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11章 去熊本
  “据被捕的日本人说,日方好像在收集童男童女,准备进行一场什么仪式。老沈,楚老,你们几位怎么看?”各国的特殊部门都有自己的一套审问办法,那两个日本女人终究是熬不住,然后把消息给泄露了出来。魔都市局不敢擅专,急忙将人押去了帝都,并且把情况汇报到了中南海。中南海里,一号正召集各部开着会,想要在此事上征询一下他们的意见。

  “来而不往非礼也,前些时犬子大婚,也是有鬼子找上门来。当时我就说了,我们会派人过去会会他们。正好,趁着这次机会,派遣高手过去灭一灭鬼子的傲气。”楚老爷子顿了顿手里的拐棍高声说道。

  “高手!”一号闻言笑着看了看一旁的沈从良。

  “老沈,你就别藏着掖着了,把你们那的第一高手派出去吧?”有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对沈从良笑道。

  “老沈,难道要我开口你才舍得?”一号找补了一句。

  “天组,愿意派出程小凡前往日本。”沈从良抬头看了看身边这群大拿,然后开口说道。

  “国安派上官牧,黄苹,阿瑞斯三位同志。”国安部的头头紧跟着发话了。

  “其他各部门呢?”一号闻言又问。

  “兵在精而不在多,有这四位我想应该足够了。加上当地国安的同志,应该可以完成这一次的任务。人少,事成之后撤离起来也没那么多困难。”有人在一旁说道。

  “一群老狐狸,合着今天就惦记着坑我们国安和天组来的吧?”国安部的一把手闻言端起茶杯忿忿道。

  “有你们就够了,去那么多人,鬼子也不会管饭不是?”有人闻言接嘴道。

  “那就暂时这么定下来吧,其他部门的同志要全力配合这几位同志,然后要抽调人员,随时准备支援。对外,这件事我们假装不知道就行了。”一号靠在椅子上轻声说道。

  “噢我的朋友,我现在入伙了。”接到了命令,我跟家里打过招呼之后立马就前往了魔都跟上官会和了。让我没想到的是,阿瑞斯如今也成为了国安的一员。

  “你看,我的朋友,这是组织上给我的奖励。真是太棒了,它的出现让我研制出了一种新型的粉末。改天让你见识见识它的威力!”阿瑞斯跟我拥抱了一下,然后一抖手从袖口滑落出一小瓶赤红色的粉末,将其托在掌心送到我的面前他挑着眉毛道。

  “辣椒粉?”见他得瑟的样子,我也挑动着眉毛反问道。一句话问完,就看见阿瑞斯的脸红得如同辣椒粉一般了。

  “真是一个没有见识的人!我神奇的阿瑞斯,怎么会有你这种朋友。”他将手中的水晶瓶揣回去放好,然后摇头叹息着。

  “咱们又要合作一次了!”上官牧跟黄苹走过来,先后跟我握着手说道。

  “合作愉快!”我笑着对他们说道。

  “这次我们打算从哪里下手?”坐到沙发上,我问上官牧道。

  “应该是从熊本县开始。”上官牧递给我一支烟答道。听他这么一说,我就知道这事儿肯定是楚老提出来的。因为楚连生结婚那天,他就曾经对那个日本妞说过,总有一天会派人去熊本县会会他们的。只不过跟当初他说的略有差别的是,楚家并没有人参与这次的行动。不过这也是在情理之中,楚家除了楚连生还算能打之外,其他的人基本都指望不上。让那些人出去找人晦气,十有八.九会有去无回。而楚连声已经被定为楚家的下一任家主,这种危险程度很高的任务,楚老爷子绝对不会让他去执行的。

  “熊本啊,是不是那个拉面总店的所在地?”我似乎在某个旅游节目看过这个地方,闻言问上官牧道。

  “就是那个地方!”上官牧知道我说的拉面店,点点头,将打火机递到我的面前说道。

  “准备怎么弄?”我将烟凑过去点燃了道。

  “随意,这就是上头的命令。没有必须完成的任务,只需要让他们觉得痛就行了。”上官牧将打火机收回去对我说道。

  “哈哈!”闻言我笑了一声,这个命令我喜欢。

  “阿瑞斯你怎么入伙了?”跟上官牧聊了一会,我又问阿瑞斯。

  “稀缺的配方和药剂把我勾引进来的。没办法,靠我一个人,不知道哪一天才能够恢复家族的荣光。”阿瑞斯转身对我耸耸肩道。这也是一种无奈,他肩膀上的压力太大了。家族的荣光,这副担子不是靠一个人就能扛得住的。

  “好吧,我能理解!”我起身拍拍阿瑞斯的肩膀道。对于一个加入国安的前外国人来说,今后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你的脸...”出发那天,我将面庞改变了一下。因为当天在楚连生的婚礼上,那个熊本樱曾经见过我的面相。这次去她的地头,鬼知道会不会在半路上遇见她。我觉得既然去找事,那就要学学人家当年那样。打枪的不要,悄悄的进村。在尽量不暴露的情况下,搅它个天翻地覆。

  “不要奇怪,他有很多张脸备用。”见过我易容的上官牧闻言对阿瑞斯说道。

  “噢,真是神奇的...”阿瑞斯准备说神奇的程小凡,话到嘴边,他觉得这个称号不能送给别人,然后把后头的话给咽了回去。

  “日本的女人,牙真难看!”下了飞机,阿瑞斯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额,你盯着人嘴看干嘛?”闻言我低声问他。

  “你懂的!”阿瑞斯冲我挑挑眉毛。

  “什么就是我懂的?我啥都不懂,你这个凑流氓!”我瞥了瞥打身边经过的一个少妇,完了冲阿瑞斯竖了竖中指道。

  “你们...果然成为朋友是有道理的!”上官牧瞅着我跟阿瑞斯来了句。

  N最m-新¤章Ax节上《U

  “噢,别这样上官,我们不也是朋友么?”阿瑞斯一伸手,搂住上官牧的胳膊笑道。

  “不,回去我就要跟你们断交。”上官牧冲我们挑挑眉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