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89章 散了架
  “一起1440...”12个花圈,120一个。我帮忙给人抬出去,然后对他们说道。

  “这是1500,不用找了!”为首一个黑西装打开皮夹子,抽出一小沓钞票拍我手里说道。如今啥都兴个小费什么的,我没想到卖花圈人家也给小费。

  F永h,久:免√费n*看小说

  “哟,谢谢老板,谢谢老板!”我将钞票一张张对着太阳照了照,嘴里跟人道着谢道。这一单,把我的存货全都卖了。这下可好,我可以抽空扎些新花圈摆上了。我回头看了看空荡荡的店铺,心里这么琢磨了起来!

  “本店上新...”说干就干,送走了那帮子客人过后,我拿起纸笔刷刷写了几个字啪一声贴在了门口。看了看那还算周正的字儿,我满意的点点头进店开始扎起花圈来。顾翩翩有学校,颜品茗有茶庄,她们都有自己的事业要忙活。我也不能整天无所事事,花圈店就是我的事业。嗯,先定一个小目标,明天再卖出去几个花圈!

  “我们老板在医院躺着,不能亲自来吊唁,刻意委托我们前来对大家说声抱歉,并且对在车祸中不幸去世的人表达十二万分的哀悼!”一行人抬着花圈鱼贯而入,将花圈逐一摆放好后,他们齐齐对着在场的家属们一鞠躬道。远处,几个记者拿着相机卡擦擦就是一通拍。出事了得做出姿态,然后才好洗白!正说着话呢,呼啦啦花圈都倒了。然后也不知道打哪儿吹来一阵邪风,将花圈吹得打了几个滚。再一看,都散了架了。

  “滚,本来还有些想原谅你们的。你看看你们送的,连花圈都买水货,可见你们压根就没有诚意。滚蛋,都滚蛋!”一瞅那些个散了架的花圈,家属当中当时就有人来脾气了。本来大家的心情都不好,经他这么一说,群情当时就激愤了起来。

  “老板呢?老板,粗来!”正在店里全神贯注的扎着花圈,就听见门外传来一声吼。听着那话里的意思,似乎有些来者不善的样子。我放下手里的竹篾和彩纸,起身走了出去。

  “哟,几位老板这是,又准备包圆儿?”走出门口一看,正是之前来买花圈的那些人。回头看了看店里才扎好的两个花圈,我对人赔笑道。这是生意,人家是主顾,来我店花钱来了,赔赔笑脸也是应该的。

  “包你妹的圆儿...”话音未落,其中一个黑西装就按捺不住一拳冲我捣了过来。见状我往后撤了半步,然后一抬手搭住了他的腕子。拇指随之往他脉门上一摁,当时他那条胳膊就没了力气。

  “有话好说,几位老板这是做什么?”我松开人家的腕子,轻轻将其往旁边一推道。

  “好好说?我们买花圈是去奔丧的,完了还没放一会儿,花圈就散了架。”一个比较讲道理的黑西装搀扶住同伴对我怒道。闻言我揉了揉鼻子,那些花圈放了好久了,莫非是上边的浆糊失效了?有可能哦!不过想归这么想,我嘴里肯定不能就这么承认了。反正花圈拿去摆摆,待会也是要跟纸钱儿什么的一起在坟头烧了的。

  “这话说的,几位老板,那花圈也就是个哀悼的意思。我真给扎得刀枪不入的,你们乐意,人家亡者也不乐意不是?几根竹篾几张纸的东西,你还想它怎么扎实?”我坚决不能承认那些花圈或许是放久了才会散架,坚决不能!

  “那我们不管,总之咱们今天的颜面都丢光了,老板交代的事情也因为这个没有办好。这个损失你得赔!”人家将我堵在店门口说道。

  “有话好说小伙子,买个花圈怎么还动上手了呢?”鲁阿姨已经可以拄拐慢慢的行走了,听见我这边的动静,她慢慢从店里挪出来劝着架道。

  “他卖给我们的花圈,才摆上就散架了。动手?砸了他这店都不多。”讲道理的那位对鲁阿姨还有围观过来的人说道。

  “这话说的,花圈在我店是完好的不是?你们拿手里的时候是完好的不是?怎么到了火葬场就散架了呢?要我说,花圈没问题,是你们自己有问题。没准是你们在路上没放好,然后给弄散架了呢?还有,说得封建迷信一点,这是人家死者是不接受你们的花圈呢!”我闻言冲人家挑着眉毛胡诌道。

  “都消消气吧,一个花圈而已,犯不上。”一个大爷在一旁劝着。

  “你等着,这事儿没完!”眼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那几个黑西装对视了一眼,扔下句狠话后上车走了。

  “老板,事情没办好!”上车之后,几个黑西装回头看了看我的店铺,其中一人拿出手机来给他们老板打了个电话。

  “晚上把他的店给砸了,这口气非出了不可!”被断腿的老板一通训斥,打电话的黑西装心头更是火起。咬牙切齿的对身边人说完,他一拳捣在座椅上。不是花圈散了架,今天这事本应该办得圆满的。他将事情的失败,全部都怪罪到了我的身上。

  “小伙子,扎花圈多沾点浆糊,亏不了本!”等人走了,那位劝架的大爷又对我笑道。

  “您看,我这沾得可扎实了!”闻言我赶紧搬出一个刚扎好的花圈跟人说道,事关我店铺的声誉,我必须把刚才的影响降低到最小的程度。虽然白事铺子也没几个生意,可它总归是我的事业不是?好吧,以后浆糊多沾点,我在心里这么想着。

  “小凡,怎么还不回去啊?要不,在阿姨这里凑合一顿?”到了傍晚时分,鲁阿姨一边炒着菜一边问我。以往到了这个点,我早就走了。可是今天,我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那行,就馋您炒的菜了!”我没有跟鲁阿姨客气,闻言连忙走到她身边帮忙摘起菜来道。白天的那群黑西装撂下了狠话,我能感觉到他们不是在说场面话,而是一定会回来砸了我的店。跟这样的人打交道多了,现如今谁只是说说而已,谁会真的下手去干,我已经可以明确地从他们的眼神中分辨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