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34章 逼他反水
  “送医院,他估计是肺水肿了!”这家伙也算是个死硬派,撑到如今硬是半个字都不说。我打开门,对门外的刘建军招呼了一声。幸田还不能死,活着的幸田比死了的幸田更有价值。

  “你怎么人家了?”刘建军本来寻思着呆会进去劝劝我,可没成想,还没等他进去,人家就被我给整出来了。看着地上不住抽搐着的幸田,他扔掉了手里的烟蒂问我。

  “没怎么,就是请他喝了两瓶矿泉水。”我耸耸肩对他说道。

  “赶紧送医院抢救...”刘建军摇摇头,对在场的警察们喊道。

  “田中死了,幸田还活着。不过他受到了中国人的严刑逼供,昨天晚上被送到医院抢救去了。看样子,他没有泄露我们的秘密。”市区内一幢废弃的单身职工宿舍里,在顶楼最靠里的那间屋子,聚集了4个人。他们手里捧着泡面,正吸溜溜吃着。天,已经是亮了。而同伴的消息,也被他们给打听了出来。

  “不见得,你觉得他要是没泄露,中国人会那么好心把他送医院去治疗?”有人对幸田到底招没招,心存疑问。

  “可他要是真出卖了我们,诸位觉得我们现在还能在这里吃泡面么?话说中国的泡面为什么实物跟包装上的不一样呢?”一个日本人看着外包装上的那一大坨肉,又看了看叉子上那粒跟黄豆差不多大小的肉粒说道。

  “或许是人家想守株待兔,看看我们还有没有后援呢?要知道,中国人狡猾狡猾的。总之,大家在接下来的行动中一定要多加留意。一有风吹草动,马上撤离。”同伴放下泡面,走到门边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后说道。幸田被送去医院抢救,而中国方面似乎对于这次的枪击案并没有以往那样重视,甚至连新闻里都没有报道。这种反常的表现,让他很有些惴惴不安。他不知道在平静下边会隐藏着什么。

  “此言有理,大家都当心一些。别忘了会长的话,就算是玉碎,也不许泄露任何有关于组织的信息。”一个留着小胡子的日本人沉声环视着众人道,看起来,他应该是这几个人当中负责的那个。

  ;

  “你们不能这么审人,这样会把人弄死的...”医院里,医生给幸田上了呼吸机,然后对前来守护的许海蓉他们说道。

  “日本人,昨天的枪击案你应该听说了吧?他干的...”许海蓉看了医生一眼,然后冲床上的幸田挑了挑下巴说道。

  “直接弄死算了,送医院来干嘛?这不是耽误工夫么!”医生闻言态度立马来了个360度的转变。说着话,将手上的文件夹一合,转身就准备朝外走。

  “我们还需要从他嘴里获取一些东西,所以你们必须全力以赴把他给治好,这也算是为案子出力了吧。”许海蓉伸手拦住了医生道。

  “你们,不要白费力气,我是不会说的。”幸田躺在床上,看着四周围的人轻声道。

  “不,不是白费力气。”闻言我弯腰凑到他的面前笑道。

  “这一招,以前我用过,感觉很好用。”看着幸田的眼睛,我缓声接着道。

  “之所以这么做,我只是想给你的同伙们造成一个假象。一个你已经招了的假象,这样他们就会急,就会提前动手。而你和我,将成为他们接下来的目标。别这么看着我,就是你,和我!你们的主要目标是我,这我知道。不过相信他们如果误判了你已经叛变的话,会顺带着把你也干掉的。结婚了吧?有孩子没?你觉得他们如果回日本了,会不会放过你的家人?”我拿起一张纸巾,微笑着提幸田擦抹着额头上的虚汗对他说道。

  “你是不会得逞的...”幸田咳嗽了两声,张嘴对我说道。就在他说话的档口,我伸手轻轻替他掖了掖身上的薄被,然后在那里连连点头着。而许海蓉,则是摊开手里的文件夹,提笔作势在上头记录起来。一边记录,她脸上还露出了一丝讶然之色。

  “不好,幸田熬不住,怕是招了!”病房的窗户没有关,就在医院对面,一处居民楼的楼顶上,一个手拿望远镜的日本人面色突变道。幸田在那里说什么?为什么中国人会对他那么客气?那个女人又在记录着什么?一时间他心里很是忐忑起来。

  “大家换地方,之前的安全屋不能待了。今晚准备,明天我们就动手。”负责人拿过望远镜看了一会儿,然后转身朝楼下走去道。

  “明天动手是不是仓促了些?”有人在身后问道。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估计幸田不会一次把东西都透露给中国人。我们起码还有一晚的时间可以准备,明天,我们把那个中国人还有幸田,一起干掉。既然开了口,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把所有的事情都泄露出来。只有死人,才能完全保守住秘密!”负责人将手里的望远镜交到身后的下属手里,嘴里低声对同伴们说道。

  “幸田...”有人有些不忍,毕竟大家都是多年的搭档了。

  “凡事出卖同伴,出卖组织的,都该死!”负责人冷眼回头呵斥了一句。

  “要是你们的人够专业,我想刚才那一幕,他们应该已经看到眼里了吧?我想,很快他们就会动手了。在他们动手要了你的命之前,你所剩的时间并不多。是他们死,还是你和你的家人死,全在你的一念之间。如果他们全体玉碎,你回去之后大可以把责任都推卸掉。至于怎么跟你的上司撒谎,这个应该不用我教你。毕竟是死无对证的事情,你觉得怎么说合适,就怎么对他说好了。”我走到窗口点了一支烟,抽了几口后回头对幸田说道。

  “你们阴我?”幸田的眼眶都红了,两滴泪珠顺着腮帮就低落到枕头上。

  “在他们回到安全屋,准备撤离之前,你所剩的时间不多。你想清楚了,是等着他们来杀你,还是在他们杀你之前,先帮我们杀了他们?”我将烟蒂弹出窗外,背着手走到幸田跟前逼问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