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68章 来呀快活呀
  次日夜,9点半,苏越洗过澡刮了胡子,在老婆的侍奉下换了一身得体的衣裳准备出门。走到门口,他回头抱了抱自己的老婆。

  “不会发生任何事情,别多想!”他在老婆的耳边轻轻说道。一颗蠢动的心,就那么不屈不挠的蠢动了十年。可真到了这一刻,家庭的责任却让他做出了自己最终的选择。在美好的曾经,也只是曾经。他决定过了今晚,从明天开始就定下心来好好过日子。是时候要一个小孩了,苏越心里做出了决定。

  “嗯,你路上小心些。打车去听见没?我等你回来。”女人双手轻拥着自己的丈夫说道。她的心里很不好受,这种感觉,就如同她亲手将丈夫打扮得精精神神的送去见情人一般。可是事到临头,她又能怎么样呢?事情发生了,总要去解决的。不管丈夫刚才的话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在骗自己,又或者是在说实话。一切的一切,等到他回来自然会有最终的结果。女人心里其实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她没有告诉丈夫,她甚至连自己的行李,都已经清理好了。闹?闹得四邻皆知,然后自己被扫地出门?与其那样,不如留点脸面悄悄离开的好。就算能留住他的人,可是心不在了,又有什么用。

  “放心,我只带了50块!”苏越打开钱包对女人亮了亮道。50块,开房的钱都不够。他是在隐晦地对自己的妻子表达着这个意思。

  “噗...你们十年不见,就不打算请人家喝一杯?我家的男人,既然要去会朋友,就不能那么小气。拿去,没花完的记得带回来,下半个月的伙食费呢。”女人心里稍微要好过了一些,丈夫的意思她明白。随手从兜里掏出1000块钱,塞进了苏越的钱包里说道。这些钱,其实是她准备留给自己做回娘家的路费的。

  “老婆!”苏越双臂使劲抱着女人,在她的脸上吻了一口。

  “师傅,去红桥!”告别了妻子,苏越下楼来到街边拦下了一辆的士。红桥之所以叫红桥,是因为它通体都是红的。很简单的一个理由。

  “师傅,去红桥!”苏越走后不久,心里始终觉得不踏实的女人也穿好衣服下了楼。她决定跟着自己的男人去看看。万一要是他们旧情复燃,自己也好有个准备。坐在家里等待结局的感觉,实在让人觉得不好受。

  “就这儿停就行了!”乘车来到红桥桥头,苏越看着只有寥寥几人经过的桥面,对司机说了一声。车停,付过了车钱,他开始迈步在桥上溜达了起来。他有些紧张,不知道待会真见面了要说些什么。又该说些什么。就算网络上聊得再想得,很多时候等真见面了反而没有了那种感觉。他真的有些担心,自己的第一次跟网友见面,就遇到了见光死的情况。

  更√;新V)最K.快☆上(x

  就这么在桥上来回走了几个来回,随着时间的推移,桥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等到了夜里11点来钟,桥上就剩下苏越一个人在那里溜达了。不过苏越不知道的是,此时在引桥的一侧,他的老婆正蹲在那里窥视着他。

  “苏...越?”一辆红色的小汽车从桥的对面行驶了上来,等车行驶到苏越的身边,忽然停了下来。一个有着波浪发的女人,从车里探出头来尝试着招呼了一声。女人穿着一套鹅黄色的收腰连衣裙,衣服的颜色将她的皮肤衬托得十分白腻。尤其是胸口那一抹雪白,属实是吸引了苏越的眼球。

  “津格格?”苏越手心有些冒汗,将双手在裤子上擦抹了一下,他弯腰看着车里的女人问道。

  “真的是你!”张晓津将车熄火,然后打开车门出来道。

  “相隔十年,我们终于见面了!”张晓津给了苏越一个拥抱,然后在他耳边轻声道。她身上的香水味很好闻,她的皮肤很滑,这让苏越本来已经坚定下来的心,又起了一阵波澜。津格格,无疑是极美的。这很符合苏越心中对她的想象。

  “我们去喝一杯吧?顺便说说彼此这十年的经历怎么样?”相拥之后,津格格松开了苏越,往后退了半步对他发出了邀请。

  “走,上车。”不等苏越回答,津格格拉着他的手就朝车上走去。

  “老公...不要去!”苏越觉得自己的心,自己的魂,都在随着津格格那满头的波浪发而摇摆不定着。他脚下不由自主地,跟随着津格格朝车上走去。陡然间,一声凄厉的喊声从一旁传来。苏越打了个激灵,侧身看去。他的媳妇,正赤着脚从引桥那里往桥上奔跑着。

  “走啊,上车啊。十年不见,难道你就不想跟我独处,然后一诉衷肠么?”拉着苏越的津格格一撩长发,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对他说道。长发掠过了苏越的鼻梢,他觉得自己似乎听不见媳妇在朝他喊着什么。几息之后,他连自己的媳妇,都已经有些记不得是谁了。他的脑子里,现如今只剩下了津格格一人。

  “来呀,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哈哈哈,师兄,我今天真的很高兴。我张道玄,嗝,也有后了。带把儿的,师兄你看见没?带把儿的!”张道玄俨然是喝多了,不再有往日的那种道骨仙风,而是踉跄着脚步拉扯着我的胳膊在那里高声喊叫着。也得亏现在时间不早,路上没几个人。要不然我一准甩开他,装作不认识这货的样子。是的,他家老蚌生珠了,生了个5斤2两的男孩儿。今日,是孩子的9天。我们这里,也习惯叫做9朝。按照惯例,是要请客人们吃酒的。一顿酒席,从中午吃到了半夜。要不是今日摆酒的地方是市府下属的酒店,有人认识我是谁,我估摸着我们早就被人家给赶了出来。

  “带把儿的,带把儿的,尼玛你今天这句话都说了不下100次。”我架着张道玄的胳膊,摇摇头有些无奈的对他说道。而顾翩翩和颜品茗两人,则是跟在我们身后偷偷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