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60章 两耳光
  昨天的作业要补,今天的作业要做。反正学校那档子事情,做家长的都知道。文件是一回事,事实又是另外一回事。一直做到了夜里10点半,凌羽终于将两天的作业全都做完了。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却又不慎扯动了伤处。一阵呲牙咧嘴后,他收拾好书包和明天需要带的课本,蹑手蹑脚的朝卧室外走去。他还没有洗,晚饭也还没有吃,他决定先去厨房找点吃的,然后去卫生间冲个澡。

  “老公,你过来嘛!”走到父亲的房门前,里边隐约传来那个碧池妖媚的声音。饭厅里的残羹剩饭依旧摆放在桌子上,凌羽悄悄走过去,伸手拈起了一片西芹放进嘴里咀嚼起来。电饭锅里还有点剩饭,他不敢拿碗去盛,只是揭开盖子用手抓了往嘴里送着。吃了几口之后,凌羽转身朝卫生间里走去。他不敢多吃,他怕明天那个女人起来,会发现电饭锅里的饭少了。进了卫生间,将花洒的水调到最小,凌羽开始冲洗起来。

  “要是妈妈在,桌上的剩饭剩菜应该都已经收拾干净了吧?自己的换洗衣裳,也应该早就放在卫生间里了。”凌羽昂起头,任由花洒的水淅淅沥沥地冲着自己的脸。花洒里的水冲刷在他的后背上,让他打了两个颤。疼,伤处见了水一阵生疼。可是不洗也不行,凌羽觉得要是不洗澡,自己明天一准得馊。接连打了几个颤之后,恍惚间凌羽觉得一阵风从门口吹进来。他以为卫生间的门被谁打开了,回头一看却是没有。那阵风吹到凌羽的身上,让他生起了一阵惬意感。后背上的伤,一时间似乎也没有刚才那么火辣辣的了。

  “嗯?”洗完澡,凌羽随手摘了条毛巾擦拭起身上的水渍来。毛巾拂过后背之后他才醒悟过来,那里有伤碰不得。可是等他停下动作细细回味了一下,刚才自己似乎并没有感觉到疼。壮着胆子将毛巾重新在背后来回拉扯了几下,是真的不疼了。

  “医务室的消炎药真灵。”转过身,将后背对着墙上的镜子扭头看了看,凌羽低声说了句。他背后的伤痕已经变淡了许多,虽然还有些痕迹,可是起码现在触碰上去已经不疼了。将自己的那身脏衣服重新穿上,凌羽关掉水阀走出了卫生间。他的衣裤,以前都是放在父母的房间的。妈妈说,那样方便她帮自己整理。可是现在,房间里换了女主人,凌羽不想去敲门拿衣服。那样的话,那个女人会认为是自己故意去找事情的。凌羽快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进了房间三两把将脏衣服脱下来扔到一边,倒在床上就睡。

  “老公啊,明天我做些好吃的,你们爷俩犟了两天,也该和好了!”屋内,女人穿着一身蕾丝睡裙趴在男人的身上柔声道。

  “不管他,小兔崽子年龄不大脾气不小,饿他几天看他还跟不跟老子犟!”男人伸手轻抚着女人的后背说道。

  “啪!”一声耳光响!男人觉得自己有些耳鸣,晃晃头,又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

  “呀,老公,你脸怎么了?”女人也被这一声响给惊呆了,半天定睛一看,就看见男人的右脸上浮现出一个巴掌印来。

  “啪!”又是一声耳光响!这一回不是男人的脸疼了,而是女人觉得自己的脸疼。还偏半公分,她那刚垫起来不久的鼻梁,就会被这一耳光给扇歪。

  “老公...”女人吓得一把钻进了男人的怀里。这是什么情况?她努力地使自己不往某个让人觉得害怕的方面去想。

  “我只认一个儿媳妇。”男人的耳边传来了一句语调熟悉的声音。

  “你再敢欺负我孙子,我扇得你妈都不认得你!”同时,女人的耳朵里也传来一个声音。

  “妈...是你么?是你回来了么?”男人打了个冷颤,然后举目四望着喊道。一声喊出口,女人的身子接连打了几个冷颤。这太瘆人了......莫非,刚才那两记耳光是...他妈扇的?一念至此,女人又打了几个冷颤。

  “没事没事,睡觉,幻觉幻觉!”喊了几声,屋里也没个动静。男人强装镇定的拍拍女人的后背,拉过毯子盖在两人身上说道。灯,是开着的,他没敢去关。两人就这么相拥在一起,战战兢兢的熬过了一夜。

  “那个,儿子啊,我开车送你去上学吧?”次日清晨6点半,凌羽就起床了。昨天晚上他梦到了自己的奶奶,奶奶对他说,今后他不会再挨欺负了。奶奶这句话,让他的心情变得好了很多。这一觉,也睡得踏实了许多。穿上头天的脏衣服,他刚打开门准备去洗漱,就听见自己的父亲在门口对自己赔笑着说道。是的,父亲脸上的笑容很不在然。

  !永-久i免Q费看小@说I.

  “不用了,我坐公交去。老师说了,好学生不应该麻烦家长。”凌羽有些奇怪的看了看父亲,然后摇摇头道。

  “那个小羽啊,来,换上干净衣裳去上学,脏衣服扔家里待会我给你洗了。对了,你去换衣服洗漱,我去给你做早餐啊?”女人从房里走出来,手上拿着凌羽的衣库对他笑着说道。凌羽很是警惕的看着女人,脚下不自觉朝后退了半步。他很怀疑,女人是不是在自己衣库里掺了什么东西。例如钢针什么的!

  “还不快去换衣服?待会我跟你阿姨上街给你买几套新的去。”父亲见儿子满脸子的警惕,有心想敲他一个爆栗。可是想起昨晚上那个耳光来,终究是没敢!

  “谢谢!我待会出去吃就行。爸,我没钱了!”凌羽伸手接过女人递来的衣服,用手在上边摸索检查了半天,这才开口说道。

  “这孩子,没钱也不早说。拿去,花完了吱声啊!”父亲一听连忙翻出皮夹子,从里边抽出十几张钞票塞进了凌羽的裤兜道。

  “他们俩这是在搞什么鬼?怎么忽然对我这么好了?”回了房间锁好门,凌羽一边更换着衣服,心里一边纳闷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