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32章 杀手
  “鲁阿姨,您觉得腿脚怎么样?好些没的?”天儿热,回家就吹空调。吹久了吧,身子骨就觉得有些不得劲。左右是无事,我决定每天去去店里。路上出出汗,把体内的寒气给逼出来,完了权当是锻炼身体了。接连几天,也不知道夏天是不是没人挂,总之我店里的生意差得很。昨儿一整天,也就一个年青人到我这里买了些香烛纸钱什么的。除此之外,我是半点儿东西都没卖出去。鲁阿姨依旧是坐在轮椅上,白天在自己店里忙活着。晚上则是到我店里帮忙看店,顺带着吹吹空调。

  “好多了,这几天没之前那么疼了。”鲁阿姨摸了摸伤腿对我笑道。

  “您能歇着就歇着,钱赚不完的,身体重要。”我推着轮椅将她推进店里,把空调打开后说道。大热的天,正是干洗店的淡季,没事吹吹空调多好?

  “闲不住啊,忙了半辈子,你让我闲着我觉得浑身都不得劲。反正活儿也不多,我收捡收捡铺子也是好的。你这孩子,也不知道节约,大上午的开个什么空调呢。”虽然手里多了几十万,可是鲁阿姨素来节省惯了。看了看正往外冒着冷气的空调,她有些心疼电费。铺子里的空调,可是按照商业用电来算钱的。

  “那以后你自己注意着点儿,要是觉得热什么的,就自己过来把空调打开。反正我店的钥匙你也有,别把自己给热着了。我跟你说啊鲁阿姨,热中暑了进医院的钱,够您吹一年空调了。”我摇摇头,有些无奈的对鲁阿姨说道。

  “知道了,你这孩子啊,有时候比我们家兴亮还细心。”鲁阿姨有些感动的对我说道。

  在店里守了一天,还好,今天卖出去一个花圈,算是把电费给挣回来了。到了傍晚,我决定回家。店门我没有关,留着门好让鲁阿姨待会忙完到店来休息。跟她打过招呼,又嘱咐了已经回家的兴亮一句后,我这才趿着人字拖往家走去。

  “官人小心!”正走着,冷不丁听见顾纤纤急声示警。随后我就觉得身子被人一推,脚下踉跄了两步歪靠在墙上。

  “砰啪!”一声枪响传来,子弹擦着我的肩头打进了墙里。一股子刺鼻的硝烟和粉尘飞溅得我半片脸都是。

  “啊...”枪响,人们还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内陆的人,平常没见过这玩意,所以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也是正常。等到人们看见墙上迸裂开的那个碗口大的枪眼儿,这才惊慌失措起来。人们一乱,我就更不能分辨出枪是从哪个地方打来的了。

  “官人找个地方躲起来,妾身去把他给揪出来。”有人对我开枪,想要了我的命,这无疑是触动了顾纤纤的逆鳞。她将我扶起来,安置到前方拐角处后一个闪身就不见了人影。而我,则是抬手摸了摸肩头的伤,冷笑一声给自己加上了护身咒。

  “打偏了,快走,不要耽搁,下次再找机会!”汽车站中央的那个高达十多米的钟楼上,两个枪手正忙着拆卸枪支往身边的皮箱里装着。枪案,在中国是重案中的重案。他们知道很快当地的警方就会蜂拥而至。现在不走,耽搁下去想走都走不了。

  “幸田君,我们分开走。”一个五短身材,唇上一抹黑须的中年男人提着装好枪械的皮箱快步朝钟楼下走去道。

  “啊...”不等他话音落地,忽而就见整个人翻过了栏杆,朝着地面坠落了下去。一声骇然的惊叫之后,砰地一声摔了个脑浆迸裂。

  “中村...”幸田看着摔成大字形的中村,扶住栏杆惊呼了一声。随后,他就觉得后脑一痛,整个人就昏倒在地。

  “我抓了一个活口,在车站钟楼这里,官人快来!”我正顺着顾纤纤消失的方向寻找着,脑海中便传来了她的呼喊声。闻声我迈开大步朝着钟楼方向跑去。

  “好像是倭人,这个叫幸田,被我扔下去摔死的那个叫中村。”等我赶到,顾纤纤急忙迎上来对我说道。

  “日本人?”闻言顺着楼梯朝上边跑去,不多会儿,我就看见了那个昏迷之中的幸田。

  “谁让你们来杀我的?”这是在刑警队的讯问室里,我第N次问幸田。枪击案,直接惊动了省厅。因为涉外,又让他们觉得这件事有些棘手。用刑,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妥当的。反倒是我,没有他们这么多的顾忌。将屋里的警察都赶了出去,我决定亲自审审这个日本矬子。

  “你不用白费力气了,我是不会说的。你等着吧,我们失败了不要紧,会有人前赴后继的来要你的命。”幸田双手被反铐在身后,挪动了两下身体后他对我张嘴笑道。

  “索得丝内!”我点点头,走到他的身后说道。一言既出,矬子回头看着我,顾纤纤也在一旁看着我。

  “嗯哼,说得是内!你们会前赴后继的过来,那么你知道我会怎么做么?”我躬身从矬子身后问他道。

  》}3H首发Nb

  “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一直杀到,你们不敢来了为止。当然,你们不敢来,不代表我不敢去。我劝你还是招了吧,招了,我给你一个痛快。”我伸手拉住矬子手上的铐子对他说道。

  “大日本...”不等他说完,我提着手铐猛地往上一拉。喀拉一声,矬子的双肩当时就脱了臼。

  “你看,一不小心把你的胳膊给弄折了。真不好意思,我们泱泱华夏,素来是礼仪之邦。要不,我给你安回去吧。”我按住他的肩胛骨,手上一使劲又给他安了回去道。

  “喀拉!”安回去之后,我又一提手铐,再度将矬子的肩关节给卸了。如此往复了十来次,他终于是吃不住痛,闷声呻吟了起来。

  “官人,要不我去捜他的魂...”顾纤纤在一旁跃跃欲试着。

  “别急,我还没玩够。敢对我开枪,不把他玩残我对不起程小凡这三个字。”我伸手抓住矬子的头发,盯着他的眼睛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