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08章 达四海
  张思聪的身上,出现了一些裂纹。还好裂纹不深,将将割破了他的皮肤。不过如果任由这些裂纹这么加深下去的话,我可以肯定接下来他会被分割成一块一块的。我双手紧握住他的腕子,加大了道力输送的力度和速度。一道晶莹的光圈浮现在了张思聪的体表,光圈的外围,赫然缠绕着一根根黑色的丝线。我用道力,生生将那些正在朝他体内切割而去的丝线给逼了出来。一旁的医生此时再也顾不得质疑我,而是伸手朝兜里摸去,他想拍个照。眼前的这一幕,真的是太神奇了。

  “不许拍照!”许海蓉对于这种事情已经很有经验了。一见人去摸手机,立马儿一个箭步冲上前来制止了那个医生。这种用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最好是不好外传。再说了,科学才诞生了几个年头,咱们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又有多少个年头了?科学,还年轻着呢!很多事情解释不了,也实属正常。

  “给我断!”我不停催动着道力,张思聪体表的光圈也在逐渐扩大着。眼看着那些黑丝线被崩到了极限,我猛地一运道力大吼一声。光圈扩散开来,丝线寸寸而断。

  “噗!”青年手中的丝线寸断,断魂铃跌落在地上,发出了一声脆响。青年张嘴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耳边同时传来了断魂铃的响声。铃声直入他的脑海,在里边来回震荡着。

  “这都是命么?”青年俯身想要捡起那枚小铃铛,他嘴角的血液不住地朝地上滴落着。铃铛碎了,青年捡起它,长吁一口气后靠在了轮椅上。本来准备玩够了之后,用断魂铃送张思聪上路的。却不曾想他还有个帮手。要是一开始就用断魂铃了结了他...青年心中泛起一丝悔意。世事没有那么多的如果,若有,世界早就大同了。如果昨天那期彩票买了那个号,如果不跟他她说出那么决绝的话,如果考试之前把这些题都做会了,如果......太多的后悔没有药去医!

  “你娶了我吧,咱俩好好儿过日子。”恍惚之中,青年好像看见那个女人在对自己说这话。他的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抬手想要去拉她。他的很想答应,他真的很想有个家。手抬到一半,却颓然落下。青年的头低垂在胸前,一滴眼泪,顺着他的鼻翼滴落到了身上。

  “好了好了,刚才把你拉上车真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大家都饿了吧?宵夜我请!”张思聪的病情稳定住了,小护士也拿来了血浆在给他输着血。仪器上的各项生理指标也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着。许海蓉的酒也醒了。等把张思聪安排进了病房,她回头对我还有那两个同事说道。

  “待会我还要打包,家里还有两张嘴呢!”本着不吃白不吃的原则,我决定吃完宵夜再回家。走到医院门口,我想起了顾翩翩她们。

  “啧啧,还没结婚呢,就这么惦记着,以后结了婚还得了?”许海蓉嘴里啧啧有声的对我说道。

  “队长,你这就错了。没结婚的时候才惦记,结完婚谁还惦记啊...”一个刑警在一旁接着话笑道。

  “那个,我是不是说错话了?”见许海蓉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那个刑警挠挠头又道。

  n&039;正版首发

  “我真的很想把你这番话转告给你老婆!”许海蓉冲他挑了挑眉毛!

  “别,队长,今天这顿我请!”刑警赶紧双手合十告起了饶。男人嘛,有时候只是喜欢吹吹牛而已。当你深入了解了一个男人,应该可以分辨出他哪句是在说实话,而哪句是在吹牛了!

  “好,那这顿你请。我待会也要打包,家里还有一张嘴等着呢!”许海蓉很爽快的答应了人家。拍拍人家的肩膀,她随手从我衣兜里摸出特供来分发着。

  “只剩几根了,我拿回去给我家那口子尝尝啊!”看了看烟盒,她索性把烟揣进了自己的挎包里。

  “我让你跟我好好儿过日子,别去报那个仇,你偏不听!”女人替青年擦抹着身子,然后将一套新衣服穿到他的身上。

  “我让你娶了我,我陪着你,我照顾你,你偏不...”女人擦抹掉青年嘴角的血渍,俯下身子轻轻贴着他的脸哭诉着。

  “都是命!他要是听老夫所言,忍个十年再出山,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他是我四十年中,见过资质最高的人了。只要假以时日,什么仇报不了?到时候用不着他动手,有的是人求着帮他报仇!”太平间外,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女人抹去了眼角的泪水,起身回头看了过去。

  “他要是能答应你,也就不是他了。我的徒弟,我最了解。女娃娃不错,能替我这个徒弟收尸,老夫欠你一个人情。”门开,一个身穿着黑色对襟盘扣套装,手里拄着拐,须发雪白的老人从外头走了进来。老人的腕子上,挂着一个手串。串上,一溜儿悬着9枚小铃铛。

  “您,就是他时常说起的师父吧?”女人缓缓地用白布单盖住了青年的身体,只留下了那一张苍白的脸露在外头。老人点点头,走过去抬手轻轻抚摸着青年的脸颊,半晌没有作声。

  “老夫名叫达四海,今后谁若欺负你,你直管打这个电话!”良久,老人从兜里摸出一张名片来递给了女人。低头看了看青年,他顿了顿拐棍转身就朝太平间外头走去。

  “达四海!”女人拿起名片看着上边的名字还有一个电话号码,随后将其郑重地放进了随身的挎包里。

  “达爷...”出得门来,老人径直朝着路边的车队走去。车辆两旁等候着的人,齐刷刷对着他低头招呼着。

  “达爷,节哀...我们老板说,他的事情不急,您先把自己个儿的家务事给料理了再去不迟!”上了车,司机回头对闭目不语的达四海低声道。

  “一码归一码,这里,老夫迟早会回来的!”达四海双眼一睁,司机当时就觉得自己的心仿似被他给揪了一下似的。达四海将眼神看向窗外,随后沉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