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12章 行动开始
  “你的爷爷,当年可是大日本帝国的勇士!他死在支那战场上,我们这些老朋友都觉得很遗憾。”乡野之地,一处小别墅里。一个满脸老人斑的老头儿,正轻抚着熊本樱的肩膀将嘴凑到她的后颈处说道。

  u:永久免iZ费看小说B`

  “刚正爷爷,请不要这样!”熊本樱感受着后颈上那一股子炙热的鼻息,轻轻摆动了一下身子说道。熊本刚正,是当年跟熊本樱的爷爷一起入伍的。两人在军队里,也算是建立了不错的交情。熊本樱的爷爷被楚老爷子一刺刀捅死在战场上,遗留在他身上的那柄刺刀,还是他给带回国的。

  “你就给我吧,这么多年,你们家要不是我照顾着,哪里会有如今的这种生活?当年你的奶奶,就很会侍奉人。你们家的一切,都是她用自己的身体从我这里换走的。知道吗?只要你给了我,我可以对上级建议提拔你做黑龙会熊本分部的负责人。到那时候,你们家必定会辉煌起来。你的爷爷,也算是死得瞑目了。”熊本刚正一把箍住熊本樱的身子,然后探手从她的和服领子那里摸了进去。

  “你胡说,我们家的生活,当年是奶奶替人浆洗衣服换来的。”熊本樱反肘一下击打在熊本刚正的肋部说道。

  “哼...”熊本刚正被打得跌到在榻榻米上。这还是熊本樱想避免把关系搞得太僵而手下留情了,不然这一下这老货起码要断一两根肋骨。

  “刚正爷爷,我先回去了!”熊本樱一拢和服的领子,起身踩着木屐踏踏踏地就跑出了门外。

  “哼,迟早要睡了你!”榻榻米上,熊本刚正捂着生疼的肋部面色阴沉的说道。

  “混蛋...”跑出了熊本刚正的宅邸,熊本樱咬着牙回头低骂了一句。她在祈祷,祈祷今晚这个老东西就猝死在家。不然以他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性格,自己迟早会沦落在他的榻下。熊本樱并不是一个什么贞洁烈女,她只是觉得跟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做那种事情,很让人恶心罢了。她也知道,熊本刚正在黑龙会熊本分部是很有权势的一个人。自己惹不起他,也躲不起。

  “这老东西还真会享受!”因为这一次我们有具体的刺杀目标,而且这里位处于乡野,所以就不需要黄苹利用电脑入侵对方的系统来协助我们了。我跟上官牧负责干掉那个逃脱了应有制裁的老鬼子,阿瑞斯则是将车停在远处,随时准备接应我们。上官牧掀开屋顶的一片瓦,往下边瞅了一眼之后抬头低声道。

  “享受?享受啥!”闻言我急忙俯身凑过去看。榻榻米上,一个黄土都埋到额头上的老头儿正趴在一个奶妈身上嘬着,看着他那一身的老人斑,我只觉得有些想吐。看着奶妈那娇弱的身子,我特么又有些羡慕。

  “你奶奶的,这是准备死之前还吃顿饱饭上路的节奏?”我伸手掀着屋顶的瓦片,嘴里忿忿道。

  “额,你咋了!”上官牧拍拍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然后眨巴眨巴眼问我。

  “没咋,就是有些羡慕嫉妒恨!弄死他个狗,日,的!”我三两下掀开一个尺许见方的空档出来,一个纵身就跳了下去。上官牧张嘴想招呼一句,我却是已经下去了。摇摇头,他只有无奈的起身准备随着一起下去。

  “你干嘛?”不等他跳下去,我已经扳住那老货的脖子扭了个嘎嘣脆。顾纤纤将我托举上房顶,我瞅着上官牧问道。

  “这么快?”上官牧看着下边死了的老头,和被吓得昏死了的奶妈揉揉鼻子道。

  “毫无挑战性,杀完收工。”我拍拍手,将身上的挂钩钩住钢索,脚下一使劲便滑了下去道。

  “毛毛躁躁的,你等我会儿!”上官牧看着脚下的那些瓦片,摇摇头蹲身一一盖了回去道。

  “什么?刚正爷爷被人杀了?”夜半时分,在家久久不能入睡的熊本樱接到了一个让她幸喜若狂的电话。不过她的脸上虽然喜笑颜开的,可是声音听起来却是有一股子难以置信和悲伤的感觉。

  “是的,上边决定,这件事由你来负责调查。整个熊本分部的人手,暂时全都由你调度。”电话那头一个低沉的声音对熊本樱说道。

  “好,我一定不负重望,找出杀害刚正爷爷的凶手。”熊本樱闻言激动得身子有些发抖。那个老头真的死了,而且自己还被委任为调查此事的主要负责人。要是干好了,说不定自己可以借这次机会成为熊本分部的正牌负责人呢。

  “奶奶,我陪你喝一杯吧!”将笼龛打开,露出里边奶奶的遗像。熊本樱拿出一瓶清酒倒了两杯后说道。

  “熊本刚正死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当年一起出征的,没剩下几个咯。”次日,一家居酒屋里,三个老头凑在那里一边喝着酒一边感慨道。

  “是啊,要是说起来,这辈子我最引以为傲的事情,就是当年势如破竹为大日本帝国开疆裂土之事了。只是可惜,唉......”一个老头从碗里夹起一块关东煮长叹一声。

  “可惜啊...”此言一出,当时就引起了另外两个老头的共鸣。

  “如今支那发展迅速,再要想重现帝国之光,还不知道要到哪年哪月咯!”老头们一阵长吁短叹。

  “我们这辈子是,怕是再也看不到了。只是期待我们的后辈们,可以完成我们没有完成的事情。为了我们的后辈,干杯!”一个老头端起面前酒杯,对同伴们示意道。

  “为了我们的后辈,干杯!”三个人使劲撞了一下酒杯,然后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噢,日本的女人!”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外晃荡着起身,一巴掌拍在一个正在上菜的店员的屁股上。女人被袭,脚下一个踉跄将托盘里的酒菜摔到了身边那三个老客的脚下。

  “对不起,对不起!”店员觉得很委屈,但是没办法,道歉是必须的,这是规矩!

  “美国人?”三个老头看了看那个老外,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噢,是的。我的爷爷,嗝...当年在你们国家扔下了一个小男孩!轰...”金发碧眼的老外团起拳头,然后猛然张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