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93章 给个机会
  “6个人,现在只剩下我一个!其他的,应该都到玉里边去了。”李青山冷不丁在那里说了一句。对于他这种挤牙膏似的的态度,我已经不再愤怒。只有事情将他逼得无路可退,他才会说实话。这是我对他新增的了解。

  “接下来,不出意外的话,你也会进去!”我坐在椅子上,看着幻灯片里那些从当地找来的青壮忙碌的身影对李青山说道。青壮们正合力搬运着发电机,牵着电线,架着卷扬。还有人肩头扛着全套的潜水工具。看来这是在为潜到洞底做准备。

  “是,我也会进去。”李青山看着幻灯片里那些熟悉的身影低声应道。

  “帮帮我,帮帮他们。”李青山忽而拉住我的手急声道。

  “我要那块玉!”我看了他一眼,轻轻拂落了他的手掌说道。这是我的条件,也是李青山隐瞒我的代价。

  “入过档了...”李青山面露难色的对我说道。其实我要真看中了这块玉,只要给沈从良打个电话,他一定会帮我搞到手。用不着为难李青山。可是我对于他那种步步为营的隐瞒,实在觉得很恼火。所以我决定好好难为难为他,并且在这个条件上面,我不会做任何的让步。

  “你想好了再给我打电话。记住要快,我只在江城待三天。三天之内没有答复,我就回去。也或许,你等不了三天,好自为之李青山!”我没有心情再去观看那些幻灯片,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我迈步朝外走去道。

  “嘿周老,是我!”出了考古协会,我拿出手机给周克琰的父亲打了个电话。来了江城好几次,也没有前去看望他,实在是失礼得很。怎么说,人家在学校的事情上还是出过力帮过忙的。

  “哈哈哈,你小子终于想起我来了。怎么?现在在江城?晚上来家里吃饭,我给克琰他们打电话!”老爷子接到我的电话显得很高兴,在电话里放声大笑了几声过后对我发出了邀请。

  “一定拜访!”我将饭局给应了下来。被朋友欺骗隐瞒,这让我心里很是抑郁。之所以打电话给周老,其实也只是想找个熟人聊聊天,发散发散而已。要不然以我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去打扰人家的。

  “开个大床房,三晚!”我还是决定给一次机会给李青山,既然答应了他在江城留三天,那么我就一定会在这里留足三天。只不过如果超过了这个时间,我也打定了主意不再帮他。找了一家酒店,我开好了房间。进了房,洗过一个澡后,我靠在床头又给顾翩翩去了一个电话。告诉她我要在江城逗留三天。

  “官人,那块玉,我想要!”打过电话之后,我呆坐在房间里抽着烟。忽然脑海中响起了顾纤纤的说话声。

  “你想要那块玉?”闻言我来了兴趣,她是很少对我表示想要某一种东西的。想不到那块玉居然吸引了她的注意,这个倒是有几分意思。莫非,那块玉还有别的什么玄机不成?我在心头如此想道。

  “用它来配合我的入梦,威力会增大不止一倍!”我心中在想什么,世上只有两个女人猜得到。一个是杨回,另外一个就是顾纤纤了。察觉到我心中所想,不等我开口去问,她便低声把实情告诉了我。

  “好,那这块玉我要定了!”听顾纤纤这么一说,我更加坚定了要从李青山手里搞到这块玉的决心。顾纤纤的入梦,想当初在我还是菜鸟的时候,都能帮我躲过九阴的攻击和那道欻火流星咒的无差别攻击。如果能让它的威力再大些,将来或许会在关键的时候派上大用场。经历得越多,我就越是懂得有备无患的道理。

  fz正☆版r:首#2发@

  顾纤纤心知我的心情不好,很少会开口打扰我的她,今天选择了陪我聊天。有她的开导,我的心情逐渐也变得开朗了起来。不知不觉间,时间就已经到了下午的五点。看了看表,我决定下楼去买点礼物,然后打车前往周老的家。在商场里溜达了半个小时,最终我只是提了两瓶酒水。周老家不缺好东西,真要想找一件能入了他的眼的,在商场里根本就找不到。礼轻情意重吧,我提着两瓶酒,伸手拦下了一辆的士。

  “送礼去的吧?”手里的两瓶酒对于周老来说或许不算什么,可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当得起价钱不菲这四个字。的士司机问明白了目的地,又瞥了我身边的酒水一眼随口问道。那处别墅区里住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我这么拎着两瓶价钱不菲的酒水,看着就想是去求人办事走后门一样。

  “是啊,去一个长辈家作客,不知道该买什么。”我将车窗摇下一半,点了支烟答道。

  “傻了不是,你这么大明大白的拎着礼物去,人家说不定不会收的。你偷摸着给钱呐,那东西揣兜里谁也看不出来。外人看起来,你还是空手去的。至于进了屋子你给了多少,谁知道?这样既体现了人家的廉洁,你托人办事也好张嘴了不是?”司机倒是显得有些走后门的经验,人家好心的在那里给我支着招道。

  “有道理啊,下回就照你说的这么干!”我吸了口烟,将烟雾吐出窗外对司机道。

  “唉,现如今想痛快点半个事情,都这样!你呀还年轻,以后这样的事情多着呢。多跑几次,就有经验了。记住了,脸皮要厚。你是去求人办事的,不管人家怎么冷淡,你都得把这张脸往那冷屁股上头贴。忍一时之气,把事情办好了才是正经。特么的,又堵车了。天天修路天天堵!”司机轻叹一声,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那般。前行了不到500米,就瞅见前头堵了一溜儿车。他按了按喇叭,嘴里低声骂了一句。

  “不好意思来晚了,路上堵车,久等久等!”傍晚6点半,我终于是抵达了周老的家。敲开门,在小保姆的带领下走进了客厅。就见周老一家起身在那里迎接着我。将手里的礼物放下,我连忙对他们拱手致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