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06章 开始
  “师父,谢谢你教会我这么多。”好半天,青年才从激荡的情绪中缓过来。他推着轮椅,来到了卧室。打开衣柜,从里边的隔层里拿出了一卷漆黑如墨的丝线,又拿出了一卷用布包裹着的银针。丝线上,还系着一个拇指头大小的小铃铛。轻轻摇晃一下,却是没有半点声音传出。青年知道,铃声,只有他的对头才能听到。其他的人,是听不到的。断魂铃,听见铃声就离死不远了。

  “张思聪,我不会让你这么痛快的去死。”返回客厅,青年极为麻利地找来一方白布。三两下将锦盒里的那根头发裹在当中扎成了一个小布偶。展开丝线,将布偶缠绕了几圈后,又把断魂铃给系在了上头。轻轻晃动了一下,他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将布偶拿在手中把玩了片刻,青年摊开手边的布包,从里边拔出一根银针对着布偶的中脘穴就刺了下去。

  “来来,这一杯我们一起跟小凡喝。”许海蓉手里夹着烟卷儿,撸起袖子端着杯,起身招呼着大家一起向我敬起了酒。这就有些让人觉得难为情了,我连忙起身举杯准备客气几句。说起来,大家都已经很熟了。在心里,彼此早已经把对方当成了朋友。

  “小凡...噗!”张思聪今天被灌了不少,谁让他迟到了呢。面红耳赤的端着杯子,他正想说点什么。忽然就见他捂住胃部,张嘴一口夹杂着菜肴的酒水就从嘴里喷到了桌上。

  “你这人,存心不让人吃了。”许海蓉捂住鼻子,将我们一行带到了一旁道。桌上的菜肴无一幸免的全都沾上了呕吐物。其他几桌的人见状,大笑着腾出了空隙招呼我们过去挤挤。喝高了难免会做出点出格的事情来,谁也没用怪责张思聪的意思。

  “对不住,对不住!”张思聪一口吐完,用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腹连声道着歉。刚才就在他张嘴说话的那一瞬间,他就觉得自己的胃部就跟被针扎了一下那样。可是就那么几秒钟,之后就恢复了正常。他觉得自己没有喝高,才喝了半斤白的而已。以往都是八两往上,还要喝几瓶啤酒漱漱口的人,半斤酒怎么会高?

  “你没事吧?是不是午饭没吃?空腹喝酒容易醉人。”有同事起身拿了纸巾递给张思聪关切道。张思聪的酒量,刑警队里的人都知道。这才哪儿到哪儿,怎么就给整吐了呢?大家心里也有些纳闷。

  U永M久7免'费看小F说

  “他哪儿就没吃午饭了,午饭一个人干了两份套餐。我看,就是吃撑了。过来坐会儿,没人跟你抢。”许海蓉白了张思聪一眼,拉开一把椅子对他示意道。

  “服务员,把桌儿给清了吧。”一桌子沾染着呕吐物的菜肴摆放在那里,实在是很影响人的食欲。等张思聪坐下,许海蓉又招呼来服务员,让人家把那桌给清理掉。

  “好戏,才刚刚开始!”叮一声,青年点燃了一支烟,随后拔掉了插在布偶身上的那根银针笑道。随着他这边拔掉银针,坐在包厢里的张思聪也觉得整个人好像轻松了一截。之前胃部的不适,此刻也恢复正常了。尝试着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嘴里,等完全咽下去之后他才重新举杯咋呼了起来。没有那种想要呕吐的感觉了,可能是刚才吃了什么不太卫生的东西才导致呕吐的?张思聪摇摇头,举杯跟人碰了起来。

  “妹儿啊,妹儿...”警察也是人,喝高了也一样会出洋相。张思聪到底是喝高了,临出酒楼的时候,手里拿着个手机不停地问人家迎宾要微信。人穿着旗袍儿的妹子倒是有心给他,公务员内,还是个警察,找这么个男票对于她来说算是超额完成了家里交代的任务了。可是没等妹子把手机拿出来,张思聪就被同事们给架了出去。幽怨,妹子一脸的幽怨。

  “你俩把他送回去,简直了。”许海蓉满身酒气的嘱咐着那两个架着张思聪的同事道。

  “走,陪我溜达溜达散散酒劲。这么回去,家那口子又得叨叨。”等同事们都拦了的士走了,许海蓉强拉硬拽的对我说道。她今天喝了不少,此时走路都有些晃荡。

  “你一个女的,喝这么多干嘛。”我耸耸肩,陪着许海蓉朝家的方向走去。

  “我一个女的,带着一帮大老爷们。所以啊,我处处要表现得比他们更爷们才行啊。”许海蓉伸手在包里掏了半天,才发现烟早已经抽完。见状,我递了一支特供过去。确实,在一个基本是汉子的单位工作,作为一个女人必须要表现得强势一些才能镇得住。这种强势,不仅仅体现在工作上,就连平常的生活当中也要如此。

  “呕...”张思聪被同事们从的士里拽出来,踉跄了两步跑到路边扶着墙开始呕吐起来。同事给过车钱,摇摇头走过去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今天确实是过量了一些,这货一个人就干了一斤白的。然后还死缠着别人,硬是又开了6瓶啤的。还美其名曰漱口,洗胃!

  “叮铃!”将后头翻涌不停的东西给呕了出来,张思聪擦了擦嘴正准备起身。恍惚间,他听到了一声铃铛敲响在自己的耳边。

  “你们,让让,有人骑车过来了!”张思聪拉扯了同事们一把道。黑灯瞎火的,人家骑着自行车,万一没瞅准给撞了怎么办。撞了自己也不好,摔了人家更不好。

  “完了,这小子今天属实是喝高了。”同事们左右看了看,也没见着半个车轱辘滚过来。摇摇头,将张思聪架在肩头说道。

  “叮铃!”张思聪被同事们架着朝小区里走去,走没几步,清脆的铃铛声又在他的耳边响起。

  “游戏,才刚刚开始!”青年坐在轮椅上,屈指轻弹了一下断魂铃道。

  “噗噗!”数道血箭从张思聪的四肢狂飙了出来。

  青年缓缓松开扎进布偶四肢里的银针,坐在那里放声大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