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56章 二郎真君
  “四请...”挡下了两道雷弧,万千百还想催动道力对我进行勾魂。四请才一出口,后头的话却犹如梗在喉头一般。再想强制念出,却是一口老血夺嘴而出。尚在一旁抚掌相贺的小道见状,慌忙上前将他搀扶住口中大呼着师父。

  “无碍,对手实力果然非同小可。看来今日为师,要祭出从未用过的秘法才能取胜了。”万千百挣脱了小道的双手,脚下踉跄了步后十指紧扣住数张道符递于烛火之上道。

  “师父...”小道跟了万千百近十年,还从来不知道他藏有什么秘法。

  “你且退开些!”万千百面色有些苍白的侧脸对小道说道。

  万千百待到小道退开,一手执腕,一手并指成剑接连跺足念道:雷霆号令,急如星火。十方三界,顷刻遥闻。灵官传奏,轮年值月。本日本时,受事功曹。通灵土地,闻吾号令。火速到临,有事相禀。急急如无极高真律令!一咒念罢,就看见空中一阵风起云涌。风雷之声奔着万千百奔涌而来。风雷入体,就见他整个人云淡风轻的打了个哆嗦。(可以想象一下于谦往身后捅大哥大的情景)

  “灌江口,二郎显圣真君在此......”忽而间,万千百双手做了个捋须状瞪大了双目在那里大喝一声。一言既出,一阵风雷席卷而出,将身前的供桌扫了个七零八落。站在一旁的小道一个不小心,也被这股子罡风给扫进了树丛倒挂在了一棵树干上。

  “哇呀呀呀!”万千百无视眼前的阻碍,两个踏步纵上半空,直奔蛇山而来。

  “官人...”打老远我跟顾纤纤就感觉到一股子杀意渡江而来。顾纤纤一个闪身出来,嘭一声撑开了伞。

  “他用了请神咒!”我注目望去,瞳孔一缩道。请神咒也是分概率的,有的请来了宫娥,有的请来了土地。没想到这个万千百居然很走运的请来二郎神,虽然请神咒的威力跟他自身的道行息息相关。可再怎么说,我也不敢去轻视这个法力百不存一的二郎显圣真君。

  “吒!”一个大秃子宝相庄严的驾临蛇山,居高临下对着我就高举双臂大喝了一声。隐约间一柄三尖两刃刀从天而降。仓促间我急忙运起护身咒,心念转动之间祭出心剑向上迎去。

  “嘡嗡嗡嗡!”一阵震聋发聩的金铁之声荡漾在蛇山之巅。无数的蛇虫鼠蚁从窝里被震了出来,然后悉悉索索各自奔逃而去。大秃子被反震得从空中掉了下来,而我却是后退了两步然后站稳了脚跟。

  “某乃灌江口...”大秃子跌跌撞撞站定之后,抬手捻须在那里沉声道。话说一半,忽而见他身子打了个哆嗦。

  “神仙儿你别走啊...”哆嗦过后,大秃子清醒了过来。四下里张望了片刻,他手扶着身后的树干急道。

  “嘿?我费老鼻子力气请你来,你这说走就走...”喊了两嗓子没人应他,他瞅了我两眼,双脚打着颤儿朝后退去道。请神咒,就跟我的心剑相差仿佛。都是靠自身的道力来维系威力和时间的。眼下看来,这大秃子的道力,怕是比张道玄也高不了多少。二郎真君走了,只留下一个后遗症缠身的大秃子在我眼前。这个结果,我很喜欢。我看着浑身乏力,连站都站不稳的万千百,挑了挑眉毛朝他迈步走去。

  “你别过来啊,你再过来我可要喊人了!”万千百心里咯噔一下,然后有些慌乱的靠在树干上冲我喊道。

  UC…永r7久H;免费xN看)小n说

  “桀桀桀,你喊呀,你就是喊破喉咙,今天也不会有人来救你!”我甩剑将剑身抽打在他的光头上狞笑道。我没打算把他怎么地,我还需要从他嘴里获得一些有用的东西。但是在此之前,揍他一顿,吓唬吓唬他还是很有必要的。

  “哎哟,师兄千万别打脸!”接连挨了我几下,万千百双手护住脸面讨饶道。

  “师兄?这个称呼也是你叫得的?”闻言,我屈指在他锃光瓦亮的脑门接连弹了十几个脑瓜崩道。片刻之后,再看万千百,俨然跟佛祖有几分相似了。

  “嘶,我的爷,你下手真狠!”万千百手捂着满头包倒吸着凉气道。

  “是你自己说,还是我给你用了刑你再说?”我将剑尖抵在他的咽喉处问道。

  “我的爷,你这不是为难我么?拿人钱财...”他眼珠子滴溜溜一通乱转,然后咽了口唾沫苦着脸对我说道。闻言,我将剑尖往前送了一分。剑尖刺进了他的皮肤,一抹猩红浸了出来。

  “我的爷,你就高抬贵手吧。你们这神仙打架,何必扯上我这个小鬼呢?我这钱也不要了,我回山可好?”万千百心里把请他出山的那位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然后拱手对我说道。

  “把你知道的,都说了我或许能放你回去。”我将剑尖顺着他的咽喉滑落到了胸膛上说道。

  “我是真不能说,我说了回去还能落着好儿?”万千百低头看了看我的剑,然后带着哭腔说道。

  “再不说,今后你就只能太字变大字,你的人生从此永远要比别的男人少那么一点儿了!”这货好色,情报里有写。我见他死活不愿说,决定吓唬吓唬他。要是这最后一招使出来他还不说,我也只能将他交给国安部门的同僚去处置了。相信他们对于审问这活儿,要比我来得精通得多。我将剑尖抵在了万千百的裤裆处,冲他挑挑眉毛道。

  “我说!”感触到剑尖上的那一丝冰冷的寒意,万千百忽然一正色对我说道。

  “把他交给老沈,他知道的东西或许对案子有点帮助。”大致上问了个明白后,我打电话招呼来天组的同事。将几近虚脱的万千百往他们身前一推道。

  “你可以放心回去了,上边准备收网。”过了两天,我接到了沈从良的电话。

  “通过那个人嘴里的情况,我们顺藤摸瓜,终于搜集齐了需要的证据。这次你辛苦了,回去别忘了查收一下快递!”沈从良在电话里语气轻松的对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