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15章 寿宴杀机
  “九十阳春岂等闲,几多辛苦化甘甜。蓬莱松柏枝枝秀,方丈芙蓉朵朵鲜。泰山不老年年茂,福海无穷岁岁坚。祝老祖宗...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仙!”正午时分,寿宴正式拉开帷幕。等到各方宾客先后贺寿过后。韩家的子弟们才齐齐登场,众人推金山倒玉柱跪倒在韩家老祖面前,高唱着贺词。韩家老祖端坐在大厅正中,眼角湿润地端详着自己的子孙们,缓缓地点着头。确实是不容易,能够从枪林弹雨中活下来,已经不容易了。韩家老祖从来都不敢想,自己会有儿孙满堂的这一天。当年,谁不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豁出去干?

  “爷爷,这是我跟连生送给您的寿礼。”儿孙辈儿逐一送过了寿礼,本应该领头送礼的韩佳人却是一直没动。一直到他人都把礼物送过了,她才跟楚连生二人一起托着那盘寿桃走上前去。寿桃上搭着一方绣着富贵吉祥的帕子,将其真容牢牢掩盖在内。等把寿礼放到老祖宗身前的八仙桌上,两人这才相视一笑,共同掀开了那方帕子。

  “嘶...”

  “嚯...”

  r)}#

  看着桌上那盘娇翠欲滴,足以乱真的寿桃。众宾客不由得齐齐在那里惊叹起来。美玉好找,不足为奇。奇就奇在这匠人的雕工上头。光是找到有这种鬼斧神工手艺的大匠,恐怕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有心,有心!”韩家老祖宗伸手想要拿下一颗来把玩一二,这才发现原来这些桃儿都是连成一体的。他眉开眼笑的用手轻抚着那盘寿桃,嘴里连连说道。这份寿礼,是今天除了那位送来的字之外,最让他可心的了。

  “那个,来得仓促。也没为您老准备什么寿礼。我就锦上添个花吧!”眼瞅着众人都送上了各自的寿礼,我站在一旁也是觉得有点汗颜。这人都是这样的,有个从众的心理。人家都送上了礼物,独独你空着手,总会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琢磨了一下,我走出去对韩家老祖说道。

  “哈哈哈,你这个小鬼,贺礼不是提早就给我了么?嗯,应该也是最珍贵,最合我意的一份礼物!”韩家老祖对我大笑三声道。我知道他这是在说我为他疏导身体的事情。人活到这个份上,不求金银,不求佳人,独求个延年益寿。经过我的推拿,他这几天明显感觉自己好似年轻了许多。

  “小小把戏,贻笑大方,就博个乐子而已!”我团团一拱手,走到那盘寿桃跟前。运了一丝道力输送进去,等我双手离开那盘寿桃的时候,就看见寿桃上头泛起了缕缕薄雾。几可乱真的寿桃被这层层薄雾笼罩在内,韩家老祖眼露诧异的伸手去触碰了一下,然后就觉得一股子惬意感顺着指甲导入了体内。

  “好!送我房间放好,谁也不许碰!”韩家老祖轻轻捻了捻手指,招手对韩佳人吩咐道。

  等到贺寿的仪式完结,酒宴这才开始。一番谦让客套之后,我被安排在了主桌,挨着楚老爷子坐下了。知道我不胜酒力,人家没有多劝,只是用那一两一杯的水晶杯为我斟了一杯就算作罢。

  “老朽感谢诸位能够前来参加寿宴,我没什么文化,说话也不中听。可是儿孙们呢,非要我发表点感想致个感谢词什么的。在我看来,这就是在欺负老年人。”待到所有的客人都入了席,韩家老祖才端着杯子起身开始了致辞。一番话出口,当时就引起了一阵善意的笑声。就算之前有些拘谨的来宾,此时也放松了心情。

  “老朽就一句话,大家吃好喝好,尽兴而归。”顿了顿,等到笑声落地,韩家老祖才继续说道。没有那么多的套话,简简单单的一句吃好喝好过后,这寿宴就算是正式开了席。

  “达爷,苏老说,可以动手了!”昨晚没有当新郎,达四海选择静心枯坐了一晚。待到清晨,他拿出剪刀开始在那里慢条斯理的扎起布偶来。随身侍奉着的人有些不明白,这老头儿的爱好怎么这么多,除了美人之外,居然还喜欢自己动手做手办。就那么不急不缓地接连做了三个形态仿佛的布偶,时间已然是到了午饭的时间。草草吃过一点饭食,达四海就接到了苏建国传来的指令。

  “嗯,劳烦出去守好门户。我不出门,谁都不许擅自进来。否则,后果自负!”达四海用手指逐一在布偶上点了点,然后抬头对人家说道。等到人家依言退出房间并且把门给带上,达四海这才打开锦盒,从里边拿出了那三根银丝。伸手将银丝捋了个笔直,他眼中闪过一道厉芒抖手就将银丝从布偶的百会穴插了进去。银丝就如同钢针一般,闪过了一道银光后没入了布偶体内。达四海将布偶摆放在桌上,随后解开了腕子上的手串,从上头取了三枚铃铛下来。

  “小兔崽子,若你能等到掌握三枚断魂铃的那一天,也不会惨死于人手了。”达四海想起了自己的那个徒弟来。黯然之后,他又从头上拔下三根斑白的发丝,将断魂铃系在了布偶的脖颈之间。

  “老祖宗,我们敬您一杯,我们干了您随意!”韩家子弟今天的兴致都很高,他们轮番端着酒杯前来跟老祖宗敬着酒。九十大寿,世上有多少人可以吃到自己的这顿寿宴呢?

  “好好好!”老祖宗是来者不拒。

  “噗!”接连这么进行了几轮,老人家忽然面色一变,接着就手捂着心口张嘴喷出一团秽物来。

  “老祖宗...”眼看着老人家摇摇欲坠,我面色一变,抢先一步过去扶住了他。韩家众子弟见状顿时慌了神!

  “都别慌,散开,让空气流通。”我一扭头,制止了众人的围聚。同时抬手轻抚着老人家的后背心,急忙朝他体内送去了一股道力。道力透体而入,接着我的脸色就是一变。老人家体内存在着一股让我有些熟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