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99章 不干净的焚化间
  “小兄弟,你别害怕。姐姐问你啊,你知不知道在你跟他打架之前,还有谁曾经跟他们发生过争执或者不愉快?或者是,还曾经发生过一些在你看来不正常的事情?”许海蓉拿了一杯豆浆和一个葱油饼走到新人面前,递到他的手里温言问道。任何案件的发生,都必须要有个动机或者是诱因。不是有话说,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么。不是恨到了极致,谁会下这种毒手把两个人生生扔焚尸炉里给熔了呢?

  “你先吃,一边吃一边想,不用急着回答我。”点了支烟,许海蓉靠在窗边对新人接着道。许海蓉的态度,让新人心里紧张的情绪缓解了不少。他拿起豆浆喝了一口,然后低头慢慢吃起了葱油饼。他不知道该不该把那件事情告诉面前这个女警,因为那件事听起来,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荒谬。可是他来单位不久,除此之外,好像也没有其他的事情让他觉得不正常了。

  “我才来的头两天,因为照顾我是个新人。单位没有安排我值夜班。”将东西吃完,新人缓缓地开了口。

  “各单位应该都差不多,新人初来乍到的什么都不懂。一般都是等他们熟悉业务了,才会安排跟班,我们这里也一样!”许海蓉没有急着追问人家,而是如同闲聊一般的跟新人交谈了起来。她的这种交谈方式,让新人心里又放松了一些。他不再像刚才那样紧张。

  “那天,我早上来到单位...”新人伸手在身上摸了摸,许海蓉见状掏出烟来递了一支过去。新人道了声谢,将烟点上后继续说了起来。

  “你们俩出去买些纸钱回来,能买到多少就买多少。回来之后花了多少钱咱们平均摊。”才走进单位的休息室,新人就听见班长在那里沉着脸对同事说道。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作为一个新人,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去打听那些事的好。

  “那谁,今天你跟着我把他们的活儿都做出来,他们俩要去市里办事。”班长回头看了看新人,完了对他说道。干活,上班就得干活,对于这一点新人没有什么意见。况且那两个当班的同事,昨晚上还值过夜班。本来今天他们应该休息的,这不也被班长派出去办事了么?新人点点头,换上了自己的工作服。

  “那个,班长,刚才你说啥事情要掏钱啊?”跟着班长清理完卫生,新人琢磨了一会儿问道。被分配到了这个班组,班组里有事,新人觉得自己也参与一份比较好。只有这样,才能尽快的融入这个集体。父亲这几天就天天叮嘱,初来乍到的,别把钱看得那么重,别怕吃了亏。

  “掏钱?掏什么钱...”班长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

  “哦,那事儿...那个,我跟你说啊,别说我这个做班长的没照顾你。以后值夜班,你最好别到焚化间去。那里,有些不干净了。”过了片刻,班长才反应过来。看了看身边正躬身扫着地的新人,他靠在门框上缓声说道。

  “不干净?要不班长,咱俩去打扫打扫呗?”新人刚参加工作,大多都是干劲十足的。闻言,新人拿着扫帚提着桶对班长说道。不干净,扫扫不就行了么?难道单位的老师傅们,都这么懒么?新人心里同时还这么想着。涉世未深,加上华夏文化又博大精深。一句不干净,让相对还比较单纯的新人简单的联想到了卫生上面。

  “打扫...你是真不懂还是在装傻?”班长差点被自己喉咙里的那口烟给呛着。他就不明白了,怎么一句不干净,就那么难以理解么?还打扫,真的可以打扫打扫就完事,他又何必让人去买香烛纸钱?

  “班长,到底是啥事啊?”新人被班长吼得一愣一愣的。不干净,难道不是说卫生?他挠挠头琢磨着。

  “我跟你直说了吧,昨天晚上值班,我们听见有人在焚化间里说话。我们还寻思呢,谁这么无聊大半夜的跑去焚化间聊天。等我们过去一看吧,就看见...那些东西正从炉子里往外钻。那些东西,你懂的吧?还好当时附近村子里的鸡叫了,不然还不晓得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今天我才让他们俩去买香烛纸钱,想着晚上去拜拜。”班长打了个哈欠对新人说道。这个班上得算是舒服,可也因为舒服,单位才会安排大家轮换着值夜班。有心想问,这样合不合劳动法。可是一想那一个月好几千的工资,终究是没人敢去问。别到时候法有了,工作却没了。

  “那些东西?班长你别是在说笑话吧?”经班长一细说,新人也明白了过来。他打了个冷颤,四下里看了看问班长道。这么说来,在这里上班还要冒生命的危险?一念至此,新人就有些不想继续在这里干了。一个月几千块的工资是不少,可是跟自己的命比起来,那点钱又算个屁!新人决定待会就去找领导辞职。

  “老子骗你能得一分钱的好处?这也就是看你被分配到咱们班组来了。要是换了别人,老子才懒得提醒他呢。别担心,以往也不是没人遇到过这种事情。多烧点纸钱,磕磕头也就没事了。”班长一瞪眼对新人说道。接着,他又拍拍新人的肩膀安抚起他来。

  “哦,我知道了班长。我去上个厕所...”心里的去意一起,新人当时就觉得自己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他手捂着肚子,敷衍了班长两句然后朝门外跑去。

  “经理,我不干了!”四下里看了看,见没人在经理办公室。新人这才走了进去,反手将办公室的门虚掩上说道。

  “不干净,你就是为了这事才想辞职的?”许海蓉听到这里,抬手打断了新人的话道。

  “是啊,我本来胆子就小...不过我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真是假。”新人打了个颤儿说道。事情的真和假,许海蓉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她回想起在焚化间后门那里发现的那堆还没烧干净的纸钱灰烬,觉得这件事怕有八成是真的。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件案子就解释得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