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04章 死仇
  “你干嘛去了呢?才来?自己先喝一杯再说话。”张思聪推开包厢的门,迎面就是一股子烟酒菜混杂的味道扑鼻而来。许海蓉面带桃红的对他一招手,然后拎起一瓶啤酒放到他面前说道。

  “等车,地方小也不知道哪儿那么多人打车。”张思聪拖过一把椅子坐下,抬手捋了捋头发后自顾倒了一杯酒道。

  “你肯定又是下班高峰才出的门,今天队长刻意让咱们早点下班,就是想要错开高峰。你小子,怎么跟个娘么似的,出门又化妆了吧?”一旁的同事举起杯子跟张思聪碰了一下问道。除了许海蓉跟王翊婷之外,满屋子的糙汉子,就他身上传来一股子古龙水的味道。哦,还有头发上的发胶味。认识的人知道他是个警察,不认识的,还以为他是干那个月薪三万,工资日结,可兼职的营生的。

  “男人,也是需要精心呵护的,你懂个屁!”张思聪白了同事一眼,昂首把酒干了说道。

  “这是从他衣服上拿下来的头发,可以用么?”那个跟张思聪抢车的女人走过街角,上了一辆甲壳虫后转头朝前行驶了出去。约莫刻把钟之后,她来到一个小区。将车停靠在一幢住宅楼的楼下,她乘电梯来到了21楼。轻轻敲了几下,一个坐着轮椅的青年人将门打开了。

  “是他的头发就可以。”青年男人把门关上,示意女人坐下休息,然后从她手里接过了那一根寸长的头发小心翼翼地放进了一个锦盒里。

  “这是你的酬劳,这件事从此以后跟你没有关系。”男人给女人倒了一杯水后,推着轮椅进了卧室。稍后,从里边拿出几沓钱来说道。

  “你真要对付那个警察?”女人接过钱放到茶几上,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问道。

  “我活着,就是为了找他算账。”男人推着轮椅来到酒柜跟前,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后说道。

  “你不是说,这件事已经过去好几年了么?为什么你还不能放下呢?你看,你现在过得不比别人差。又何必跟自己过不去,非要找一个警察的麻烦呢?要知道他是公家的人,你动了公家的人,接下来的事情不用我说你也明白。放下吧,好不好?我陪着你,咱俩一起好好过完下半生。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女人起身走到男人身后,双臂按在他的肩头轻声说道。

  |9永久_t免*q费}看C小●说-‘

  “我的这双腿,就是拜他所赐。我的父亲,就是被他一枪给打死的。我活着,就是为了要他一命还一命。”青年一口把酒喝干,然后回头赤着眼珠子说道。

  “儿子,快上车!”女人轻轻将青年的头抱着,手指在他的头发上摩挲着。青年的眼中泛出一股子浓浓的恨意,几年前的那一幕,他永远都忘不了。

  “爸,你怎么了?”几年前的青年,还是个少年。他正跟着同学准备往学校里去。

  “先上车!”父亲有些焦急的朝后看了看,然后推开副驾的车门对他招呼着。虽然不知道父亲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这么着急,不过身为他的儿子,少年还是上了车。

  “待会,你帮爸爸把这个袋子送到夜来香998房。进去之后什么也别问,什么也别说。会有人检查,检查完了他们会给你一个箱子。你带着箱子,随便找个酒店住下。过两天,你打这个电话,我会来跟你碰面。”父亲将车驶上马路,嘴里急声嘱咐着他。说话间,父亲示意他将后座上的那个黑色旅行袋拿过来。然后从身上摸出一张早已准备好,写着一串数字的纸条塞进他的兜里。

  “爸,你...”少年知道夜来香,那是本地一家规模最大的KTV。上回同学过生日,他还曾经带他们去玩过一次。少年摸了摸袋子,里边放着一包包如同面粉一样的东西。起码触感上,是一包包的面粉。

  “别多问,自己放机灵点,前头路口你下车,我这几天不回家。对了,学校那边我会打电话帮你请假。帮爸爸做好这件事,我们父子今后的生活会得到巨大的改变。儿子...”父亲抬起右臂,使劲抱了抱副驾上的少年。他是父亲独自养大的,从记事起,他就不知道自己的妈妈是谁。在记忆当中,他曾经问过父亲一次,妈妈去哪了。他到现在还记得,父亲当时沉默了很久。然后才沉声说了一句:男人不可一日无钱!

  他当时不懂这句话的涵义,更不懂父亲为什么会那么痛苦。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对这句话的意思,也有些似懂非懂了。钱,可以让班花每天对着自己露出迷人的微笑。会让同学们围着自己团团转。会让很多大人,都主动称赞自己。他不记得自己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有钱了的。他只记得,父亲给自己的零花钱,从最开始的10块。然后增加到了100,到现在,则是1000!一个中学生,一周有1000块的零花钱,他已经觉得很多了。最起码,在班级里边,还没有几个同学能超过自己。他甚至在想,总有一天,自己会超过父亲,挣到很多很多的钱。然后?给父亲找个老婆?对,给他找个老婆。

  “SS430靠边停车,接受检查!重复一遍,SS430靠边停车,接受检查!”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警笛和喇叭声。喇叭里,一个人正在那里喊着。SS430,少年觉得这个车牌有些熟悉。

  “儿子,坐稳了!”父亲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咬着牙,对身边的少年吼了一声。

  “吱吱吱...”少年觉得车顿了顿,然后猛地窜了出去。一阵刺耳的轮胎摩擦声传到他的耳内,同时也让他想起了SS430这个车牌的归属。父亲的车...他怀抱着那个黑色的旅行袋,面色有些苍白的侧过头看了父亲一眼。

  “叭叭叭,姆呜!SS430,停车!”身后的警车闪烁着警灯,加速追了上来。

  “砰!”父亲一个左打轮,用车尾别了即将超车的警车一下。保险杠叮呤当啷地在马路上翻滚着。

  “SS430,再警告你一次,马上停车接受检查!”一个警察从车窗探出身来,拿着扩音器高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