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12章 身边人
  “老祖宗,您这头发比好多年轻人都生得好!”每天早晨醒来,贴身的小丫鬟伺候完韩家老祖宗上完厕所,洗漱之后,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替他梳头。拿着玉梳小心谨慎地在韩家老祖宗的头上梳理着,她还不忘刻意恭维一句。韩家老祖宗闻言看了看面前的镜子,除了满头的发如雪之外,不论是稠密的程度还是发型都让自己觉得满意。

  “亏得你每天坚持着给我护理,才有今天这样。听说你弟弟正在为找工作的事情犯愁?要不要我让下边的人安排一下?”前后给自己梳了几年的头,安排个工作的情分还是有的。韩家老祖宗温言问道。

  “这点小事情哪里敢劳动老祖宗?我父亲常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啥事儿都给他安排好了,以后会没出息的。家里就寻思着呀,先给他成个家,完了家庭的担子压在身上,他自己就会去奋发努力了。实在到最后努力也不成,到时候又环再来求老祖宗便是。”小丫鬟生得一副好口才。一边轻柔地替老祖宗梳理着头上的银丝,嘴里一边温婉地说道。

  “这样也行,先让他自己闯。实在尽力了也没闯出名堂来,韩家总会替他安排安排的。”韩家老祖宗闻言赞许地看了看身后的丫鬟,轻咳了两声说道。

  “老祖宗,您今儿又掉了三根头发。您啊,以后可得早点休息。老是熬夜可不成,要是再这么过几年,哪天您头发掉没了,又环可要失业了。就算不为您自己,为了又环的饭碗,您也得爱护着自己一些不是?”贴身伺候着的人儿,说起话来自然少了几分拘谨。又环手里托着三根银丝,带着些许的娇嗔对老祖宗说道。年轻貌美的可人儿,没人会不喜欢。听她这么说,韩家老祖宗宠溺地摸了摸又环的手背。

  “年龄大了,俗话说前三十年睡不醒,后三十年睡不着。我这转眼就90了,瞌睡也是越来越少。尽量吧,以后我尽量早点睡。”老祖宗抬手将领口的扣子扣好,然后扶着椅子背儿缓缓起身道。又环随手将手掌心里的头发丝揣进兜里,赶忙伸手去搀扶着他。

  “这几天的天气不错,难得还没雾霾。老祖宗,要不咱去后花园儿活动活动?”搀扶着老祖宗走出卧室,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又环柔声说道。

  “也好,去看看我那些个小鱼儿长得怎么样了。”后花园里有一方池塘,池塘里被放养了一些锦鲤。老祖宗平日里没事,大多就以逗鱼为乐。将老祖宗搀扶到了池塘当间儿的凉亭里落座,又拿了随时备着的毯子搭盖在他的膝盖上,又环这才转身去后厨为他端早餐。

  “是个好孩子!”目送着又环离去,靠坐在藤椅上的老祖宗低声说了句。说完,他抬手捻了一些鱼食朝池塘里洒去。一条条的锦鲤蜂拥而至,将那嘴儿半露出水面争相抢食起来。

  “怎么样?拿到了么?”后厨靠近宅邸的后门,吩咐完厨子为老祖宗准备早餐之后,又环借故出门左右张望了起来。一个背着旅行包,骑着单车的年青人打她身边经过,将车停下之后拿出一张地图装作问路道。旁人看起来,这个年青人就是一个外地来帝都骑行旅游的游客。

  “嗯!”又环从兜里摸出那三根发丝放到了地图上。青年对她点点头,然后将地图一合,塞进背包里之后加速骑行而去。

  “叮!”几分钟之后,又环的手机传来一声信息提示音。她拿出来一看,上边有一则转账的信息。500万,分文不少的转到了她的账户里。看着账号余额里那一长串的零,她深呼吸了几口后抬手拍拍脸颊将手机揣了回去。

  “老祖宗,今儿早上咱吃粥。豆粥,您慢点儿。”端着一小碗豆粥快步回到了凉亭,又环用调羹慢慢伺候着老祖宗吃起早餐来。

  “这人老了,也就不值钱了。我想吃点肉就这么难?整天都是这些东西...”俗话说老小老小,人老了那脾性跟孩子也差不多。瞅着半点油腥都没有的豆粥,韩家老祖宗顿了顿拐在那里抱怨着。

  “医生说您尽量少沾荤腥,食物得清淡为主,还得少吃多餐。啊,张嘴!”又环呡嘴笑了笑,将调羹凑到老祖宗的嘴边柔声说道。老祖宗咂巴咂巴嘴,无奈地将那口豆粥吃进了嘴里。寡淡,无味,特奶奶的!老祖宗年轻时候也是从刀山火海里过来的人,那脾气还是有的,不过是年龄大了懂得隐忍罢了。嚼着嘴里的食物,他还是按捺不住在心里怒骂了一声。

  “告诉厨房,午饭再不给我点荤腥,都给我滚蛋!”吃完那碗粥,老祖宗等又环帮他擦抹干净嘴角,顿了顿拐棍说道。医生只是说尽量少沾荤腥,又不是说完全不能沾。一个个的这是准备弄啥?想馋死老子还是怎么地?老祖宗心里头一阵无名火起。

  “好好好,您呐别跟厨房怄气了。他们也不敢擅自做主不是?我中午让他们给您蒸个鸡蛋吃吃啊。”又环轻笑着用手在老祖宗的后背上轻抚着道。

  “鸡蛋?我要吃肉,肉!”想起当年主席夹到自己碗里的那块红烧肉,老祖宗的唾沫就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鸡蛋也是荤腥啊...”又环轻摇摇头道。

  “屁,蛋又不是鸡。要不,中午吃鸡也行!”老祖宗想到一出是一出。

  “苏老,您要的东西拿到手了!”年青人把车骑出了胡同,将车靠在路边转身上了一辆奥迪。几个小时之后,他来到了苏家宅邸。站在苏建国的寝室外头等了半晌,一直到苏建国的夫人单蓉迈步出来冲他微微点头,他才走到门口低声说道。

  V最oG新Wm章节j上)R.

  “嗯,好,给达先生送去!”屋里传来了苏建国细微的声音,若是一个不留神,还真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年青人闻言一低头,然后倒退着下了台阶,之后才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