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96章 一去不回
  “你瞅瞅,看烧得怎么样了?”把遗体送进了炉子,一把火给点了之后。中途又加喷了两次油,班长对一旁的司炉说道。本来按照常态来说,一炉子会烧好几个。不过今天人来得少,这第一炉居然只烧了一个,这对于司炉他们来说是一件很罕见的事情。耳听得班长让自己去瞅,司炉很坚定的摇着头。不看,打死也不看。回想起昨儿个发生的事情,司炉心里头如此想道。

  “你瞅瞅怎么了?总得要知道火化的进度吧?”班长见司炉不干,接着又道。

  “你是班长,你咋不看?”司炉铁了心不看。

  “我,我这不是害眼了么?看不清楚!你看看,快点儿的!”班长翻开自己红红的眼睑对司炉道。

  “我也害眼了...”司炉掏出一瓶眼药水仰首滴了几滴到眼睛里道。

  “你去!”班长一伸手,抓住一个新进来不久的新人说道。

  “班长,我都准备辞职不干了...”新人苦着脸道。

  “你妹!”班长怒火中烧之下,将新人的衣领子抓着,将他的脸凑近了观察窗。

  “夫嗡!”新人的眼神透过观察窗看进去,就看见遗体浑身是火的弯腰坐了起来。遗体表面的皮肤随着高温不断的加剧,在那里溶解掉落着。新人的牙关不断地发出哒哒哒的磕碰声,他伸出双手撑着身体,奋力想要离开观察窗。他才来没几天,小心脏还受不了这么巨大的刺激。新人很后悔,自己不应该听家里的话来这个鬼地方上班的。尽管为了进这里上班,家里还花了不少钱走后门。

  “啊.....”炉子里的遗体忽然倒塌下去,只有那颗头颅冒着火滚到了观察窗这边。新人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头,看着他那陡然长大似乎在嚎叫着的嘴,不由自主地放声喊了起来。一股子温热顺着裤裆流了下来,在新人的脚下形成了一滩水渍。

  “你麻痹!”狗急跳墙,人被逼急了也一样。新人惊骇之下,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股子勇气。挥起拳头一拳砸在了班长的脸上。班长没想到新人会动手,猝不及防之下被揍了个趔趄。

  “别打架,别打架...”班长挨了揍,很快就清醒了过来。于是他还手了,于是他跟新人扭打成了一团。于是司炉和其他的工人,纷纷上前劝起了架。最后,惊动了在外等候骨灰的家属。见这些个货不好好儿工作,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在那里打架。家属们也纷纷化悲痛为力量,一窝蜂加入了进来。

  “上班不好好儿工作,不好好儿为人家服务,还有闲心在那里打架?都嫌钱多了,吃得太好有力气没处使对不对?每个人,扣半年的工资以观后效。我还跟你们说,别拿这碗饭不当饭,你们不干,多的是人走后门想进来干。”这话,是经理去派出所领人的时候,对那几个鼻青脸肿的下属们说的。

  “他们是有不尊重死者的行为,怎么说,也不应该在工作场所斗殴。不过你们也不对,他们斗殴,你们不扯劝也就算了,怎么能加入进去呢?看在事出有因的份上,这次所里就不对几位做出处理意见了。大家都冷静了吧?冷静了就都回吧。先人的丧事还等着你们去操办不是?”这话,是派出所所长对那些个家属们说的。

  “你还是他们的班长,有你这么当班长的?新人,不照顾照顾人家就算了。还逼人家,你不把人逼急眼了,人家能揍你?要我说,揍轻了!揍你个生活不能自理,看你下回还敢不敢这么干。”出了派出所,经理将几个下属带上了面包车后,首先训斥起那个班长来。

  “你也是,一个新人,不懂的,不敢的,都要多学多干。班长的方法虽然欠妥,可你也不该动手不是?都多大的人了,遇事能不能好好儿想想?回去之后全体给我写检查,深刻的检查。然后,这个月奖金没有了。下个月要是再出幺蛾子,我可真扣你们半年的工资!”经理各打了50大板之后,又给下属们送上了一颗甜枣。原本说扣半年工资的,如今改成了只扣一个月奖金。这个决定让大家伙儿心里一阵感激。

  “今晚谁值班?”见大家都有冰释前嫌的意思,经理接着问道。

  “我!”班长抬头答应了一声。

  “还有我!”新人紧跟着也答应了一声!

  F(更新&最*5快上、x'

  “你们俩?”经理一看是这两个货,当时就有心想给他们调换个班次了。白天大家,有人劝!大晚上的要是这二位再干起来,谁劝?鬼劝?经理心里有些犯嘀咕。

  “何超,你晚上加个班。明天下班回去休两天。”经理很快就做出了决定,也不能让这两位从此老死不相往来吧?有矛盾解决矛盾就行。多派个人值班,也算安插了一个劝架的主进去了。

  “好嘞,班长你可听见了啊。今晚我陪你们值个班,明天下班我可就在家休两天了。”何超点点头将活儿给应了下来。

  “那谁,白天是我急了,对不住啊!”回了单位,在更衣室里班长主动对新人道了歉。

  “我,我也不对...我寻思着过两天就走了...”新人咽了口唾沫道。

  “傻,先干着,过段时间适应了,你会发现这活儿比大多数活儿都舒服。钱不少拿,事情也就那么几件事情。”班长此时倒是劝起新人来。

  “班长啊,我们是不是忘了一件事?”等下班之后人都走光了,各部门值班的几个人将大门锁了之后回到值班室打起了麻将。打了两圈后,何超忽然凑到班长的耳边对他说道。

  “糟糕,今天光顾着打架,把那事儿给忘了。现在去!”班长经他一提醒,一拍脸颊起身道。

  “有怪莫怪,有怪莫怪。咱们也是个打工的,各位安安生生走了就是了,何必来为难咱们呢?”班长跟何超两人抱着纸钱来到焚化处,一把火点了后合十四下拜着道。

  “那谁,你去看看,你们头儿怎么去了半小时还没回来?”其他部门值班的两个人在牌桌前等了半个钟头,有些不耐的对坐在一旁打着瞌睡的新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