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95章 咫尺天涯
  “喂,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什么时候来过我们这里?你怎么知道厕所里没有护栏的?”方便完,从厕所里出来,夏语帘走到等候在外的安懒懒面前问她。

  “我说我今天是第一次来你信么?”安懒懒揉了揉眉心反问道。

  “切,你是不是跟我们这里的汉子偷偷约过?好你个安懒懒,偷偷约汉子居然不顺道去看看我?”夏语帘闻言面露不信,伸手箍住了安懒懒的脖子逼问着她。约汉子和约妹子,现如今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前提是你要么钱多,要么嘴甜,要么身体好。

  “我哪有约!”别看安懒懒平常大大咧咧的,可是在男女之间的事情上,她算得上是一个小心谨慎,并且比较保守的姑娘。闻言一瞪眼,拧着夏语帘的胳膊为自己辩解起来。

  “那你怎么好像对我们这里很熟悉的样子?”夏语帘将胳膊松开,然后问道。

  “我真的不知道是为什么,如果我说,走在街上我会忽然觉得自己曾经来过这里,你信么?刚才,我甚至觉得自己去过那家超市。而且我还知道,2号收银台的左下角缺了一块漆。”安懒懒抬手指着马路对面那家灯火通明的超市对自己的朋友说道。

  “不可能吧?你别吓唬我懒懒!不行,我要去看看。”夏语帘闻言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道。好朋友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很清楚,她相信安懒懒不会隐瞒她任何事。就算是跟汉子约了,那也是可以拿出来分享的话题。既然她说了没来过,那就一定是没来过。但是没来过,这些事情她又是怎么知道的呢?她很希望超市2号收银台根本就没掉什么漆。可是带着好友等红绿灯的时候,她的心里莫名的又升起一丝紧张来。隐隐的,她觉得2号收银台那里真的会缺一块漆。

  “我们回去吧懒懒!”两人进了超市,夏语帘一眼就看见了2号收银台的左下角那里被补上了一块巴掌大小的新漆。漆虽然被补上了,可那不恰恰证明了之前那块地方真的是缺过一块么?夏语帘身上打了个冷颤,一把搂住了安懒懒朝超市外边走去道。

  “没事没事,不想那么多了。咱们回去洗个澡,然后你给我说说,这一年你都干了些啥!”伸手拦了辆的士,夏语帘带着好朋友坐上去不停地安慰着她。这种事情她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看着好朋友沉默的样子,她只有用语言来安慰一下了,具体的解决办法她也没有。

  “老实说,你交男朋友没有?”回到家,两人洗完澡后躺在床上,夏语帘努力将话题往轻松的方向扯着。

  “没有呢,帅的不敢交,矬的我又不乐意!”安懒懒扯了扯睡裙的带子低声道。

  “为啥?帅的不敢交?你这是什么逻辑!”夏语帘闻言有些诧异的问道。在这个看颜值的时代,还有人拒绝帅哥的?

  “帅的女朋友太多,心不定,我可不想到最后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矬的嘛,你懂的了,总得找个带得出去的吧?光问我交没交,你呢?你就没出去勾搭两个?”安懒懒抬手在夏语帘的胸前掏了一把笑道。

  )永)久☆A免w》费看小说L0

  “切,我才不着急呢。我妈急,老是托人给我介绍对象,就跟我嫁不出去似的。”见好友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夏语帘终于是松了一口气。抬手回摸过去,两人在床上打闹起来。

  “你才22呢,阿姨怎么那么着急?”打闹了一阵,安懒懒喘着气问道。

  “我家你也是知道的,我很小的时候父亲跟人走了......是我妈一个人把我养大的。她这辈子啊,尽在担心我了。这不是想我早些找个对我好的男人嫁了她才能放心么。”夏语帘轻叹一声道。

  “那也太早了点,22岁,多玩几年再说。结婚了生了崽,就成黄脸婆了。”安懒懒打了个哈欠笑道。

  “你才黄脸婆,我水嫩着呢...”夏语帘抬手拧了安懒懒一把。

  “给我看看,哪里水嫩了?”于是,两人又打闹成一团。

  “明天带你去公园啊?懒懒?懒懒?这人,还是那样,说睡就睡了!”两人聊了一会儿,夏语帘躺了一会儿问身边的安懒懒。喊了两声没得到回应,她侧头一看,然后摇摇头替好友把毯子搭上道。

  在夏语帘的家里待了一周时间,两人才依依不舍的约定,来年的暑假再会。乘坐高铁回到了家中,又给好友打电话报了个平安,安懒懒草草吃过了晚餐便上床躺着了。

  车马劳顿了一天的安懒懒,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梦里,她仿佛正穿着一袭长衫在车水马龙的街上游荡着。走着走着,她觉得眼前的这条路有些熟悉。又朝前走了一段,她终于隐约想起这个地方到底是哪儿了。夏语帘的家不正是在这里么?停下了脚步,她抬头朝上看去,夏语帘家的烟道正呼呼往外冒着烟。她的妈妈,正一边拿手绢擦抹着汗水,一边用锅铲在锅子里翻炒着什么。嗅了嗅,安懒懒似乎闻到了烟油当中那股子糖醋排骨的味道。

  “这孩子,睡一头汗,也不知道开空调!”安懒懒被母亲给吵醒了,睁眼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才晚上7点。母亲拿来纸巾替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然后才转身朝客厅走去。

  “语帘?”等母亲带上门后,安懒懒拿起手机打给了夏语帘。

  “怎么了懒懒?是不是想我了?”电话那头的夏语帘娇声说道。

  “你家,晚上是不是吃糖醋排骨了?”安懒懒低声问了一句。

  “咦?难道我妈的手艺已经高超到这种地步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家晚上吃的糖醋排骨?我妈还说呢,本来是买来做给你吃的,谁知道你说走就走,只好便宜我了。怎么样?走后悔了吧?”夏语帘在电话里笑道。

  “我做梦,看到阿姨在烧糖醋排骨......阿姨擦汗的手绢,是不是蓝底子印白花的那种?”安懒懒接着问道。

  “懒懒...你别吓唬我,你到底怎么了?”安懒懒的一席话,直说得夏语帘后脊梁一阵发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