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59章 双面
  “你这人,吼两句就差不多了,打他干嘛呀?来,别跟你爸犟嘴了。”女人见状眼角闪过一丝得意,然后故作姿态的跑过来将凌羽掩在身后对男人说道。说完,也不管凌羽乐不乐意,拉着他的胳膊转身就将他带进了卧室。

  “还不错,知道护着我那个崽子。”见女人如此这般,凌羽他爸站在门口露出了一丝笑意。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恶人,就由我来做吧。怎么地,也要让这孩子跟他后妈搞好关系才行。心里寻思着,凌羽他爸点点头,转身走回沙发边上坐了下去。

  “以后你放乖一点,日子会好过得多。不然只要我略施手段,有你受的。”女人将凌羽带进房间,随手把门关上后伸手在他的后背上死拧了一把说道。她不会在凌羽的脸上或者胳膊腿儿上留下任何痕迹的,她要整治这个孩子,还让他爸轻易发现不了。

  “你敢对你爸说,我就拿它扎你。”见凌羽不喊不叫的瞪着自己,女人拉开抽屉找出针线盒,拿起一根针来在他眼前晃悠着说道。

  “我不对我爸说!”凌羽抬头看着这个女人倔强的笑着道。女人见他这种无所谓的态度,一时气起,抬手又在他的背后死拧了几把。末了,还用钢针扎了他一下才算罢休。

  “谈得怎么样?”教训了凌羽一番,女人才昂首开门走了出去。来到客厅,凌羽他爸拍拍身边的沙发问女人道。女人脸上洋溢起一股子温柔,款步走过去挨着男人坐了下来。

  Cw}永f久0Z免费c看{小%t说*

  “他还是个孩子,打人不打脸,你以后就算恼他了,也别扇他的耳光听见没?”女人拿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一口,然后白了男人一眼说道。

  “好,照你说的办!”男人闻言很是欣慰的拍拍女人的后背说道。

  “奶奶,我好想你!”晚饭凌羽没有吃,草草写了一会儿作业后,他将本子和笔扔到了一边,拿出他奶的照片来轻抚着道。他的后背很疼,以至于都不敢靠坐在椅子上。将奶奶的那张一寸登记照藏回文具盒,他脱去了鞋子侧卧在床上流起了眼泪。要是奶奶还在世,爸爸肯定不敢这么干。凌羽这么想着,缓缓睡了过去。

  “凌羽,你昨天的作业怎么没做完?是不是不会?”第二天,凌羽来到了学校。他的作业没有完成,下课后老师将他叫去了办公室。见学生的精神有些萎靡不振的样子,老师边问他,边拍拍他的后背示意他坐到椅子上。

  “嘶...”老师的手才接触到凌羽的后背,就听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并且脸上露出了一丝痛苦的神情来。老师见状连忙掀起他的衣裳一看,就看见凌羽的后背上赫然有着几个青色的印记,有一处甚至还有些红肿。老师轻轻用手一碰,凌羽当时就呼痛起来。

  “走,跟老师去校医那里看看。”老师连忙拉着凌羽的手朝校医务室走去。该检查清楚的一定要检查清楚,孩子身上有伤,万一回去家长问起来,孩子赖上了老师怎么办?

  “怎么弄的?你这伤口有些感染了,需要打针消炎。”来到校医务室,校医检查过后皱眉问道。孩子身上的痕迹,看起来就跟是遭遇了家暴差不多。那处发炎的伤口,就跟拿针扎过的一般。至于其他的伤痕,更像是用手掐出来的。

  “凌羽,跟我说,你身上的这些伤是怎么来的?”顾翩翩接到了老师的报告,来到了医务室。走到正在输液的凌羽身边坐下后,她低声问道。

  “我爸,领回来的那个女人打的。”良久,凌羽才缓缓开口道。不到十岁的孩子,此时脸上的神情俨然就跟个大人一样。他那很是稚嫩的脸庞,充满了仇恨和愤怒,还夹杂了一丝丝思念。

  “你跟你爸说了没?”顾翩翩摸摸凌羽的头问道。

  “没有,老师我不准备对我爸说。”凌羽摇摇头答道。

  “为什么?”顾翩翩追问起来。挨了打还不准备告诉大人,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孩子。

  “因为说了,我爸也不会相信。老师你知道吗?那个女人演技很好,当着我爸是一套,背着我爸又是一套。她把我爸哄得团团转,我就算说了,我爸最后也一定会认为是我栽赃。我快十岁了,等我长到十四岁,应该是个男子汉了吧?到那个时候,我会亲手弄死她。十四岁,我还是未成年,应该不会被判死刑吧?”凌羽眼中滴落下几滴泪水,忽而从中迸射出一股子暴虐的寒光来对顾翩翩说道。9月头的天,还很是酷热。可是孩子脸上的表情,还有那狰狞的口吻,却是让顾翩翩通体生寒。

  “老师,拜托你件事儿呗?今天的话,你别告诉我爸好不好?他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去问那个女人。那样一来的话,或许我能不能活到十四岁都是个问题了。”半晌之后,凌羽对顾翩翩低声恳求着道。顾翩翩犹豫了一会儿,终究是还是答应了凌羽的恳求,决定暂时不把此事告诉他爸。她不想这个孩子因为自己的一个电话,而遭受到更严重的什么伤害。尽管凌羽刚才的话让她感觉有些震惊和害怕,可是她也相信,过几年等孩子的心智成熟了,一定不会再这么想。

  “谢谢老师,作业我会回去补上的。”凌羽冲顾翩翩笑了。

  “奶奶,我好痛!今天老师带我打针了,我觉得,学校对我的关心,比我爸要强多了。”放学回家,凌羽没有同昨天那般跟那个女人针锋相对。他知道自己不是那个女人的对手,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套路上都不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忍,然后等自己长大。现在在这个家里,他连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了。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将作业拿出来,然后打开文具盒,将奶奶的照片拿出来轻声道。两滴泪水滴落在照片上,将照片打湿了。凌羽连忙用手将泪水擦干,然后噘起嘴朝照片不停的吹着风。一直到确认照片无恙,这才松了一口气将其放回了文具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