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73章 新婚夜惊魂
  滋味是啥样的,只有当事人知道。新郎跟新娘进了屋,将房门锁了个紧实。又把床下,各个犄角旮旯儿都检查过一遍才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感谢自己的父母和叔伯兄弟们,刚才死拉着村里的那几个老光棍一通死灌。要不然现在他们肯定要带头来占便宜,没错,就是占便宜。不过今天他们会用上一个很好的借口,闹洞房。反正摸别人的老婆,怎么地他们也不吃亏。回头还会跟人议论一番,谁谁老婆的手感最好,谁谁的大什么的。

  “倒点水洗洗早点睡吧,今天一天累够呛。”新郎朱超揉着脖子对新娘李晓晴说道。屋子里有暖瓶,洗脸盆什么的放在屋角。虽然后屋有太阳能洗浴,可是这个点他们可不敢再开门出去。不然那帮子老光棍肯定不会放过他们,不,是不会放过新娘。自己辛苦追来的老婆,凭啥让那些个老泥腿子白摸?新郎朱超起身走到窗边,撩开窗帘一角朝外头瞅了瞅心道。

  早点睡这个词儿,对于老夫老妻们来说或许仅仅就是代表了早点睡。可是在这新婚燕尔的新人们眼里,可就代表了另外的一层意思。新娘白了自己的丈夫一眼,然后端起盆倒了些水,躲在了床尾擦洗起来。虽然婚前已经那啥了,可今天毕竟是新婚,从此受法律保护,可以光明正大了不是?少时两人先后擦洗过一番,这便相拥上床。扯灭了屋里的灯后,一通悉悉索索,吱嘎吱嘎,嘤嘤嗯嗯过后方才云收雨歇。

  “媳妇,媳妇,几点了?”昏沉沉的就那么相拥着睡去。一觉醒来,朱超闭着眼摸索着问身边的新娘问道。透过窗帘看去,外边还是漆黑一片。以往可以睡懒觉,今天他却是不敢。因为今天,他必须早早的带着新媳妇,去给父母磕头倒茶。这关系到新娘子在夫家的印象,他可不想让父母觉得自己娶了一个懒媳妇回来。摸索了几把,朱超隐约觉得有些不对。自己的媳妇,身子是什么样的他最清楚。以往摸上去珠圆玉润的,今天怎么就有些膈应呢?朱超打了个哈欠,伸手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来,摁亮了屏幕就那么一照。

  身边躺着的哪里是自己的媳妇?分明就是一具泛黄的皮包骨。皮包骨的眼眶里,还有黑褐色的蚯蚓不停地蠕动着。骷髅头在手机光线的照亮下,显得是那么的骇人。朱超的手,此时正搭在骷髅架子的肋部,一条蜈蚣正从骷髅架子里钻出来,顺着骨头正朝他的手上爬过来。而新娘,却是不见了踪影。

  “爹,妈...”朱超的父母为了儿子的婚事接连操劳不下半个月了,到昨天为止,儿子的婚事总算是功德圆满了。老两口将客人们都送走之后,连洗都没洗就那么躺下睡了。恍恍惚惚之中,朱超的父亲就听见自己的儿子在门外喊着。

  “臭小子,磕头的事情不急。”打了个哈欠,朱超的父母勾起身子对门外喊了一嗓子。急什么呢?都累够呛,睡到啥时候算哪时候!喊完,他倒头又准备继续睡。

  “爹,爹,你开开门!”门外的朱超把门给捶得山响。

  “狗.日.的,等着!”被朱超这么一闹腾,他爹的瞌睡是彻底没影了。起身趿上鞋,他嘴里骂骂咧咧的就把门给打开了。

  “你个狗东西不去陪媳妇,天还没亮到老子这里吵吵个啥?”一开门,老头儿一个爆栗就敲自己儿子头上怒斥道。人说春宵一刻值千金,这狗东西是不是脑子秀逗了?老头儿看着儿子畏畏缩缩的样子,有些气不打一处来。难道?这狗东西应付不了他媳妇?老头儿心里转念一想,这眼神就有些不对了。

  “爹,你跟我来...”朱超牙关打着磕,咽了口口水后拉扯着他爹的手就往新房那边走去。

  “干啥?你要干啥?”老头儿心里有些慌,这小子,把自己往儿媳妇那里拖干嘛来着?

  "4。

  “爹,出事了!”朱超带着哭腔,一边拉扯着自己的父亲,一边在那说道。

  “出事了......出大事了!”几分钟之后,天色将将蒙蒙亮的村子里,就传来朱超他爹的喊声。儿媳妇不见了,一具骨头架子躺在新房里。老头儿的鞋子掉了一只,赤着一只脚跑到家门口撕心裂肺起来。

  “这...老朱,要不,咱们报警吧?”左邻右舍的先后赶来,大家隔着半开的门朝里边瞅了一眼,然后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退出了屋子。这事儿,太邪性了。好端端一新娘子没了,怎么就来了一具骨头架子?关键是,这骨头架子是怎么来的?新娘子又是怎么丢的?难道......大家心里猜测着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有人当时就觉得,会不会是这爷俩把人姑娘给害了。贪图人家的陪嫁?也不像啊!可这事情怎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报警,报警!”朱超一心惦记着自己媳妇的安危,当即就决定要报警。

  正当大家准备打电话报警呢,就瞅着一个人影打远处走了过来。大家细细一看,这不正是朱超他媳妇么?啧啧,这身材也是没谁了。朱超媳妇身穿着里衣里裤,披头散发的打远处朝这边走着。走着走着,一个踉跄就扑倒在地上人事不知。众人急忙上前七手八脚的把她给抱起来,完了有人把家里的农用车开来,往车里扔了一床被子让朱超抱着自己媳妇就往乡卫生院驶去。

  “疲劳过度,输输液,休息休息就好了!”一番检查之后,医生对随行的众人说道。说罢,给躺床上的病人挂了一瓶点滴。

  “疲劳过度?朱超,你小子也不悠着点儿!”随行中的老光棍咽了口口水说道。

  “不对呀,家里那具骨头架子是怎么来的?”媳妇回来了,朱超就有心去琢磨别的事情了。老光棍的话他没搭理,他现在开始狐疑起,那具骨头架子是怎么来的了。而且早上,自己的房门也是反锁着的。大门也是反锁着的,自己的媳妇又是怎么出去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