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19章 答谢
  “这次多亏了小凡,我等才能幸免于难。那个被擒的凶手招了么?”等到将众人逐一救醒,已然是傍晚时分。韩家老祖带着众子弟,齐齐对我一躬身后又回身问道。又环的死,让韩家老祖心中着实不是滋味。跟了他几年的贴身丫鬟,说没就没了。别说是人了,就算是养条狗,几年下来也有很深的感情吧?当然此时韩家老祖并不知道,又环是一个没有经受住诱惑的内奸。若是他知道了,又不知道该如何去想。韩家的子弟们,也没打算把这件事情告诉他。年龄大了,受不得连番的刺激。就让老人家心里,保留着对又环那美好的记忆吧。

  “回老祖宗,那厮熬不住,已经招了。”韩家现任家主,楚家老太爷的亲家,双手递过了口供。韩家老祖低头扫了几眼,然后啪一声将口供拍在了桌上。

  “苏建国,你居然恩将仇报!”韩家老祖身子微颤着在那里吼了一声。

  “苏建国是谁?”见状,我脚下轻撤了几步问身边的楚连生。

  “一个部级,告诉你你也不知道,别打听了!”楚连生琢磨了一下对我说道。

  “一个部级敢对韩家下手?你在开玩笑吧?”我轻扯了扯他的袖子追问起来。

  “此事说来话长,当年他爹替韩家老祖挡过枪,然后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被韩家老祖给关进了粮仓。这一关,就是三年。个中恩怨,我们这些外人哪里知道呢。”楚连生左右看了看,才俯首过来说道。

  “哦,这样啊。”见人家讳莫如深,我也不好继续打听下去。点点头假装知道的样子应了句,然后就驻足在那里不再作声。

  “若不是我把你们家关进粮仓,换个人来的话,你以为你们能落个什么下场?没有脑子的蠢货,莽夫!”韩家老祖有些气急败坏的拿起一个茶盏摔了个粉碎。一旁的韩家子弟慌忙过去低声安抚起他来。年龄大了,最忌讳的就是大喜大悲,暴饮暴食。

  “老祖宗,您看这件事...”韩家家主不敢擅自决定,躬身低声问了句。

  “把人跟口供都交上去,我韩某人行的正坐得端,不搞私狱那一套。”沉思了许久,韩家老祖最终做出了这个决定。家族想要兴旺下去,先决的条件就是要人觉得不会私下里搞事情。今天的地位都是人家抬举出来的,要是哪天犯了忌讳,人家不抬举了,给你东西分分钟都能收回去。韩家老祖活了90年,世事早已经看得通透。他已经是黄土埋到额头上的人了,可是他还得为这一大家子后辈们着想才是。

  9w永:久免◎费看Zs小4●说}

  “就依老祖宗的!”韩家家主躬身应了,然后回身招来韩佳人和韩佳良兄妹两。低声嘱咐了他们几句什么之后,这才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大晚上的,让大家站在这个破落的前厅里久等了。若是无事,大家就留下来吃顿晚宴再走。”等把诸般事宜都安排妥当,韩家老祖这才捻须轻道。若是无事,这话儿说得,傻子也知道里头的涵义啊。就算真的无事,此时此刻也该告辞了。于是,除了寥寥几人之外,大多数宾客都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告辞而去。

  “哈哈哈,来来,都移步到后厅去。”送走了宾客,韩家老祖这才大笑着招呼起楚家的人还有我来。说完,他拄着拐来到我身边,把着我的胳膊就那么将我朝后厅带去。经此一事,韩家的守卫明显加强了不少。沿途灯火通明不说,就连犄角旮旯里,都隐约有人影在走动。所过之处,我倒是狐假虎威了一把。眼看着那些人纷纷朝着我躬身致意,恍惚间我心里居然涌上了一股子满足感。

  “你坐这儿!”后厅虽然比不得前厅那么大,可是摆上三五桌酒席还是绰绰有余的。进去之后,韩家老祖硬拉着我坐上了主桌的主位上去。然后由不得我推辞,他紧挨着我坐在了次位上头。落座之后,他这才招呼着楚老太爷他们入席。

  “今天,我们韩家上下欠了你一个人情。我韩某人,欠了你一条命。韩家,欠了楚家一个人情。若不是老楚你把小凡带来,今天韩家怕是......”等到够资格入厅就坐的人先后落了座,韩家老祖这才抬手抚着须高声说道。说道末了,他很是激动地冲楚老太爷再三拱起了手。

  “都是打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弟兄,你说这些个干什么。楚韩两家本就是姻亲,互相帮助也是应该。谈不上什么韩家欠楚家的。倒是小凡这边,老韩你真是欠了人家的。”楚老太爷轻轻顿了顿拐棍后说道。

  “听说,你给了楚家三张名片?承诺事情危急时,凭名片可以要求你出手三次?”韩家老祖没有说打算怎么感谢我,例如先帮我实现个小目标,给我一个亿什么的。轻咳了两声,他反而是问起了这件事情来。难道,他不打算给我好处,反而想从我这里再要些好处不成?我眼珠子滴溜溜一阵乱转,心里在那里猜度不定。

  “倒是有这回事。”不等我开口,楚老太爷倒是抢先把话给说明了。

  “那,韩家也效仿小凡的做法。这是我韩家的片子,给你三张。以后遇到难事儿了,你也可以凭这三张片子,要求我韩家上下为你办三件事。先说好,通敌叛国,贪赃枉法的忙我们不会帮。”韩家老祖招招手,一个比又环要矮上那么两分的小丫鬟手捧着三张名帖送到了我的跟前。看着手里这三张巴掌大小,红底子烫金的名帖,我郑重地将其纳入了怀中。这三张名帖的份量和价值,可比给我一个亿什么的要贵重上千万倍了。

  “大恩不言谢,如此,便开席吧。午间谁都没有吃好,晚宴可一定要不醉无归。”见我收下了名帖,韩家老祖这才面露微笑地抚掌说道。他不喜欢欠人家什么,这三张名帖,权且当作是还了我的人情吧。他相信,我一定有用得着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