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85章 无路可走
  “我们是镇派出所的,哪位是平安?跟我们走一趟吧!?”第二天,贾廉洁没有来,倒是来了几个警察。一到村委会,将包里的证件略微的亮了亮,径直就问起了平安。平安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才站起来还没等开口,就被人给上了铐子拉上了车。办事员紧追了两步,却被对方那恶狠狠的眼神给吓得退了回来。

  “婶儿,婶儿?不好了,俺叔被镇派出所给带走了。”等警车嗷呜嗷呜的离去之后,办事员急忙骑着自己的小电动往平安家赶去。平安为人和善,对谁都没有架子。所以大家伙儿,跟他的私交都算不错。而且这人,该村民的一分一毫,都会如数下发下去。在东坝村提起平安,没有人不竖大拇指的。但是也就仅限于东坝村。别的村知道平安这么干,老百姓会说一个傻,支书们则是哼哼冷笑一番。

  “咋了咋了?老平犯啥事了?”平安的媳妇用手在围裙上擦抹着,迈步从屋里走出来问道。派出所?平安这辈子除了开会,更换身份证什么的,还从来没有跟派出所的人有什么接触。更别谈会被人家铐走了。

  “婶儿,我也不知道啊。人家来村委会就问了一句,谁是平安?完了就把叔给铐走了!”办事员将车停在一边,走上前去低声说道。他心里倒是在怀疑一件事和一个人,可是他不敢说出来。贾廉洁,还有那座山头,怕不是因为这个,支书才被人带走的?办事员心里越想,就觉得后脊梁越冷。王法呢?一念至此,他又轻叹了一声。

  “我给闺女打个电话,问问她该怎么办。”女人一辈子在家操持家务,遇上点儿事情完全是没有了章程。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她终于是想起了自己在市里上班的闺女来。闺女在外头上班,交结的朋友也多,她应该能知道该怎么办吧?

  “妈,咋了?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呀?”电话接通,里边传来了闺女的声音。才打卡上班,家里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她怕影响不好。

  “你爸被派出所抓走了…”有了主心骨,女人没说两句就哭出声来。

  “我就问你们,为什么?凭什么?依据的是哪一条,哪一款。”闺女虽然平常看起来文质彬彬的,而且在单位也不爱多话,可是一听自己父亲被抓了,当时那脾气就上来了。闺女,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是小棉袄。这话一点儿都不假。请了个假,回到家带着自己的母亲,两人就来到了镇派出所。

  “你吵吵什么?没有理由我们会拘他?你还别跟我们谈法律,我们就是干这个的。真要不服,你请律师去告我们啊?”人家连解释都懒得解释,一拍桌子站起来吼道。

  “成,这话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拉个临时工出来顶缸就行。这是你的警号,这身警服是你的对吧?你说的话是要负责任的。你这身衣裳,代表的是国家,不是让你拿来作威作福的!”女孩儿的倔脾气上来了,不管不顾的拿出手机对着那个警员就是一通拍。末了,当然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手机被没收了,人也被赶出来了。人家还说,这也就看她是个小丫头不懂事,不然非拘她几天不可。

  律师请了,300块一小时。女孩儿为了给父亲打这场官司,花掉了自己两年的积蓄。她没觉得心疼钱,她最心疼的,是自己那个无辜的父亲。父亲这辈子最常对她说的是:要与人为善,万事以和为贵,退一步海阔天空。以往,女孩儿都是按照父亲的嘱咐去做的。可是现在,她不这么想了。不能再退,再退就真没路可走了。一周过去了,律师面露难色的找到女孩儿,说这事儿不好办。

  “签了吧,签了马上让你回去。”平安看着眼前那一堆文件,摇了摇头。要他替代村民在文件上签字,这个主他不能做。他只能代表自己一个人,代表不了几百号村民。

  “奶奶,你救救爸爸吧。”律师也不敢继续把官司打下去,这让女孩儿有些崩溃。跟律法打交道的人,都不敢直面律法了么?她当着母亲的面还要强颜欢笑,可是背地里,自己却一个人跑去山上找去世的爷爷和奶奶哭诉。她能怎么办呢?她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无法可想。

  “再关几天就差不多了啊,真把事情搞大了,对谁都没好处。”这是派出所所长在贾廉洁家对他说的。

  “表舅,你再多拖几天。我估摸着那个平安就快熬不住了!”虽然年岁两人都差不多,可是奈何人家的辈分比他要大。就算贾廉洁心中一万个不乐意,这声表舅还是要叫的。

  “我尽力,我说为了你这事儿,我可担了天大的干系。可别到最后,你小子落了好处,我这身衣裳却被人家给扒了。”表舅喝着茶,翘着二郎腿对贾廉洁说道。

  “哪儿能呢,表舅是什么人?还怕一个黄毛丫头?”贾廉洁陪着笑赛了点儿什么过去说道。用手掂量了一下,表舅的脸上才露出了笑容。

  *最S-新*章节上bj

  “你呀,做人留一线的好!争来了山头又怎么样?肉被人家吃了,你能闻个香就不错了。”送走了表舅,贾家媳妇过来对丈夫说道。

  “吃肉不如喝汤,喝汤不如闻香。能帮人吃到肉,今后总归少不了我的好处。你男人,可不仅仅想当个劳什子的村支书。行了,对你说这些你也不懂。去炒俩菜,我喝一杯!”贾廉洁拿起一个苹果,在手掌心里上下抛动着道。

  “人逢喜事精神爽,来,陪我走一个!”自斟自饮了两杯,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将酒杯递到了媳妇的面前说道。

  酒过三巡,这货是生生把自己给灌醉了。晃荡着回房,倒床上就鼾着了。一觉醒来,已然是半夜。家里黑黢黢的,他就觉得自己有些口渴。起身来到堂屋,在桌上摸索着茶壶就准备喝上几口。摸来摸去的,猛然间他就摸到了一只手。

  “谁!”贾廉洁被吓了一大跳,回头就要去开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