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20章 没跑了
  “苏老...”这边的家宴热闹非凡,那边的苏建国可就有些坐立难安了。传回来的消息说达四海死在了酒店,被人砍了脑壳。达四海死了就死了,他苏建国压根半点不关心这个。但是他在担心,达四海是不是死得那么干净。他有没有把自己给卖了。还有前往韩家的那个内应,至今也是没有个消息。韩家有动作他还不是那么害怕,他害怕的是韩家到现在半点动作都没有。他们想干什么?门口的青年已经在这里站了一天,看着屋内逐渐有些坐立不安的苏建国,他低声喊了一句。

  “马上安排,天亮我们全家去美国旅游。”苏建国已经是乱了方寸,他停下脚步对门外的青年说道。

  “好,我马上去安排!”青年略微活动了一下酸麻不已的双腿应道。

  “越快越好,越早的飞机越好。”苏建国又叮嘱了一句。青年停下脚步回身点点头,加快了脚步朝外走去。

  “抱头,蹲下,不许出声。”才踏出苏宅没走多远,青年就被一只手给扯到了角落。然后一个冰冷的枪口顶在他的脑门上,一个人沉声在那里说道。青年心里暗道一声要糟,刚想张嘴高喊,就见眼前出现了一个枪托。随后鼻梁一痛,接着整个人人事不省的倒在了地上。

  “蓉儿,收拾收拾,我们准备走!”目送着青年离去,苏建国心里始终觉得有些不踏实。想了想,他对一直跟在自己身侧的夫人单蓉吩咐道。

  “把孩子们叫上,一起走!”单蓉点点头,就准备回屋收拾。所谓的收拾,无非是将境外的那些存单都带上而已。至于其他的,都不要了。这辈子嫁给苏建国,单蓉早就做好了随他颠沛流离的准备。这个男人心里放不下仇恨,迟早是会出事的。

  更(T新z最)v快g☆上

  “苏建国...”一家人仓惶从后门出来,还没走两步,就打暗处涌出来一群军人。当头的那个军官一展手中的拘捕令,沉声喊了苏建国一声。苏建国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妻儿老小们,抬手摘下眼镜擦抹了两下。

  “跟他们无关,我跟你们走。”将眼镜重新戴上,他甚至还抬手拢了拢自己的头发。

  “是韩家派你们来的吧?他们准备怎么对付我?”示意家人都回去,跟着军人们朝前走了几步后苏建国问道。领队的军官没有回答他,只是朝他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跟韩家的处事手段比起来,这个苏建国还是嫩啊。军官心里暗道一声。

  “你真不打算娶了我家的丫鬟,然后来帝都定居?”这是次日早上起身,等那含羞带怯的小丫鬟伺候我洗漱完毕后,韩家老祖第N次问我的问题。

  “可惜,我家也没有孙女什么的了。要不,你等几年,等我家重孙子辈的女娃娃长大了......”见我微笑着摇头,韩家老祖又道。闻言,我拔腿就走。昨夜一通喧闹,我愣是被他们家的子弟合伙给灌翻了...好吧,其实就是被韩佳人按住肩膀生灌了一杯而已。奈何我酒量不行,一杯下去就那么倒了。幸亏人家是大户人家,没有捡尸什么的爱好。不然贫道这一夜睡醒,清白估摸着已经是成为了过眼云烟。

  “唉?你跑什么小鬼?”见我拔腿就走,韩家老祖在身后追了两步道。

  “楚老太爷还等着我去谈事情呢,下回得空再来看望您老人家啊。”我回身朝他挥挥手,然后一溜小跑着朝外奔去。晨风中,只留下捻须摇头的韩家老祖,还有那个面带幽怨的小丫鬟双双目送着我。多好的一个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这个呆子怎么就这么不解风情呢?小丫鬟轻叹一声,心中不住地怜惜着自己的命苦。

  “昨夜?你没怎么样吧?”出了韩家的大门,早已经有车在那里等着我了。车是韩家的车,恭迎我上了车后,人家很客气的径直送我到了楚家。才一进门,来到大厅没等我落座呢,楚老太爷就走进来低声问我。

  “什么怎么样?”我端起茶几上的茶水灌了两口问道。

  “你被人怎么样了,或者是人家被你怎么样了?”楚老太爷把玩着手上的扳指冲我挑了挑眉毛。

  “那依着您,您是希望我被人怎么样了呢?还是希望人家被我怎么样了?”我放下茶盏,挑了挑眉毛反问了他一句。

  “没有?”见我这么说,他才松了一口气。

  “当然没有,也不看看我是谁。老爷子,早饭准备好没?我可是连早饭都没吃就跑了!”我坐到椅子上,翘着二郎腿问老爷子道。

  “也就是你,敢在这里人五人六的。”正说话间,忽然就听见沈从良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侧过身去一看,打门外正往里走的,可不就是他么?

  “你来干什么?”我神情警惕的看着他问道。昨儿才出了一番大力,本想着歇息几天就回去。他来做什么?难道又有新的任务了?我下定决心,除非是实在没办法了,不然就算有任务,我这回也给推了。

  “听闻你来了帝都,作为你的上级,来关心关心你不行?你这家伙,越来越不把老子放在眼里了。”沈从良进屋之后,对楚老太爷拱了拱手,然后走到我身边坐下说道。

  “这不是显得咱俩的关系相处得融洽么?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能跟下级打成一片的领导才是好领导。这不从侧面证明了,你是个好领导么?”闻言,我抬手从他兜里摸了支特供出来,点上后随口奉承了他几句。

  “你这小子,要是在帝都漂个几年,估摸着能哄死不少人。吃完早餐,跟我走一趟吧?”沈从良将兜里才拆开的特供扔到我怀里,然后靠坐在椅子上说道。

  “干嘛?有任务?我不干。昨天救了韩家老祖,我还没缓过来呢。”我将烟揣兜里,刻意对他邀功道。

  “你就辛苦一下,待会跟老沈走一趟。”楚老爷子居然也插嘴进来劝我走一趟,闻言我诧异的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露出了一丝问询之意来。楚老爷子看了看我,嘴角朝上挑了挑,然后端起茶盏埋头喝起茶来。

  “那位,有啥事情了?”得了楚老爷子的暗示,我心里已经有了数。草草吃罢了早饭,我跟着沈从良离开了楚家,乘车前往我曾经刷过牙的那个地方。

  “那位健康得很!”沈从良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