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44章 道玄出马
  “请问张大师在家么?”张道玄刚伺候老伴儿洗完脸,就听见门外传来叫门声。他老伴儿的肚子是越来越大了,现如今是连弯个腰都做不到。张道玄看在眼里,心里则是又喜又担心。喜的是自己60多了,如今可算是为家里延续了香火。担心的是,老伴儿的年龄太大,他怕生孩子的时候会出现个什么意外。

  “谁啊?”将老伴儿扶到沙发上坐下,张道玄转身朝门口走去道。张大师,这个称呼貌似已经有很久没有听见过了。

  “张大师,我啊,以前找您帮过忙的...”将门打开,门口站着两个汉子。其中一个点头哈腰的做着自我介绍。

  “哦,你不就是那谁么?”张道玄死活没想起对方是谁来,眼珠子转悠了两下,然后他很热情的拍拍人家的肩膀说道。这是他天生自带的技能,生人说熟话。

  “是啊是啊,张大师真是好记性。大师,家里方便说话么?”来人闻言连忙点头称是道。

  “不方便...”张道玄现如今可不是以往那个为了三五百块钱四处奔波的张道玄了,瞅着眼前这二位,他把头一摇道。老伴儿还在家呢,将这两个不熟的人领进去万一惊扰到她怎么办?张道玄如今是一门心思的为自己老伴儿着想着。

  “那个,张大师请这边说话。”见张道玄不乐意让自己进屋,来人有些讪讪的拉了拉他的裤腰说道。张道玄回头朝屋里的老伴儿看了一眼,然后将两人带到了楼梯拐角处。

  “长话短说,我没多少时间跟二位闲聊。”张道玄一心牵挂着屋里的老伴儿,给来人一人递了一支烟后说道。

  “是这么个事情......所以,我带着他来求求大师,看看您能不能去帮忙给看看!”来人闻言赶紧加快了语速,大致上把事情给张道玄讲了一遍。末了,还扯了扯同乡的胳膊,示意他把钱拿出来。

  “这是给大师的辛苦费,还请大师帮帮忙,我家小子才11岁,经不住这么折腾啊!”张子文的父亲将兜里皱巴巴的500块钱拿出来,递到张道玄的面前低声道。张道玄垂目看了看,一抬手将钱给挡了回去。

  XS首//发o%

  “大师,我知道钱少了点......”张子文的父亲以为张道玄是在嫌弃钱少,将钱再度送到他的面前连声说道。

  “你们等等,我把家里安顿安顿就出发!”张道玄倒不是嫌弃钱少,他是压根都没有打算收人家的钱。以前他不明白这种为人父母者对孩子的感情,可是现如今,虽然他的孩子还没有出生,他却是已经感受到了那种牵挂。

  “权当为了我的孩子积福吧!”张道玄转身进屋,心里默默说道。

  “我要出去一两天,你好好儿在家歇着。要是有啥麻烦事,你给我师兄打电话,他一准能替你解决!”张道玄进屋之后,蹲身对老伴儿说道。

  “你出去干嘛?”老伴儿手抚着肚子问道。

  “为咱俩的孩子祈福,连去连回不超过两天。”张道玄侧耳在老伴儿的肚子上听了听说道。

  “祈福啊?那你去吧,早些回来啊!”老伴儿一听是为这个出门,连忙对张道玄说道。没人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顺风顺水的长大,工作,成家。

  “就在前头,大师累了吧?要不咱们在这儿谢谢脚再走?”张子文的父亲将张道玄领到了村口,此时已经是下午4点来钟了。天上的日头依旧晒得人一阵生疼,走到村口的小卖铺,张子文的父亲拿了两瓶冰水递给张道玄和自己的同乡说道。他自己也渴,不过想想就要到家了,他就没舍得花这一块五毛钱。

  “年龄大了,肠胃也不行,大热之后喝不得冰的。”张道玄将冰水递到张子文父亲的手里说道。倒不是他在替人家省钱,而是真真切切的喝不得冰水。因为他的老伴儿说了,要注意保养,多活几年才能把孩子带大。

  “这,那这瓶不要了!”张子文的父亲拿着冰水,用掌心仔细感受了一番冰凉之后,这才恋恋不舍的把水还给了小卖铺的老板。

  “婆娘,婆娘?凉了茶水没有?大师我给请回来了!”顺着村头的那条路走进去,没多久张道玄就跟着人身后进了一幢平房。才一进门,张子文的父亲就拿起蒲扇使劲呼扇着喊道。

  “啊,你回来了?有有,你们先坐着,我给拿茶水去啊!”张子文的母亲闻声从厨房走出来,一看张道玄还有丈夫身边那个同村的乡亲,赶紧招呼着道。

  “嗯?糖水?”少时,一个大茶壶就被张子文的母亲从厨房拿了出来。接过茶壶倒了三杯水,张子文的父亲率先喝掉一杯。咂巴咂巴嘴,他抬头问自己媳妇道。茶水温温的,里边还带着一丝甜味。这让用茶叶梗子泡成的茶,口味上又好了不止一筹。

  “大热的天,你跑那么远的路,回来喝点甜的解暑......”女人拿了条毛巾过来,替丈夫擦抹着脖颈上的汗珠道。

  “咪呜!”一只黑猫从卧室里钻了出来,看了看堂屋里的人,然后敏捷地跳过门槛奔门外去了。张道玄抬手捻须看了那黑猫一眼,然后眯了眯眼神。

  “大师先歇会儿,去,把屋里的电扇拿出来。我去镇上割点肉,晚上给大师包饺子吃。”张子文的父亲倒了一杯糖茶,硬塞进自己媳妇的手里,逼着她喝完后说道。

  “别去镇上了,等你回来天都黑了。我家有现成的,我去给你拿2斤来。”乡邻放下茶杯起身拦住了张子文的父亲道。

  “那我给你钱!”张子文的父亲连忙在兜里掏了起来。

  “别扯了,2斤肉能值几个钱?晚上我在你这儿吃,就当是咱们打了平伙(AA)了!”邻居按住了张子文父亲的手说道。

  “那,我去村头买几瓶啤酒去!”张子文的父亲觉得自己这是欠了人家的人情,他虽然穷了些,可是最不喜欢的,就是欠别人的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