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21章 B人姓张
  “那谁,我问你啊,你是哪个总啊?”十来个马仔,说实话如今我料理起来真的不费什么力气。没过多一会儿,地上就躺倒了一片。白羊见状拍拍手,假装都是他打倒的一般走到被按倒在地的张总跟前居高临下问他道。

  “鄙人姓张...”事情发展到现在,张总就是再蠢,也知道眼前这位不是什么普通人了。普通人出门能带这么多的保镖?普通人的保镖身上能带枪?他瞥了一眼警卫腰间不经意露出的枪套,咽了口口水赔笑道。

  “B人姓张...原来是张B人!松开他,咱们慢慢儿聊。这四九城儿,据说张B人你玩儿挺溜啊?”白羊挥了挥手,示意警卫们将那张总松开。完了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瞅着他问道。

  d最=*新章1节上;●

  “不敢不敢,请问公子是?”张总揉着肩膀从地上爬起来,连连躬身道。

  “我特么让你起来了么?不敢?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这地界儿上,敢跟你斗的人还没出生,这话是你说的吧?自己吹出来的牛B,你特么跪着也要给老子把它吹圆咯。”白羊一脚踹张总的肚子上,直接将他踹成了一只虾米。末了儿,这货还轻抚着手上的扳指冷笑不止道。张总挨了一脚,顺势又那么跪了下去。倒不是白羊这一脚的力气有多大,只是张总觉得眼下不跪,待会儿很有可能自己躺着被人抬出去。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想法,他假装白羊这一脚踢疼了他的样子皱眉捂着肚子轻轻哼哼着。

  “菡儿,你别走,过来陪哥聊几句!”见张总跪下了,白羊脸上这才露出满意之色。一回头,正瞅见李续爱提着演出服的下摆准备撤。摸摸下巴,他冲人姑娘招手道。李续爱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在酒吧老板的陪同下走了过来。张总他们都惹不起,这位爷玩儿张总跟玩儿孙子似的,他们就更惹不起了。惹不起又躲不了的情况下怎么办?除了从之外别无他法。

  “这位...爷...”酒吧老板带着李续爱走到白羊的跟前,想了半天也没想好应该怎么去称呼他。双手在衬衣上搓了搓,连连点头就叫了一声爷。礼多人不怪总归没有错的,哪怕对方的年龄比他小得多。

  “他咋欺负你的?”白羊从兜里摸出烟来问李续爱,酒吧老板见状连忙掏出打火机帮他把烟给点上。

  “他说要睡了我们家菡儿,还说四九城儿没有他睡不到的女人。噢,前天还摸了菡儿的屁股......”虽然正面刚不过张总,可是落井下石总是会的。眼瞅着嚣张跋扈的张总如今跟孙子似的,酒吧老板岂能不趁机踩他一脚?事实上他不仅踩了,还往油锅里添了勺水。

  “呵呵呵!你特么当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一勺水下去,白羊这口几近沸腾的油锅当时就炸了。将手里刚抽没两口的烟摁在张总脸上,他咬牙切齿的说道。

  “老子喜欢的...嗯哼。老子捧的女人,你特么也敢起歪心思?四九城的女人想睡就睡?你特么以为你是谁?老子都不敢装这么大个B。”白羊说着话就觉得一阵口干舌燥,左右寻摸了一下,一个小弟很有眼力的端来一杯水送他手上。咕咚两口喝下去,才算勉强压制住了心里头那股子邪火。

  “算了,你滚吧!”白羊将手里的杯子放下,脸色阴晴不定的朝着张总瞟了半天。然后靠坐在椅子上挥挥手道。

  “啊?”张总原以为自己今天不被打死也要送掉半条命,听见白羊让他滚,他心里居然生出了一股子不敢置信的感觉。

  “10...9...”白羊没有搭理他,只是抬手轻剔着指甲倒数了起来。

  “唉,唉,我滚,我马上滚!”张总麻溜儿地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就朝门外跑去。至于那些个被打伤了的马仔们,尼玛爱谁谁吧!

  “少爷!”一个警卫轻摸了摸腰间的枪套走过来俯身道。

  “干嘛?我们是文明人,文明人办事要有理有利有节。去,查查他的公司。明儿拆个违建啥的,也算是为京城建设做贡献了!”白羊瞪了那警卫一眼,然后翘着二郎腿将嘴凑人耳朵边上道。

  “那啥,菡儿,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请你宵个夜呢?”张总走了,也没啥热闹可看了。眼瞅着白羊不是那么不讲道理,客人们又陆续从边边角角的地方走了出来回到了座位。此时,白羊则是起身对李续爱躬身抚胸道。

  “我待会还得去医院送饭,真的不好意思了。”李续爱深呼吸几口,控制住心中的担忧后鼓足了勇气拒绝了白羊的邀约。闻言,我不由得抬头多看了这个姑娘两眼。多好的一个鱼跃龙门的机会,她居然放弃了?

  “是你家里人生病了?我可以帮忙转到京城最好的医院去的。”白羊同样也是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姑娘。虽然他没有暴露真实的身份,可是看这副做派,只要是不傻的姑娘,相信都不会去拒绝的吧?

  “不是,是我的一个客人。他是为了我才受伤的,我不能就这样让他一个人躺在医院里。”李续爱摇摇头道。

  “是昨天被打伤的那位,白老板!”酒吧老板连忙在一旁对白羊说道。

  “他不是老板,就是一个普通的白领。”李续爱接着道。

  “我再问你一遍,今晚能荣幸的请你吃宵夜么?想好了再回答,这或许是这辈子,你能翻身的唯一机会。”白羊双手背在身后,朝李续爱靠近两步又问道。

  “不,我要去送饭!”李续爱身子颤抖了两下,脚下后退两步依旧倔强的道。

  “你...”白羊眼中闪过一丝恼怒。

  “嗯哼,花前月下之事,也得讲究个你情我愿。强扭的瓜,不甜!”我摇摇头,心知白羊这是纨绔脾性要犯了。起身轻咳了一声,我背手朝门外走去道。

  “你...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算了,强扭的瓜不甜。唉,哥你等等我。”白羊见我走了,一跺脚对李续爱说着,转身就朝门外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