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38章 小气相救
  “喂,睡得跟猪一样!”推了两下没动静,女人咬牙一脚踹男人的身上道。敢不敢有点情趣?说睡就睡!她在心里如此想道。男人被这一脚给踹到地上,翻了个身后猛然吸了一口气。

  “怎么了?怎么了?”男人觉得自己的身体一阵酸痛,就跟刚干过什么重体力活一般。双手撑着床沿爬起来,他看着自己的媳妇连声问道。他明明记得,刚才自己正跟媳妇说着绵绵情话的,怎么这就到床上来了?在上床之前的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他脑子里是半点记忆都没有。

  “你说怎么了?考验老娘的耐性是不是?让你撩老娘,让你撩老娘...”女人一个翻身跨坐在男人身上,嘴里娇嗔着一伸手把男人扒了个精光.....。

  “呼,呼,呼!”庞青云顺着街角朝前跑着,身后紧跟着一群追兵。七拐八拐的,庞青云就给拐迷了路。城市太繁华,他想去农村。又朝前跑了一段,眼瞅着一座海拔百把多米的小山矗立在眼前。庞青云一咬牙,喘着粗气就直奔山上而去。

  “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女儿美不美......”时近子夜,静室内的小气还没有入睡。他正坐在电脑前头,戴着耳机安静地听着歌。最开始他听着听着就哭了,如今要好了一些,起码可以安静地把整首歌给听完。

  “踏踏踏!”寺院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小气隐约见听见,然后摘下了耳机缓缓起身。他决定出去看看,毕竟他是寺院的方丈,万一有贼人,他也好有所防范。

  “庞青云,你跑不掉的。”小气缓缓将庙门推开一条缝,打外头就传来了一阵鬼哭之声。他心中一凛,轻搓着手中的念珠便要迈步出门。居然敢来寺院门前找事情,是不想轮回了还是怎么地?他心头一阵怒火中烧。出得门来,门前除了树梢在轻轻随着风儿拂动之外,并没有半个人影。小气双手结印,随着印成,一只金黄色的眼睛浮现在他的头顶。微闭的眼睛缓缓睁开,眼神所过之处众鬼当时无所遁形。

  “大师救我!”庞青云手中的腰刀已经折成了两截,眼看身后追兵越来越多。情急之下他也顾不得许多,抢步到小气身前连连作揖道。一只鬼魂对一个和尚求救,这节奏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跟一只老鼠找猫讨食差不多。小气和尚挑了挑眉毛,脚下朝后撤了半步,生怕这厮接下来会搞出什么花样阴自己一把。

  “庞青云,跟我们回去伏罪!”正在小气和尚暗自结印以防不测之时,就看见数十个阴兵手持兵刃朝自己这边奔了过来。

  “大师救我!”庞青云回头一看,面露骇然之色又对小气和尚哀求道。

  l首D发

  “躲到贫僧身后!”小气和尚一挑眉毛,朝前踏出一步,虽然宝相庄严的说道。庞青云闻言慌忙一侧身闪到了小气身后,趁势调息了起来。

  “宝刹之前,岂容尔等猖狂?佛祖在上,今日弟子要施展雷霆手段为我佛护法了。大须弥!”小气和尚缓缓推出右掌口中说道。一道丈余高的掌印,随着他的话音朝前拍去。首当其冲的几个阴兵来不及躲闪,当场就被拍得魂飞魄散。

  “砰!”一声,掌印拍实。余波又震死几个阴兵。一个照面之间,阴兵便损失了三分之一的人手。余者见状莫不骇然四散!

  “分几个人缠着那和尚,其他的去抓庞青云!”亲兵队长见势不妙,一摆手中长刀下令道。话音未落,他自己却是带着几个亲信避开了小气直奔正盘膝运气的庞青云而去。其他的阴兵心里骂了声娘,也不上前跟小气硬拼,只是挥动着兵器在他身前左右游走起来。反正谁都不傻,眼看这和尚凶猛,一掌拍死十来个阴兵还面不改色的,一时间没人敢上前去缠他。

  “佛爷今日怕是要大开杀戒了!”小气和尚见还有不知死的敢上前,抬手一摸光头,接着又是一掌拍了出去。亲兵队长早防着他这一出呢,但见他一抬手,赶忙就一个驴打滚闪了开去。只是这么一来,却是苦了他身后的那几个亲信。他闪了,人家还没反应过来。等到想闪的时候,掌印却是已经拍到了身前。

  “砰!”的一声闷响,那几个亲信便步了之前同僚们的后尘,被小气拍得魂飞魄散了。

  “幸好幸好,刚才自己慢了一步。要是跟着他...”其他正手舞足蹈在小气和尚身前左右蹦跶着的阴兵见状,心中无不暗自庆幸起来。

  “一起上!”亲兵队长从地上翻身起来,咬牙大怒道。

  “伏魔袈裟!因陀罗雷印...”小气和尚反手解下身上的袈裟对着那群围上来的阴兵投掷过去,紧接着指尖一并,一道金黄的锥子便从天而降对着亲兵队长的头顶钻落了下来。袈裟将众阴兵牢牢缠在一起,而那道法锥,则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亲兵队长都钉在了原地。

  “多谢大师出手相救!”小气和尚料理完阴兵,回头一看身后那厮却已经是起身站立在庙门前。见小气回头,他赶紧抱拳躬身道。

  “大半夜的,你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可是也别来祸害我好不好?”凌晨1点多,我将将进入梦乡就被小气的叫门声给吵醒了。睡眼惺忪着下楼将门打开,我打着哈欠对他说道。

  “哎也?你啥时候也带起随从了?”醒了醒神,我看着小意跟在后头的那个鬼将问小气道。

  “卑下见过程大人!”那鬼将见我问起他,连忙单膝跪地对我一拱手道。

  “你认得我?”我冲他挑了挑眉毛问道。

  “卑下原本是九阴麾下部将,之前在阵前有幸目睹过大人风采。所以卑下认得大人,大人却是不认得卑下。”鬼将闻言连忙低声回道。

  “你是九阴部将?为何又落得如此田地?”我看着这鬼将身上残破的甲胄又问道。

  “此事,请大人容我慢慢道来!”鬼将闻言面露悲戚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