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30章 尿床
  李超恋爱了,很多人在这个炎热的季节也都恋爱了。当然有恋爱的,自然就会有失恋的。有句话说得好,谁的现任不是别人的前任呢?张季林就是属于失恋的那个阵营,谈了两年的女友,谈到后来谈到了别人的床上。这让他觉得很是抑郁,人一抑郁就想找点事情发散发散。或者喝闷酒,或者出去溜达,或者找个没人的地方哭上一场。张季林就是属于那种心里有事喜欢四处溜达的人。

  “唉...老子哪点儿对不住她?”叼着烟,手里提溜着几罐啤酒,张季林一屁股坐在街心花坛上哀叹道。抹了把脸,他昂首灌了两口酒看着街上的车来车往。他极力想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想要麻醉自己,让自己从这件事的打击中走出来。

  “回去咯,拜拜!”几罐啤酒下肚,张季林打着酒嗝从花坛里起身,对着脚下的那些个花花草草们挥手致意道。翻过了护栏,他走在马路边上,就那么朝家的方向走去。这人喝多了啤酒,尿就多。走没多远,张季林就觉得一股子尿意涌了上来。前后看了看,时近子夜,街上的行人不多。找了个僻静的墙根,拉开拉链对着那儿就呲了起来。少时尿罢,连打了几个冷颤之后,他才惬意地转身朝前走去。一道车灯闪过,墙上留着一片尿渍。尿渍顺墙而下,淌到了地上。

  回到家中,张季林脱掉身上都汗湿了的衣裳跑去卫生间,打开莲蓬头就准备冲个凉。一身汗的他,站在莲蓬头下边尽情地仰首让那股子有些温热的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可是冲着冲着,他就觉得有些不对。水,怎么就这么臊呢?睁开眼一看,莲蓬头里喷出的哪里是水,分明是一股子微黄的尿液。

  “呕,噗!”关掉莲蓬头,张季林赶紧退了出来。想起刚才自己似乎还张嘴接了几口,手指抠进了喉咙挖了两下,蹲在马桶跟前干呕了起来。吐了好一会儿,他怎么琢磨也琢磨不透这事儿。心里寻思着,要不要再把莲蓬头打开看看?或许是自己喝多了酒眼花了呢?试探性的将开关打开,张季林断定了自己刚才是眼花了。因为此时从里边喷出来的,是白花花的水而并非是微黄的尿液。

  “看来以后这酒得少喝。”重新站到莲蓬头底下冲洗着身体,张季林心中如此想道。洗完澡后,张季林蹑手蹑脚的走进卧室倒在了床上。他没打算把自己失恋的事情告诉家里,就算告诉了也于事无补,而且还拉着全家人都跟着难受。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折腾了一会儿,在酒精的帮助下他总算是沉沉入睡了。睡了没多大会儿,张季林就做了个梦。梦里张季林觉得自己还没有回家,依旧是在街心花坛那里喝着酒。

  “回去咯,拜拜!”他觉得自己是在做着一件重复的事情。依旧是沿着那条路朝家里走着,依旧是走到那个地方,觉得尿急。依旧是站在那个角落,往墙上呲着尿。一股子温热过后,又是一阵冰冷的感觉传来。张季林醒了,他觉得自己的裤衩湿漉漉冰凉凉的,伸手一摸,一手的水。将灯打开一看,一床的尿。26岁了,自己都26岁了,居然还尿床?张季林起身将凉席掀开,卷成一卷往卫生间走去。他要洗刷洗刷,然后晾一晚上总能干了吧?

  “儿子,你这是?”换了裤衩,洗干净凉席,再拿墩布将床下的尿渍擦了个干。这时间也就到了凌晨2点多。拖着疲乏的身子回到房间,他就那么倒在光溜溜的床板上酣然入睡。一直到第二天,他的母亲将他从熟睡中喊醒。

  “昨天喝多了点,完了给吐床上了妈!”张季林是打死也不会对妈妈说他尿床了,翻身从床板上起来,他摸了摸后背上被硌出来的印记说道。

  “你这孩子,不能喝酒以后在外头别喝。”母亲又是心疼,又是埋怨的说了一句。

  “我去上班了!”洗漱之后,张季林眼中带着血丝朝门外走去道。

  “你不吃早饭啦?”母亲从厨房里追出来问道。

  “不吃了,没胃口。昨天的活儿还没干完,我今天去赶赶工做完再说。”张季林打着哈欠对母亲说完,朝楼下走去。去了单位,他的精神很有些萎靡不振。人的精神不足,办事的效率自然也就低下。整整一天,他不但没有把昨天落下的活儿补完,当天的活儿反而是又欠下了。

  Iz1正版X首e{发T

  “心里有事?放你两天假,在家里好好休息。你这人来了也是干不出活儿。”老板瞅见张季林面前堆积着的图纸,摇摇头对他说道。

  “妈,我每天后天休息。”张季林也觉得自己应该休息两天,他也知道自己的状态,已经不能胜任目前的工作了。他要尽快的调整过来,然后以一种全新的姿态重新投入到工作中去。女朋友没了,可以再找。工作没了,再想找个这么合适的活儿可就困难了。回到家里,张季林装作很高兴的样子对正在厨房熬着绿豆汤的妈妈说道。

  “是吗?那好,你可以睡两天懒觉了。”母亲用围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探头出来说道。

  晚饭,是凉拌面条加冰镇绿豆汤。大热的天,人们没啥胃口吃那些大鱼大肉的东西。吃完之后,张季林陪着母亲看了会儿电视,然后起身回了房。昨夜没睡好,他决定今天补补觉。

  “儿子,儿子?你...”一夜无梦,按道理来说应该是睡得很好的。可是张季林被妈妈喊醒之后,却是觉得四肢乏力,头晕目眩的。

  “怎么了?”打了个哈欠,他问妈妈。

  “你尿床了...”妈妈指着张季林身下的凉席对他说道。

  “啊?...”张季林低头一看,然后满面羞愧的起身,在抽屉里拿了一条干净裤衩朝着卫生间跑去。

  “这孩子,这是怎么了?多大个人了,还尿床!”母亲目送着儿子进了卫生间,这才轻笑一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