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33章 逼供
  “他在里头干嘛呢?”讯问室里传出一阵阵的惨叫声,直让守候在外的众人觉得自己似乎来到了渣滓洞。齐齐打了个冷颤后,有人问背手而立的刘建军。我被人打了冷枪,虽然没打着,但是他的心同样也一直悬在喉咙口。发生了这种事情,别人可以不来,他却不能不来。因为他要亲眼看看我,到底是不是安全的。

  “他在里头干嘛,今天都由着他。”刘建军背手站在门口,握了握拳头道。

  “只是,事情涉及到日本人...”有人心里有些惴惴,似乎生怕我把人家打死了,然后惹出什么外交纠纷来。

  “日本人?就算是日本人,到了我们的国家,触犯了法律也照样要受到惩处。现在不是几十年前了,你在怕什么?怕人家从卢沟桥再打进来一次?”刘建军这还是第一次冲同僚发火。

  “老刘,我知道你跟他关系不错。我这不是随口一说么?怎么说得我跟汉奸似的?我是在担心,万一把事情搞得无法收拾,帝都那边怕是不好交代啊。”人家摇摇头,凑到刘建军跟前低声道。

  “这一晃,都快半夜了。你以为,事情过去了这么久,帝都方面会不知道?普通的枪击案或许省厅会先压着不往上报,可是这件事牵涉到了程小凡。谁都不敢瞒,谁也没有那个胆子去瞒。帝都方面要是有什么说法,早就打电话下来了。到现在不闻不问的,就是将这件事全权交给程小凡去处理了。大家都回去吧,省厅的领导同志们也都回去吧。先回去休息,我想明天早上这件事就会有说法了。”刘建军伸手从兜里掏出烟来点了一支,然后搬了把椅子坐在讯问室门口对众人道。他决定在这里守一晚上,话是那么说,啥事都由着我,可是真要在公安局里打死了日本人,这话儿到时候怕是两国之间又得一扯了。你说他是恐怖份子,那大可以当场击毙啊,带回公安局给打死了算是怎么一回事?

  “刘市长,要不您回去休息,我在这里守着吧!”秘书见刘建军没有离开的意思,连忙走过来躬身说道。

  “你守着没用,你劝得动他?别到时候人没劝成,反而自己也被揍了。回去吧,明天早上记得给我带早餐。对了,身上有烟没?留我一包!”刘建军对秘书摆摆手说道。秘书见他执意如此,连忙小跑着出去买了两盒烟和一小盒巧克力。

  “刘市长,晚上吃点儿巧克力,能顶顶饿!”将东西塞刘建军手里,秘书说完就走。他知道再不走,刘建军就该掏钱给他了。平常也没个机会跟领导套套近乎,今儿就趁这个机会给人留个印象吧。

  “这小子,跑得倒挺快!说得我们公安局,就请不起一顿宵夜似的。唉?得福的,老领导给我来一块呗?正好嘴里没什么味道。“许海蓉走到刘建军身边,目送着他的小秘书离去后笑道。

  “都给你,拿去长肉吧。”刘建军把一小盒巧克力全塞许海蓉手里说道。他决定,明天等小秘书来了,再一起把钱给他。

  “我不怕长肉!”许海蓉如此说着,接过了巧克力三两下拆开包装剥了一颗放进了嘴里。

  “我是日本国民,我是日本国民......”幸田双手被铐在身后,双肩关节处已经肿起来老高。此时他被我放倒在地,正惊骇的看着我将一张张纸巾往他的口鼻上蒙盖着。他一边挣扎着不让我把纸巾蒙上去,一边高声在那里呼喊着。

  “可惜,这里不是日本国。你叫吧,你今天叫破大天,也没人来救你。”我一手捏住他的下巴,将他的脸固定住,一手拿着纸巾往他口鼻上覆盖着道。这一招是我从电视里学来的,反正就是憋人,只要不把他憋死就行了。让他在生死之间来回这么挣扎着,那种滋味,应该很酸爽吧?我心里琢磨着,伸手把放在旁边的矿泉水拿了一瓶过来。

  “我再问你一次,谁派你来的?你们来了多少人?安全屋在哪里?”我将瓶盖拧开,往幸田脸上倒了一些水问他道。水将幸田脸上的纸巾打湿,慢慢将他的口鼻罩了个严实。我已经可以很明显的看见他的呼吸,将脸上的纸巾弄得起伏不定了。

  “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你就等着...”幸田知道不说或许还能留条命,一旦说了,没准我会一不小心弄死他。死咬着牙关,他瓮声对我说道。不等他说完,我抬手就把整瓶的矿泉水给倒了下去。水将幸田脸上的纸全都打湿了,纸张塌陷下去,堵住了他的鼻孔和口舌,让他再也不能自主的呼吸。

  “10,9...”稍等了一会儿,看着幸田的脸开始变成猪肝色了,我心中开始默数起来。10个数数完,我这才伸手揭开了盖在他脸上的纸巾。

  {☆n正版首发,

  “嘶呵...”幸田双眼向外凸起着,脖颈上的青筋暴起,张大了嘴在那里喘息起来。

  “说不说?再不说,我会多加5秒!”我开始拆着手中的纸巾包问幸田。

  “你就等着...”幸田喘息着,努力让自己的肺部能够吸进去更多的空气。

  “那就开始吧,你非要把自己弄死,那我就成全你。反正,你也不是第一个死在我手里的日本人。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我开始将纸巾摊成正方形,慢慢覆盖到他的脸上道。

  “咚咚咚!”这一次我没有在倒水之前问幸田问题,而是将纸巾覆盖好后,直接就把水给倒了下去。

  “招了吧,招了我就把纸揭开。”看着幸田鼓起的眼珠子和眼球上凸显出来的血丝,我点了一支烟看着他说道。幸田的双腿开始在地上来回蹬着,然后从裤裆里传来一股子骚臭味。见状,我叼着烟将他脸上的纸巾给揭了下来。

  “嘶...呵...嘶...呵...”幸田的肺部开始出现了杂音,他长大了嘴不停地呼吸着。少时,就那么仰面呕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