警还有市府工作人员怎么劝说,她就是不起身。刘建军迈步走过去,蹲下身子问那妇人道。

  “300万补偿款,嗯?发放到下面,你们知道农民拿到手了多少么?”下午市府临时召开了一次全体会议,会议是由刘建军住持召开的。而在主席台上,还坐着一个穿着朴素的妇女。刘建军解开一颗衬衣的扣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后问下边的人。

  “每户,150块!”刘建军冷笑了一声,抬手做了个手势对大家说道。

  “不可能吧?”底下的人一听当时就在那里窃窃私语了起来,整个会场当时就响起了一阵嗡嗡声。

  “觉得很不可思议?不仅你们觉得不可思议,我也同样觉得不可思议。这得多大的胆子,才敢去贪墨农民的这笔钱?我记得我的一个朋友说过,当今之世,比官更坏的,是那些吏!说这话的人,你们当中可能也有人认识。他就是程小凡。以前我对他这番话持保留意见,可是今天我要说,我赞同!”刘建军咬着牙在台上大声说道。

  最新qg章{节s上

  “这位嫂子的丈夫,是准备进城来对我们反应情况顺便打听一下,这次市里到底下拨了多少补偿款。好,好得很呐,人家前脚出门,后脚就被车给撞了。值得庆幸的是,他的性命保住了。”刘建军指了指身边的妇女对着台下怒声道。

  “查,彻查到底。乡长参与了撤乡长,镇长参与了撤镇长。全都参与了,那就一个不留一撸到底。程小凡同志的那番话虽然片面了一些,可是拿在这件事上来说,他没有说错。”市委书记闻言一捶桌子怒道。

  “这件事,市纪检委不要参与。我会申请省纪检委亲自调查。省纪检委要是差不清楚,那就请中纪委下来。总有个说理的地方,总会有一个能说理的地方,也应该有一个能说理的地方!”刘建军一摔杯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