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79章 示警
  “就在这里!”一直清理到天亮,我跟杨回才把进入人间的厉鬼清除了个干净。循着痕迹找到了一处隐藏着的鬼门之后,我画下三道正气阵法将其重新封印住。这一处的危难,才算完全解决。

  “呲呲呲!”九阴觉得自己的身形忽然变小了,很是有些不习惯。她趴伏在草丛之中,遥望着村子里的耕牛咽了口口水。体内的那股子力量总算是被收服了,精疲力尽的她,现在需要补充食物。如果情况允许,她还想找个地方睡一觉。等一切都处理妥当,接下来就该回地府向钟馗复命了。九阴张了张獠牙,开始顺着草根朝远处那头牛爬去。

  “哞!”正在家里准备做早餐的赵老根儿,忽然间就听见了自家牛棚里传来了一声凄惨的叫声。牛出事了,他心里一紧,赶紧放下锅铲朝门外跑去。等他跑到牛棚一看,牛已经没了,地上只留下了一张牛皮。除此之外,再无半点痕迹。惊骇地张着嘴在那里迟疑了半晌,赵老根儿这才壮着胆子走上前去摸了摸牛皮。牛皮还是温热的,从牛叫唤到他赶到,前后不到一分钟。一分钟的时间,一头成年的耕牛就被吃得只剩下一张牛皮,甚至连心肝脾那些个内脏都没剩下,这是什么东西干的?赵老根儿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干的,但是他知道干这事儿的绝对不会是人。也不会是乡间的那些个小动物。一念至此,他浑身打了个摆子。起身就要往村委会跑。

  “啊...”转身才跑没两步,赵老根儿就觉得自己的脚后跟一痛。紧接着一股子火辣顺着脚跟就朝他的体内蔓延而去。口中发出一声惨叫,他扑倒在地不停地抽搐了起来。他的身体开始佝偻,他能看见一道血红的红线,正顺着自己皮肤下的血管朝着心脏的部位飞速蠕动着。他想喊人,可是一张嘴却是一口鲜血夺嘴而出。又抽搐了两下,赵老根的眼神逐渐黯淡了下去。接着,他的整个人就开始干瘪起来。不到十秒钟,躺在地上的赵老根已经变成了一具皮包骨。他的颌骨张得大大的,一条尺多长,浑身血红的蜈蚣从他的嘴里钻了出来,然后悉悉索索钻入了草丛。

  “九阴将军可否回来?”在宫中等待了许久,也没见九阴回来报到。钟馗起身来回走了几步后问侍奉在门旁的小黄门道。打九阴离开之时,每隔半个时辰,他就会差人前去打听一番。

  “回禀大王,九阴将军尚未回营。不若,小的再去打探一番?”小黄门的双腿有些打颤,他躬身谨小慎微的答着钟馗的问话。心中虽是极不情愿,但是嘴里却依然在那里主动请缨着。来回跑了不下十趟了,他现在最巴望的事情,就是换班的货能早点来。要是再跑几趟,他估计自己这双腿铁定得废。

  “不必了,尔等先后跑了多次,若是回营,她自会前来向本王请安。”钟馗看着小黄门长袍下不停打着摆子的双腿,一拂袖说道。一道风拂在小黄门的身上,当时就驱散了他体内的疲累。不仅如此,就连小黄门消耗殆尽的那一点鬼力,也给他补满了。一时间,小黄门的忠诚度是蹭蹭地往上涨着。此时要是让他替钟馗挡枪,恐怕他也是肯的了。

  “十八爷,咱们这还得多久才到啊?”一片野地之中,正领军策马前行的十八,忽而被副将的闻讯声从沉思中惊醒了过来。打昨日起他就领着先锋军出发了,一直奔着那个光柱的方向走了不下五个时辰,却连毛都没有见到一根。

  “我哪儿知道,双王有令,让我们前去查探一番。我们一直朝前走就是,再走五个时辰,要是还没有发现,就班师!”十八骑在马上,微微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直的身体对身边的副将说道。

  “还走五个时辰?十八爷,是不是让兵卒们歇息片刻再走啊?”副将闻言吓了一跳,朝后看了看已经有些东倒西歪的步卒们。他对十八拱手说道。

  “原地休息!”十八经副将提醒,这才勒住缰绳翻身下马。骑马走了五个时辰他都有些受不住了,更何况麾下的那些个步卒们呢?能够坚持着不掉队,这就已经是堪称精锐了。换做一般的地方军,怕是此刻已经剩不下几个人。

  “将军有令,全军原地休息!”副将闻言,赶紧打马高声喊道。一声令下,人坐旗伏。除了数十骑斥候策马而出之外,其余的官兵全都瘫坐在了地上。

  “将军喝水!”两个亲兵赶到十八身边,拿出水囊递到他手边道。

  “将士们的水都还充足么?”十八接过水囊喝了两口,然后摘下头盔问道。

  “回将军,都还充足!”亲兵躬身回道。

  “那就好,你们也抓紧时间休息吧。”十八点点头,对那两个亲兵吩咐道。

  “此番事了,我得去找小凡叙叙旧了。”十八最近的经济有些捉襟见肘的感觉,撩妹是需要花钱的,他这又大手大脚惯了。眼瞅着钱庄里的存货越来越少,他寻思着是不是要再找我打打秋风。

  “将军又缺钱了?”副将闻言轻笑道。

  “家里那败家娘么不造节省,奈何?”十八双手一摊答道。

  “嫂夫人容貌百里挑一,将军自然是需要多花费些个的。”副将将身上腰刀解下,放置一旁说道。

  U%t首I发-F

  “唉,这还只是百里挑一。若我找了个千里挑一的...”十八轻叹一声。

  “那...将军恐怕隔三差五就要问程大人要钱了!”副将摇头答道。

  “嘟呜...”两人正闲聊间,忽然一声号角传来。号角声响起,十八眼神一缩,连忙戴上头盔握拳抬手。全军见势,纷纷起身而立。

  “是我们的斥候!去一队人,接应他们。”十八翻身上马,手搭凉棚循声观望了片刻。然后对身后将校说道。闻令,踏踏踏,数十骑先后策马而出。直奔远处那几骑正边撤边回身拉弓射箭的斥候而去。

  “嘟呜,嘟呜!”一个斥候打马,接连吹响了手中的号角。号角声未落,一支羽箭射穿了他的胸膛。

  “呼...示警信号传出去了,将军应该有所防范了吧?”斥候跌落马下,闭眼之前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