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19章 楚白羊
  “小凡哥,你好,我是楚白羊!”一个看起来跟我年龄差不多的青年挤了过来,使劲握住我的手自我介绍着。

  “白羊?”我纳闷着,好端端一清秀的人儿,怎么就取了白羊这个名字。

  “嗯哼,他出生的那天老夫做了个梦。梦里有一只白羊冲我咩咩着,于是老夫就做主,给他取了这么个名儿。”楚老爷子轻咳一声在一旁解释道。

  “他算是楚家孙字辈儿里,比较长进的一个了。”末了,楚老爷子还找补了一句。

  “小凡哥,啥时候教我揍人呗?”楚白羊将我拉到一边,低声对我说道。

  “揍人?”闻言我挑了挑眉毛。看来,这个清秀的骚年心里,也有一颗动粗的心啊。于是我心中琢磨着。

  “你堂堂楚家子弟,揍人还用得着亲自动手?”我手搭着白羊的肩膀低声问他。

  “揍人亲自动手才有意思不是?老让别人动手,瘾他们过了,最后那锅还得我来背,那多亏的慌。”白羊偷摸着塞给我一盒特供,然后挑着眉毛说道。

  “嘘,别声张,我从爷爷哪儿偷拿的。”白羊紧接着叮嘱着我。

  “你想学啥?”拿人的手短,完了我问他。

  “就学你跟瑶姨打架时候的那些个,我要是学会了,四九城儿哪个纨绔能是我的对手?我将成为新一代的京城四少,哦呵呵呵!”白羊抬头看向窗外,挑着眉毛YY起来。

  “整天儿就琢磨这些个,让你跟你二叔下去锻炼锻炼,就说你身体不好。说起打架,你身体就倍儿棒了是不?”一不小心,白羊的话被楚老爷子听了去。一个爆栗敲打在他头上,老爷子唾沫星子横飞的训斥起来。

  “再打就傻了,只是说说而已。”白羊手捂着头回头辩解道。

  夜间,宴设楚家正厅。一共五桌,除了四大家的代表之外,一号也抽空来坐了坐,发表了一番简短的贺词。在坐的除了四大家的那些老油条们,也就属我还能把持得住了。至于上官牧他们,则是面红耳赤,纷纷起身宣誓表起了忠心。见了一号激动,也是情理之中。想当初我第一次见的时候,也是这个揍性。现如今不过是见得多了,心里才能够淡定一些罢了。

  “嘘,嘘,小凡哥!”饭后,在楚家陪着大佬们聊了会儿天,我们就起身准备告辞。才走到门口,就瞅见白羊躲在一边冲我连连招着手。

  “干嘛?”我走过去问他。

  “长夜漫漫,难道小凡哥不想找点乐子?”白羊冲我挑着眉毛贼笑道。

  “乐子?大宝剑?没意思!”我托着下巴亦对他挑动着眉毛道。

  “这就别怪做弟弟的说你了,你好歹也是咱楚家的贵宾,好歹也是我二叔的伴郎。怎么一说乐子,你就想到那个事情上头去了呢?我白羊请你找乐子,会带你去那些个没有档次的地方?”白羊将我拉扯到一边压着声儿说道。

  “那还有什么乐子可找的!”我摸摸鼻子问道。

  “成,你说吧,想玩个模特,还是玩个良家?看你这憋屈的样子,一门心思就想着大宝剑了。做弟弟的今晚就满足你的愿望,说吧,大胆说出来。小明星也是可以的!”白羊咬牙切齿的对我说道。

  “说个大宝剑,怎么还把你给说急眼了呢?那你说的乐子是什么?”我瞅着他那副面红耳赤的样子,不由得忍俊不禁道。

  “带你去酒吧玩儿,我知道有个地方,那里有个歌手还挺有点味道的。”白羊说起这个,兴致就起来了。

  “味道?哪里有味道!”我逗他道。

  “你真是没有文化的人啊,跟我来吧,你见了就知道我所言非虚了。纯,那叫一个纯。”白羊挥手招来一辆红旗,拉扯着将我往车上带去道。

  “喂,喂...”见我被拉扯上了车,黄苹紧喊了两声。

  V

  “我们回去休息,他估计被白羊拉去嗨了!”上官牧拍了拍黄苹的肩膀说道。

  “嗨?那为什么不喊我们一起去?”阿瑞斯闻言问道。上官牧对他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不知。然后跟黄苹并肩朝前走去。

  “不能停止我对你的爱...”酒吧里的人神多,白羊似乎经常来这里的样子,一进门就有人将我们领向了靠近舞台的一处贵宾席。才坐下,酒水就一通好上。有俩妹子想凑过来黏糊黏糊,却被白羊挥手给赶走了。一个看起来很是清纯的妹子,眉间带着一丝愁绪在那里开始演唱起来。

  “你真不解风情!”我拿起面前的酒瓶看了看,尼玛通篇的洋文。摇摇头放下,我靠沙发上对白羊说道。

  “哥,你不至于饥渴如斯吧?要不我把她们叫回来?”白羊把酒打开,给我倒了半杯后说道。酒是他自带的,上次没喝完给存这儿了。他坚信,这里的老板没那个胆子敢置换他的真酒。

  “我特么就是说说,这是你说的那个歌手?唱得挺不错啊!”拿起酒杯呷了一口,我将其放到一边问小弟要了杯白水喝了起来。

  “不错吧?我老欣赏她了。要不是最近爷爷管得严,我能天天来捧她的场。”白羊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叼了支烟在嘴角说道。

  “你捧了人家多少钱?”我从他兜里摸出一支烟点上道。类似于他这样的人,捧妹子大约都应该是千万起步吧?我心里琢磨着!

  “没多少,我是个很低调的人。先后...能有4-500了吧!”白羊一句话让我呛得直咳嗽。

  “咳咳咳,堂堂楚家的子弟,出来捧妹子捧了4-500。是元呐?还是万呐?”我端起水杯喝了两口,平息了一下咳嗽后问他。

  “元...很稀奇么?告诉你,真正有品质,有素质的土豪,是不会跟土鳖似的把钱不当钱的。我们的钱,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哥哥!”白羊白了我一眼在那里说道。

  “例如你这样的?”我冲他挑着眉毛道。

  “例如我这样的!”白羊很是得意的道。

  “你真够凑不要脸的!”我找补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