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95章 坏了好事
  “这,江城几码盏(什么时候)开始搞人体长跑了?”一大清早,人们正在排队买着早餐。忽然就看见几个光猪从身边跑过,光猪们喜极而泣着,完全不顾自己的第五肢正随着跑动左右摇摆着。一个小嫂子手里端着一碗热干面,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几个光猪说道。真是太给力了,想不到今天居然能看到这么嗨的场面。小嫂子心里如此想着。

  “官人,他们进来时日还短,所以妾身可以帮他们逃离这里。可是其他的人,妾身实在是无能为力。”顾纤纤跟我并肩站在公园幽静处低声说道。再过几天,李青山的这几个同事,也会跟其他人一样完全被玉璧虚化掉。到最后,能残存下来的仅仅只会是一点情绪。除了这几个人之外,其他的那些被虚化的人,已经彻底消失在玉璧当中。就连那座他们用自己的情绪和思想幻化堆砌而成的城镇,也被顾纤纤刻意弄出来的桃花坞给取代。桃花坞中有九曲凉亭,桃花坞外则是连绵水域。一片薄雾笼罩其中,将其打扮得若隐若现之余又暗藏杀机。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我轻搂着顾纤纤低声道。

  “程小凡...”我迈步朝公园外走去,手机在衣兜里发出一阵震动。掏出来一看,是李青山打来的。犹豫了半晌,我还是将他的电话给接通了。

  “是我!”低声应了一句,我继续向公园外走着。我与他之间,已经无话可说。我不欠他的,他也不欠我的。我们之间的交情,随着这块玉璧的出现,已经不再像从前。

  “谢谢...”良久,李青山才缓缓开口。

  “嗯!”我眯了眯有些酸涩的双眼,然后轻嗯了一声。

  “对不起!”李青山接着又在电话里说道。

  首@8发

  “保重!”顿了好半天,我轻道了声保重,然后将电话给挂断了。

  “很重要的事情么?耽误了好几天才回来,是不是约妹子去了?”离开江城之前,我给周老打了个电话辞行。等我乘坐城铁回到家里,下班回家正准备做饭的顾翩翩冲我挑了挑眉毛问道。

  “妹子?哪里?在哪里?”我走上前去,一把搂住她连声问道。

  “松手,锅里还炒着菜!”顾翩翩被我搂得面红耳赤的,轻轻挣扎着说道。

  “糊了就糊了,我忽然想要做点早就想做的事情!”被曾经的朋友欺骗,让我心头憋了一股子邪火。我抱着顾翩翩,嘴唇在她脖颈上啃着道。双手抚着她的项背,找了个缝隙探了进去,很快就找到了那几个挂钩。正手忙脚乱的准备解开,就听见门口传来一声轻咳!

  “你妹妹的...”我们俩被这声轻咳吓了一跳,如同惊弓之鸟那般分开后,我这才发现是小气和尚正站在门口抬头望着天!一咬牙,我跺脚指着他大吼一声。

  “贫僧,没有妹妹!”小气和尚看向我一本正经的答道。

  “你不在庙里陪女施主,跑老子这里来作甚?”等顾翩翩满面娇羞的跑进了厨房,我咬牙切齿的问着小气和尚。

  “今天初一,说好初一十五贫僧来你家吃斋的!”小气和尚单手竖掌,打门外进来后走到沙发边坐下道。

  “夏语帘为何就没把你给勾搭走,祸害啊,祸害!”我拿起茶壶,放了些茶叶进去后怒道。

  “贫僧与她,是清白的!”小气和尚眨巴眨巴眼,然后缓缓说道。看来,他算是从那件事中走了出来。现如今就算在他面前提及夏语帘,他也能把持得住。不想刚开始的时候,人家卖个面都能让他失态。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却被这个秃驴给坏了好事。不如,我们继续吧?”等小气和尚菜足饭饱的从我家离开,我一边帮顾翩翩收拾着餐桌一边冲她低声道。

  “什么继续?你们俩准备干嘛?”光顾着跟顾翩翩说话了,却又忽略了一旁正吃着水果的颜品茗!听她在那里发问,我一拍额头,手底下发着狠在那里使劲擦拭起餐桌来。有些事儿错过了,相等下一次机会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小气,老子今晚一定打电话叫你起来上厕所。我悲愤地在那里想道。

  “小凡呐,这几天你没来,可错过了几单生意。”次日一早,我哈欠连天的来到了店里。火起了,却没有灭火,让我辗转反侧了一宿没有安睡。本着眼不见心不想的原则,我决定去店里扎花圈。才到店门口,拄着拐的鲁阿姨就从店里探头出来对我说道。

  “给人帮忙耽误了几天,鲁阿姨你脚好些没?”我打了个哈欠,蹲身将卷闸门上的锁打开。等把门开开后,我侧过脸去问鲁阿姨道。

  “好多了感觉,起码现在可以走快一些了。”鲁阿姨笑着对我说道。

  “您可别光惦记着快,伤筋动骨一百天,您这得养着知道么?”我知道鲁阿姨是想早点康复,然后好专心做生意。从墙角拿了一捆竹篾,又拿了两捆彩纸,搬了个马扎儿我坐在门口对她说道。

  “班长,我们可把能买来的纸钱都买了。灵不灵,就看今晚了。我说班长,你真有把握?”火葬场烧炉班,几个烧炉工将一大堆纸钱锁进了柜子,然后低声问他们的班长道。

  “放心吧,我问了别人的,多烧点纸钱,多磕几个头就没事了。”班长拿出烟来撒了一圈后对班员们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可不敢再出事了。”一个班员哆嗦着手将烟点上后说道。说话间,他还扭头朝火化炉那边瞅了瞅。一眼瞄过去,尽管是大白天,他也不禁打了个冷颤。

  “请家属跟老人家做最后的道别...”隐约间,过道尽头的房间里传来了诀别仪式主持人低沉的声音。烧炉工们知道每每到了这个时候,这炉子,就又该加油了。检查了一下油路和油压,他们对视了一眼,然后肃立在那里等候着今天的第一具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