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35章 全军覆没
  “我说...”幸田终于招了!

  “把东西都带上,该清理的清理掉,15分钟后我们撤离!”回到了安全屋,几个日本人开始整理起行装来。枪支,弹药,还有各种证件和钱,都是必须要带走的。其他的包括方便面的桶等物事,这些都是线索,是必须要处理干净的。留下一个人去到楼顶负责放风,其他的人分别忙碌了起来。

  9

  “很会找地方嘛,居然知道利用废弃的单身宿舍来做安全屋。”远远地,我拿着望远镜看着楼顶上那个正在把风的人低声说道。我的身后,在街道拐角处,则是靠墙站着一排身穿黑色制服的特勤队员。他们涂满油彩的脸上,滴落下一滴滴的汗珠,只等着我的一声令下便要开始行动。

  “楼顶上有个哨位,有些麻烦。能不能一枪把他给敲了?”我将手里的望远镜递还给身后的特勤队长问他道。

  “不行,从这个角度打上去,会让他从楼上掉下来。到时候围观的人一多,会对我们的缉捕行动带来很大的麻烦。”特勤队长拿起望远镜看了看,然后低声对我说道。围观的人,我们身边就有不少。大家很是好奇的看着全副武装,显得B格很高的特勤战士们议论纷纷。要不是有战士制止他们拍照,相信大家都会掏出手机对着我们刷刷刷一通乱拍的。拍完之后再在朋友圈里一通发,至于会不会让这些特勤队员暴露在人前,会不会给人家带来什么难以想象的后果,他们就不关心了。

  在楼顶来回游弋着的日本人发现了一丝不对,怎么街道那边围了那么多的人?他们在那里看什么?一念至此,他的心头涌上了一丝不妙的感觉。从荷包里摸出对讲机,他就准备对同伙们发出警告。

  “纤纤!”远远看着楼顶上的人似乎在朝这边眺望着,随后人家从口袋里摸出了个什么来。我心中急忙呼叫了一声纤纤,准备让她过去把那个放哨的给干掉。纤纤闻言一个闪身出现在我身侧,嘭地一声撑开了伞将烈日遮挡起来。

  “干掉他!”我冲楼顶上一挑下巴。纤纤撑着伞,三两步间就消失无踪。

  “你们弄好了没有?”楼顶上的日本人将频率调好,开口就问将起来。

  “马上,准备撤退!”少时,从对讲机那头传来了回复声。他正准备提醒同伴一声,忽然就觉得喉头一紧,随后喉结处传来咔的一声想。手捂着被捏碎的喉结,他努力想回头看看到底是谁。不等他转身,就见顾纤纤单手把持住他的脑袋,随手那么一扭。喀拉一声骨折声传来,日本人的脖子被顾纤纤给扭断了。

  “上!”得知顾纤纤得手,我迈开大步率先朝那幢破败的宿舍楼跑了起来。特勤队长一伸手没拉住我,无可奈何之下也只有带着他的队员分成两队朝宿舍楼包抄了过去。

  “不好,有中国的特警!”一个日本人身上背着行囊刚才屋里出来,探头就看见楼下一群特勤正顺着楼梯往上冲。他将行囊放在脚下,一蹲身拉开拉链拿出了枪支示警道。

  “砰!”一声枪响,一个特勤队员收枪尾随在战友们的身后朝前突进着。而那个示警的日本人,则是身子往后一坐,随之整个人就那么瘫倒在地。在他身后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弹孔。而他的眉心处,则是被刚才那一枪给打开了花。

  “打起来了,打起来了!”人潮汹涌中,无数的市民拿出手机对着宿舍楼就是一通狂拍。

  “都把手机放下,躲远点,身上被打出窟窿眼儿再后悔就晚了!”维持持续的警察们有些焦头烂额的对着人群高声喊道。

  “啪啪啪!”三枪打出,让特勤队员们的脚步缓了下来。

  “应该就剩下我们两个了,准备玉碎吧!”行动组负责人将包里的炸药拿出来往身上绑着道。

  “我掩护你,你冲出去!”唯一的一个同伴伸手拦住了组长的举动。

  “跑不掉的,准备玉碎吧,这样家里的人会受到优待。”组长将炸药绑好,起身一拉导火索对着门外就冲了出来。临死,他也想拉几个垫背的。

  “嘭!”才一出门,没等他高喊点什么口号,就觉得肚子上被踹了一脚。整个人倒飞进屋里,随后大楼被轰地一声炸得摇摇欲坠。顾纤纤回到我的身边,拍拍手冲我俏皮的眨巴眨巴眼,然后一个转身隐进了我的体内。刚才那一脚,是她踹的。踹得正是时候,踹得恰如其分。两个日本人,被自己的炸药炸得尸骨无存。而那些特勤战士,则是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他们...都死了?”回到医院,幸田连忙问我道。死道友莫死贫道,这个想法是好的。他现在担心的是,道友没死成,那么接下来他这个贫道可就危险了。

  “都死了,你可以放心了。现在,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吧。说了,我们就放你回去。”我坐到他的身边,靠在椅背上对他说道。

  “黑龙会,原来如此...”幸田心知不说的话,多死一个自己不多,少死一个自己不少的。犹豫了一下,终于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和盘托出了。

  “你,没事吧?”处理完幸田那边的事情,我这才回到了家中。顾翩翩她们见我安然回来,急忙起身迎过来在我身上摸索着。枪击案虽然没有在媒体上播出,可是当中的消息,却是有人传到了她们的耳朵中。

  “没事,你们看,我这不是回来了么?”我张开双臂,将顾翩翩和颜品茗轻轻搂了搂说道。

  “我先上去洗个澡,你们不用担心了!”安抚完两女,我迈步朝楼上走去。已经两天没有洗澡了,现在我的身上,俨然有一股子馊味。

  “我先去洗个澡!”夏天,人们的澡都会洗得勤。有人恨不能一天洗上几次才算罢休。夜间,一处居民楼的三楼,女主人穿着吊带对坐在床上看着电视的丈夫招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