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09章 拿回失去的东西
  “建国,你请的客人到了!”京郊,一个偌大的大宅门里。须发斑白的苏建国正闭目靠在逍遥椅上养着神。他的夫人单蓉蹑手蹑脚走过来俯身在他耳边说道。宅门虽大,可也寂寞。尤其是对于苏建国他们家来说更是如此。苏建国生于建国那年,现年已经差不多70了。其人略古板,容不得家里热闹,举手投足之间都必须悄默声儿的那种才合他的意思。在他假寐的档口,敢进来跟他说话的,整个宅邸里也就剩下他的夫人单蓉了。

  “哦,我去迎一下。吩咐厨房,晚上设宴。”苏建国身子略微颤动了一下,然后睁开了眼睛。见是单蓉,这才没有发恼。坐在那里醒了醒神,他缓缓起身道。下雨了,天井里的雨水滴答滴答地敲打着地面。苏建国很喜欢听雨滴的声音,走在廊下,他停下脚步驻足观看了片刻后,这才继续朝着前宅走去。

  “苏老,这位是达四海达先生!”来到前厅,苏建国还未进去就看见里边坐着一个身穿黑色对襟盘扣套装,年龄与自己相差仿佛的人。一个负责接达四海过来的苏家护卫走到苏建国跟前低声为他介绍着。

  “久仰达先生大名,今日得见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上茶!”苏建国闻言露出一抹笑意,迈步跨过门槛对起身相迎的达四海拱手道。其实久仰这个词儿,大多数时候都是用来表示客套而已。一般来说,人家对你说久仰。那就代表他听都没听过你这个人,压根就不造有你这个存在。不过苏建国对达四海说久仰,倒也不全是客套。因为他仰是仰过,只不过不久罢了。说起这个仰,也就是前个礼拜的事情而已。

  “苏老客气了!”达四海拱手还礼微笑道。他有能耐,无奈一直没有卖个好价钱出来。虽然在某些个区域里他有点名气,可是迈出那个区域,他啥也不是。帝都来人请,而且还是苏建国来请,就算天塌了,他也得来。这是个机会,或许也是这辈子,他最后一个飞黄腾达的机会了。良禽择木,贤臣择主,就算不为自己想,他也要为自己的子孙后代多想想。习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帝王家他不敢想,卖给封疆大吏总能成吧?

  “达先生请坐!”苏建国背手走到大厅正中的主位上坐下,然后一抬手对达四海道。

  “达先生请用茶!”一个衣裳很贴身的女佣端着托盘过来,先是给苏建国上了茶,然后又恭谨的来到达四海身边,微微蹲身将茶盏放到他身侧的方几上道。

  oc《

  “不知苏老此番召我前来,所为何事?”喝了半盏茶,见座上的苏建国只是垂目不语,达四海终于是有些沉不住气了。这大老远的请我来,总不至于是来喝杯茶就算的吧?

  “不急,达先生舟车劳顿,理应多歇息几日。明日,我会派人带达先生游览一下帝都。等达先生的状态恢复到了巅峰,我再说找达先生前来的目的。”苏建国闻言抬眼一笑,然后放下手里的茶盏说道。见苏建国不进入正题,达四海也不好追问下去。再问,就有些不知进退了。

  “看达先生的年龄,跟我应该差不多。那个特殊的年代,你应该也记忆犹新吧?”一连几天,达四海每日被苏家的人带着四处玩乐着。以前没见过的,他这几天都见过了。以前没享受过的,这几天也都享受到了。这一天,晚餐之后苏建国终于召见他了。乘车来到苏家宅邸,落座饮了半盏茶后,苏建国放下茶盏微微眯着双眼问达四海。

  “当然记得,不知苏老为何忽然提起这个?莫非,是当年遭受到了什么不公正的待遇?”达四海双手交叠在身前,闻言微微欠了欠身道。

  “相信达先生这几日也知道了苏某有一个怪癖,就是见不得吵闹。这都是当年关在粮仓里落下的毛病。以至于到了现在,我都喜欢独自待在比较黑暗和安静的环境当中。而造成这一切的,全都源自于一个人。那个人姓韩,当年他整倒了我们家,踩着我们家的肩头爬到了今天的位置。”苏建国抬手搭在茶几上,手指轮番在上头敲动着道。

  “想当初,我的父亲跟韩家,还是过命的交情。在战场上,要不是我的父亲替他挡了一枪,他们韩家会有现在的风光?只不过这一手以怨报德玩得好。此番请先生前来,就是想让先生替我拿回当年失去的那些东西。事成之后,苏家欠你一个人情。”苏建国提起往事,显得有些激动。他不怕达四海把事情传出去,因为他有把握在达四海传出去之前就干掉他。可是韩长征不是达四海,他苏建国想要干掉他,只能用一些旁门左道。

  “韩家?”达四海虽然在他所在的那个地方有些名气,可是他的层次还远远没有到达苏建国的这个程度。韩家,他压根就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哈哈,不说这些不愉快的了。达先生只需要知道,需要你出手的那个人名叫韩长征就是了。至于其他的事情,自然会有我家的人去帮你办好。你要做的,就是让他看起来跟自然死亡一样让人无从察觉。”苏建国哈哈一笑,起身背手朝着后宅走去。达四海连忙起身对他微微躬身目送着,同时心里也在纳闷,那个韩家到底是干什么的。

  “过几天就是我爷爷90大寿了,你准备准备,到时候礼数可不能少了。”韩佳人依偎在楚连生的怀中低声道。作为楚家未来的家主,韩家的孙女婿,这寿礼要是轻薄了,会被人笑话的。礼物不仅要有寓意,要上档次,还要值钱。这是韩佳人对楚连生提出的三个基本原则。

  “放心放心,我正在琢磨呢!”云雨之后,楚连生陷入了倦怠。这个时候让他动脑筋琢磨礼物的事情,说实话他实在想不出来。用手轻抚着韩佳人的脊背,他打了个哈欠敷衍着。暂且敷衍过去,明天再说吧。楚连生眼皮有些打架的暗道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