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00章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啪啷!”晚间,夏语帘的母亲担心两个孩子饿。刻意给她们炖了红枣莲子羹。才接过碗没吃两口,安懒懒的身体就是一阵抽搐。手中的碗滑落在地摔了个粉碎,莲子羹撒了一地。

  “怎么了?怎么了?”正准备洗漱睡觉的夏阿姨听见响声赶忙小跑了进来。

  “没事阿姨,没事,刚才一阵头晕把碗给摔了...”安懒懒觉得自己的体内似乎被抽离了一丝什么东西。那种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她摇摇头,蹲下身子想要去捡地上的瓷碗碎片。

  “别动,小心割了手。碗摔了没事,岁岁平安嘛。懒懒啊,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夏阿姨赶忙阻止了安懒懒的动作,转身去厨房拿来扫帚和垃圾铲打扫着道。

  “不用了阿姨,我没事了。您放着,我来打扫吧。”安懒懒看着撒了一地的莲子羹,有些赧然的起身道。

  “唉,休怪贫僧心狠。”目送那个凄凄惨惨戚戚的的遗魂被阴差赶来带走,小气和尚合十叹道。

  “事情都办完了?”两个阴差带着一缕不全的遗魂向我交差。我看了遗魂一眼后问道。

  “回大人,办妥了!大人的好友,着实有些手段,大人似乎是白担心了一场。”两个鬼差对我齐齐躬身道。

  “白担心总比他力有不逮出事的好,辛苦了,你们退下吧!”我摆摆手,对面前两个鬼差说道。

  “喂,我是慧通,你朋友应该是没事了。”做完了手头上的事情,小气和尚犹豫了半天,才决定给夏语帘打这一个电话。这个姑娘很缠人,他不想跟她再产生任何的纠葛。但是不打这个电话,他又有些担心对方一直这么悬着那颗心。

  “和尚,你说的是真的?辛苦辛苦呀,明天我带你去玩呀?”夏语帘接到了小气和尚的来电,显得异常的开心和兴奋。

  “额,贫僧决定今晚歇息,明日便返程。女施主好意,贫僧心领了。”小气和尚匆匆说完,随后一咬牙将电话给挂断了。若说他对女施主没有半分好感,似乎也不是。只是他明白自己是什么人,刻意去疏远人家罢了。和尚也是人,没有成佛之前,也是会有杂念的。可是成佛,这似乎是一个不可能达成的目标。

  _更¤i新最;快上“

  “死和尚,以为这样就能躲开我?我每天去庙里等着你。”22-3岁的姑娘家,正是春心萌动的时候。加上小气和尚颜值还不错,我曾经说过这货长得跟辩机似的。好吧,当然我也不造那个辩机到底是啥样,只是从书里知晓他似乎长得还行。反正两个都是和尚,也都长得不错,所以干错就用辩机来形容他算了。

  “你想干嘛?你消停点吧姑奶奶,刚才阿姨还托付我帮你找对象呢。这要是知道你要去约和尚,她还不打断你的腿?”安懒懒闻言一把拉住夏语帘的胳膊低声说道。

  “和尚怎么了,和尚也是可以还俗的。等本小姐把他追到手,过个把月他脑袋上的毛儿长起来了,谁知道他以前是干嘛的。真是,哎呀,缘分这个东西谁能说得清楚呢。”夏语帘双脚在那里一阵前后摆动着说道。

  “你,你真是无药可救了。”安懒懒摇摇头对闺蜜道。关于感情上的事情,谁也不好去过多的干涉。是苦是甜,只有让当事人自己去感受一番才能知道了。

  “我的姑奶奶,你这是准备干啥?昨天才回家,今天又出去?你这来回折腾着,你不累啊?”第二天一早,夏语帘就对母亲说要送安懒懒回家,然后顺便在她家住几天。她的母亲一听,当时就拧了她一把问道。

  “送她回去啊,顺便玩几天再回来。没准路上遇到个高富帅,从此你家闺女就走上人生的巅峰了呢?”夏语帘可不管母亲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往旅行箱里塞了几套衣服之后,拉着箱子就朝门外走去道。

  “等会儿,个死孩子,出门不带钱啊?”女大不中留,见拦不住,夏语帘的母亲喊住了闺女,然后朝卧室里走去道。

  “你别拿钱了阿姨,我们有!”安懒懒知道夏语帘家的经济情况,见状打了声招呼,赶忙拉扯着夏语帘朝门外跑去。朋友去自己家玩几天,还得她妈妈给钱?那也太砢碜人了。安懒懒家虽然不是什么富豪之家,但是给好朋友出了往返的路费,再招待她一番的钱还是随时都拿得出的。

  “哎,哎...这俩孩子...”夏语帘的母亲手里拿着1000块钱赶出来的时候,夏语帘她们已经跑到了楼下。看着很是要好的两人,她妈妈只有轻轻摇摇头任由她们去了。

  “方丈大师...”小气和尚回到寺庙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一路颠簸劳累,他的精神有些萎靡。才走到寺庙门口,就见执事僧在那里合十相迎着。

  “入寺说话,外边酷暑难当,就不要行这些虚礼了!”小气和尚抖了抖被汗湿的僧袍,迈步朝院内走去道。

  “这两日不在寺院,可有为难之事?”走入静室,打开空调,小气和尚坐到蒲团上问道。

  “无事!”执事僧闻言轻轻摇头。

  “方丈,方丈,寺外有两个女施主找你。”在静室歇息了片刻,正准备翻阅佛经之时,一个知客僧快步走了进来报道。

  “女施主?两个?说贫僧不在!”小气和尚略一琢磨,赶紧起身道。

  “啧啧啧,和尚,你打诳语了哟。”没等小气和尚躲出去,就见夏语帘背着手闯了进来,嘴里还啧啧有声的在那里说道。

  “是不是忽然觉得有句俗话特别有道理?”绕着静室走了一圈,夏语帘忽而问道。

  “敢问女施主,是哪句俗话?”小气和尚深吸一口气反问道。说话间他抬眼瞥了夏语帘一眼,紧接着又匆匆垂目低头不敢再看。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啊!”夏语帘走到他的跟前,蹲身朝上看着小气和尚低垂的眼帘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